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劳动节抗议人口政策

大约有5000人于2013年5月1日聚集在新加坡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抗议政府的人口政策白皮书。

为了改变新加坡日渐老化的人口结构,政府打算雇用更多外国工人。

5月1日的这场抗议,已是第二次有一大群人聚集在这座公园表达他们对人口政策的不满。

来自协助失业者的Transitioning.org的Gilbert Goh先生是这活动的领导者。他撰写了这场抗议的重要性

我们希望在这次抗议中可以看到更多参与的人们,也希望看到人民的权利得以再生,尤其当我听到很多新加坡人对国家的分裂与破碎感到无助且渺无希望。

我们花了五十年才在2月16日出现有四千人参与的政治抗议活动,希望这支属于公民权利的胜利队伍将会在5月1日时再现。

Singaporeans gathered at Hong Lim Park to protest the government's population program. Photo from Facebook of Gilbert Goh

新加坡人们聚集在芳林公园抗议政府的人口政策。照片:Gilbert Goh的脸书

 

Patrick Low提到芳林公园现在已成为在新加坡宣示民主的场地

每个明天出现在这里的公民或非政府组织都可以成为该活动的共同主办人。在利益输送捆绑的政治框架与政党忠诚之外,芳林公园如日出般地,成为加坡人共享的全新政治空间。此空间唯一的信念是对“为更好而改变”(”Chang for the Better”)的渴望。

Jolovan Wham警告这或有可能造成外籍人士和当地人之间“错误的划分”:

我们必须修改移民政策,以确保新加坡人们的生活品质不会受到影响,缩短收入差距同时扩充社会福利给弱势且需要的人们。但我们不能透过污名化和错误的划分来达成这个目标,因为要给新加坡人更好的生活,而给予外国人较少的福利、较少的津贴、较少的让步并非必要的手段。我们需要反污名化的法案来确保每个不同国籍、性别认同、种族、年龄、性倾向或因身心障碍而被不公平地对待的人,让每个人都有寻求平反的管道。

来自线上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的Terry Xu观察讲者们也讨论了其他社会议题:

从抗议活动中的讲者们所提及的话题,以及在活动中人们之间的谈话显示,这场活动已经成为一场新加坡人相信能够让政府当局听到他们声音的公民运动。

而从群众强力而积极的回应来判断,这场活动或许并不足以满足新加坡人表达不满的深切渴望,今后或许会有更多类似的活动出现。

Bryan Wong支持这场集会,并认为这可以改善新加坡人的处境:

对我而言,这是高贵且富有勇气的举动。若我们不有所行动并对现况不以为意,则这些事情将会真的发生在未来的新加坡人身上。

看到外国人在这里拥有大多数的工作机会,而我们必须到海外探险以寻求生存,让我更为苦痛。

线上公民上传了一段关于这场抗议的影片。

Redbean认为群众比2月16日的集会来得

我以一个观察者的身分在现场,并遇到了不少我的部落格读者,也听了那里新加坡人的观点,他们大多是不乐观的。其一,跟第一次活动比起来这次的人数较少,可能少于3000人,但这次有更多媒体关注。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的群众都是老人,年轻人很少出现,或许他们忙着享有仅剩的美好时光。

根据《聚焦新加坡》(Spotlight on Singapore)的报导,这是场和平的抗议活动:

往民主之路上的里程碑今日在芳林公园达到了。

群众相当和善且有礼貌,谁说新加坡人不能有和平抗争呢?

街头示威有更大的影响力但是被禁止,这并不令人意外。

劳动节当天公园里共有两场活动,抗议在下午,而早上有个聚集了约四百人的“野餐”。早餐网络(Breakfast Network)描述了在野餐中发生的事:

看来我们的劳动节野餐就只是让人们能快乐地聚在一起。现在主办单位所担忧的是是否能为比已参与的数百人还多的群众提供饮食。看来主办单位得到的关注比他们遇期来的多。

译者:LIN Cheng-Hsien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