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社运:还我网路自由

新加坡媒体发展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MDA)最近发布对于新闻网站的最新执照计划,此审查制度立刻受到网民的谴责,忧心忡忡的网民们号召起「还我网路自由」运动,呼吁大众参加于2013年6月8日举行的集会,要求政府撤除充满争议的法规。 在新法规下,新加坡内每月有五万个不同IP以上浏览的新闻网站都必须注册执照,也必须支付五万新币(约台币一百万)的「履约保证金」,此外,下列条款也是许多网民感到愤怒并担心的原因:

这个执照也表明,若新加坡媒体发展局发现内容有违标准,线上新闻网站必须顺从官方指令,在二十四小时内撤除文章。

至目前为止,政府已经点名十个网站,其中受到影响的包括雅虎新加坡(Yahoo! Singapore)。 #freemyinternet 「还我网路自由」 #freemyinternet运动认为此执照计划会逐渐危害新加坡的网路自由以及免费演讲资源:

我们希望所有关心自身未来、关心参与线上活动和论坛的自主能力、关心新型态新闻和分析的新加坡人,都能严守坚定立场,不让政府的执照计划阻碍个人的独立。

虽然现在政府向部落客保证他们不在审查范围之内,但一项诉求却对部落客提出警告,表示他们仍有可能受到影响:

虽然媒体发展局表示部落格并不在执照计划的规定内,但这段文字并没有出现在法条中,也就是说,将来部落格或任何网站都有可能在法律条文完全不更动的情况下受迫申请执照。

社会政治部落客和评论家发表了一项共同声明:

我们为新加坡人提供及分析社会政治新闻,身为新加坡网路社群的一份子,我们担心这项新政策会影响新加坡人民接收多样化新闻资讯的能力。新的执照计划很有可能会减少新加坡人能够观看的频道以及在新加坡接收社会政治新闻及其分析资料的管道,这关乎到全新加坡人民的利益,我们应该要拒绝权力侵害并捍卫新加坡人观看新闻频道的权力。

媒体发展局坚称执照计划是公平的,并对人民猛烈的批评作出以下回应:

个人在自己的网站或部落格上发表对时事的看法,并不涵盖在我们所述的新闻报导范围里。……关于内容,我们关注的重点是是否威胁到社会结构以及整体国家利益,包括煽动种族或宗教敌意、误导和导致大众恐慌,或是提倡暴力行为。影响新闻网站上的社论倾向并不是我们的目的。

维沙(visakan veerasamy)发现媒体发展局的这个计划已经使新加坡网民团结一心

或许再过几年,媒体发展局的执照计划会成为一个受到缅怀的议题,述说当时部落客和各种新兴新闻平台如何同心协力,抵制共同威胁,并展开属于新加坡市民的全国对话。他们提出一个糟透了的计划,使大众感到厌恶,以至于激发一个相对于政府的回应计划。砰的一声,积极活跃的市民出现了,这对新加坡来说是件好事。

这是一个严厉的措施,市民珍(Jentrified)写到:

政府已经感受到网路的力量,发现网路能点燃人民的善恶观和社会政治的知觉意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试着要用更多的严厉措施来切断我们的生路,他们的位阶能让他们这么做,因为他们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几乎掌控新加坡的一切。

由于法规的模糊字句,热门的新闻部落格仍旧有可能被要求申请执照,这一切端看媒体发展局怎么说,而珍奈特(Jeannette Chong-Aruldoss)对媒体发展局所拥有的权力感到不满:

总理能决定网站是否或何时该申请执照,这一切限制都还很模糊,而他能拥有这样的决定权实在令人感到不安。

明·席克(Z’ming Cik)以这项计划对政治性部落格产生的影响提出警告:

新法规会制止新加坡部落客讨论社会和政治议题,取而代之鼓励人们讨论起面霜或他们家的宠物。这将帮助执政党创造「安全」的环境,使他们远离批评,继续掌权。

论政网站publichouse.sg表明为何新加坡人应该要反对审查制度

……因为新的法规不只是影响线上新闻网的规划和发表团队,也影响读者,所有的新加坡人应该要起身捍卫自己能对制度持相反意见,尤其当线上新闻网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供与主流媒体不同的想法,让人们接收筛选过或控制下产生的内容绝对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着想。

萧锦鸿(Siew Kum Hong)担心这项法规会对新加坡的国际形象有重大打击

新法规是个错误,这让大家赋予新加坡一个镇压者的形象,这在现今全球化和网路世界中是个错误讯息,当你试着建立一个创新并有创造力的经济形象时,自由思想是必要的存在。

 

译者:Icy Wang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