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勒斯坦:囚犯发起了大规模绝食抗争

四月十七日,一群巴勒斯坦籍囚犯为了抗议他们在以色列监狱的处境,发起了一场无期限绝食行动。一开始只有少数人参与的这场抗争,如今已经增加到上千名参与者(确切数目在一千四百至三千人之间)多位较早开始绝食的囚犯现已濒临垂死的险境

以色列的监狱里有超过四千名巴勒斯坦籍囚犯,其中有大约三百二十人未经起诉或审判,就以所谓的“行政拘留”(administrative detention )被关进监狱里。

多年下来,以色列监狱的情况每况愈下。囚犯们要求停止单独监禁、行政拘留和各种惩罚措拖。过去也曾出现过抗争活动,但这次的绝食不同以往,它是追随已被广为报导的阿德南(Khader Adnan)绝食行动。

博客兼记者约瑟夫.岱那(Joseph Dana)二月时曾写了有关阿德南的报导:

阿德南先生的故事象征了许多巴勒斯坦人被处以行政拘留的经验。他声称在拘留期间被以色列军人殴打及羞辱,并且开始以绝食作为抗议。

狄亚和我们所有囚犯的自由。图片来自脸书页面“我们都是夏拉碧”(We Are All Hana Shalabi)。

六十六天之后,以色列当局同意在四月十七日释放阿德南,他才在二月停止了绝食抗争。至于另一位囚犯夏拉碧(Hana Shalabi),则是绝食了四十天之后,被以色列当局流放至加萨三年

目前的绝食抗争中,有两位囚犯狄亚(Bilal Dhiab)哈拉勒(Thaer Halahleh)陷入严重的濒死险境中。

有关绝食抗争和团结行动的资讯,可在推特上搜寻#PalHunger得知。

Addameer 囚犯支持团体(Addameer Prisoner Support)和在Ramallah的人权团体持续在推特上更新抗争行动的情况:

@Addameer_ps: 在Ohalei Keidar监狱,九十六名绝食抗议者被关进单独的禁闭室,两个囚犯一间房。#palhunger

@Addameer_ps: 在Ofer监狱有两百二十名囚犯正在绝食抗议。#palhunger

@Addameer_ps: Eshel监狱里,所有一百零五名巴勒斯坦囚犯都在绝食抗议。#palhunger

@Addameer_ps:在Nagab监狱,狱方每天都肆意地对绝食抗议者进行搜索,包括突袭牢房和搜身。#palhunger

@Addameer_ps:目前,Addmeer预估有两千至两千五百名囚犯在进行绝食抗议,但有可能更多人。#palhunger

人在加萨的古塞恩(Walaa Al Ghussein)推文:

@WalaaGh:我的阿姨的未婚夫正在进行第二十天的绝食抗议,她在等他回来结婚,可不希望他死掉!#PalHunger #Palestine

运动人士阿布尼玛(Ali Abunimah)则评论道:

@AliAbunimah:西方媒体一直要求“巴勒斯坦甘地”,而现在有两千名政治犯在绝食抗议,他们却置之不理。#PalHunger

校对: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