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香港:如何阻止中国人的生育旅游?

香港和中国内地爆出的冲突中,有一项源自于所谓的“生育旅游”。根据官方统计数据,2011年在香港出生的婴儿有95,337位,且高达40%都是来自内地的孕妇。

根据香港的小型宪法-《香港基本法》,在香港出生的小孩,即使父母都不是香港居民,仍享有居住权及完整公民权。因此,很多内地孕妇选择到香港生产,不仅可逃避大陆的一胎化政策,也可为他们的后代铺路。

The profile picture of Facebook group “Say No to Mainland pregnant women giving birth in Hong Kong!”

脸书社群“反对内地孕妇来港产子!”的大头贴照

自2009年起,私立医院产房数量短缺已引起许多香港孕妇的关注。而且经香港在地报纸报导,许多医院的产房预约已排满到2011年底,香港民众不满情绪更加升高。因此,脸书社群“反对内地孕妇来港产子!”在2011年七月成立,六个月内粉丝人数直冲112,000位。

香港妇女也埋怨中国内地孕妇大量涌进,造成香港妇产科品质低落。以下是一段住在产房里的新手妈妈在脸书社群上的经验分享(用户个人档案并非公开,故无法提供连结):

1月中我系玛丽开刀,在产前房看见有位普通话妇穿水入院,医生问她国内做产检等问题,她答了很多次不知道。我开刀那天,看到医生的schedule,只是一个上午,她已有5个手术,怪不得公立好多资深医生都离职。

产后房有很非本地孕妇,那三日两夜的住院,我间大房有两个普通话人对医护呼呼喝喝,其中一个话有小孩在深圳要她照顾,想儿科医生尽快签出院纸,但医护回覆 儿科ICU好爆,医生正忙。但佢继续嘈,我忍唔住闹佢不要再烦姑娘,之后姑娘帮我洗伤口时诉苦,说她们日日受双非气,天天讲普通话如在大陆工作……又话我 好彩早了一天开刀,因第二日又有高危双非冲急症,要紧急做手术,令全部预约了手术的妈妈要改时间改期!

 

The advertisement depicting the invasion of Hong Kong by a gigantic locust

香港遭受巨型蝗虫侵袭的广告图片

因应民怨,香港政府决定暂停受理中国内地孕妇预约公立医院的产房。但是,仍有许多人认为内地生育旅游游客暴增,将增加香港的社会负担。

在2012年二月初,亲子王国高登讨论区在受欢迎的报章上共同刊登一幅描绘香港遭受巨型蝗虫侵袭的广告,影射内地孕妇大举入侵香港。

身兼律师、立委及公民党党员的Margaret Ng指出,内地生育旅游的游客数量突然大增的个中原因,在于《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签订后,香港政府的边境管制较为宽松。CEPA为中国内地与香港签订的特别政策,旨在打开香港商品进军内地的市场。

Ng在小型座谈会中,以边境管制的角度切入,检视香港的移民史[中文]:

香港是一个移民的社会,殖民地成立直至中共建国,中港两地的人是可以自由往来,直至五十年代才出现分隔中港的政策,即便如此,港府也采取抵垒政策,让抵达市区的内地人取得身份证,这政策直至七十年代末才取消。…

从两地封关开始,出入境设有严格的关卡,互为分隔。而八十年代到内地娶妻生子的一群,其子女就受到影响,很难来港。当时两地政府便就两地的出入境限制协 商,结果出现“配额”这种东西。在这个背景下订立的《中英联合声明》,成为日后《基本法》的依据。…直至 2001 年,内地人要来香港仍然十分困难。但自从 2003 年七一后开放自由行,至去年全年共有一千四百万内地人来港,仅有四万双非孕妇数量算少。

脸书用户Edwin Chau责怪私立医院钻法律漏洞,以可获得香港公民权的条件推销生育服务,让多数的内地孕妇藉由正常的预约管道进入香港:

因为实情是,那3万多个,占96%的双非个案,全部都是有政府认可的预约。即是,他们都是经政府人口/商业政策许可之下入境的,In the name of “发展医疗产业”。……简单来说,贩卖居港权,才是要堵塞的漏洞。

社会与政治团体已决定倡导宪法改革正视此问题。然而,必须至少有各三分之二的立法委员与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通过《香港基本法》修正案,才能上呈至全国人大代表督导委员会。这似乎又是另一项艰辛的奋斗过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