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拯救委内瑞拉:标注现实

#SOSVenezuela graffiti on the highway and behind the National Bolivarian Guard Soldiers watching the demonstration below. Photo by Kira Kariakin.

#高速公路上拯救委内瑞拉的涂鸦,前方是国家军队与抗议接壤之处,摄影:Kira Kariakin#

本文初由Kira Kariakin未来的挑战网站上的热门议题段落发表,此文是我们对于委内瑞拉示威特别专题的一部分。

2014年二月十二日青年节,大学学生阵线决定站出来,以全国规模的示威活动向政府要求更好的治安。原本的示威在塔奇拉州的圣克里斯托瓦尔市,于洛斯安第斯大学校园内学生拯救一位女同学,避免其遭到强暴事件后一星期后。政府当局暴力中止了这次抗议,使得学生只好在青年节走上街头捍卫权益,要求更好的治安,二月十二日的示威面临强力镇压,三人死亡,数人受伤,并且后续引发了一连串的示威。

至三月十一日止,示威造成的伤亡已达二十一人死亡且导致三百一十八人受伤,多达一千人遭捕。反对党和学生控诉警力「国家人民卫队」、「国家玻利瓦警力」和军事组织「集体军」必须为这些死伤负责。集体军是民间(准军队部队)城市组织支持前查维兹政府与其革命的武装部队,集体军如另外两只军队都曾有被拍到和特别情搜警力SEBIN合作射杀、殴打、威吓示威者。
 

需求

学生要求停止暴力镇压,并且应尊重被拘留者的人权。被拘留过的人表示曾遭受严酷的拷打(电刑、强暴、殴打)而且权利遭漠视。他们要求被拘留者应该要被释放且撤销罪名。另外的要求还有结束对于信息的检查制度和媒体自由的限制。抗议者没有在当地的电视新闻和广播电台获得同等的报导,因为任何报导的媒体将面临严重的法律后果,如罚款和取消执照。因此,几个事件的播报因为广播电视责任法条之故,主要是透过社群网站在进行传播。政府无意了解或是承担责任,也没有展现任何调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非政府组织和人权团体像是Foro Penal VenezolanoProveaEspacio Público一起收集文件和证词,并且将它呈交给政府部门,以及调查组织还有像是美洲国家联盟等国际组织。

 

当人民要求和平的时候,总统的部队却拿着枪指着人民。

责任

以政府的观点来看,反对党领袖应该要为示威演变出的暴力负责,学生只是被反对党利用的傻子。这个论点并不可信,因为主要的反对党(第一正义党)领袖Henrique Capriles其实是因为预见可能的后果而反对游行,支持学生的其实是另一政党(热门意志党)的成员 Leopoldo López 以及没有所属政党的María Corina Machado坚持游行是非暴力的。Capriles本意想要连结弱势族群的需求和问题,为更长远目标而准备,López和Machado则希望能够透过抗议来展现青年和中产阶级的不满。这也造成了反对政营民主联盟(Mesa de Unidad Democrática)的摩擦。

Machado和López对游行的支持使得政府得以指控他们预谋对总统Nicolás Maduro透过美国帝国和CIA的协助进行法西斯政变,更因CNN对此示威积极报导,将CNN也视作帮凶(影片)。

二月18日Leopoldo López向当局自首,承认阴谋煽动叛乱以及谋杀(谋杀指控后被撤销)等罪名。自首当日,「Guarimbas」叛军开始在委内瑞拉所有主要城市走上街头,「guarimbas」并不受到反对党领袖控制,也不受到普罗大众支持,他们展现的方式更为激烈,要求是希望能够更换政府。一些退休的将领,Ángel Vivas,透过教授叛军如何放置路障来破坏行车的轮胎、或放置绳索来伤害行经的人车以自卫来表达支持「guarimbas」的活动。这些行为都造成了伤害,且至少已造成三位民众丧生。

学生的行为和决定大多还是独立于反对党领袖。查维兹党人怀疑示威的成效,因为在示威仅集中在加拉加斯的东部,但近日其实示威已经在西边加里夸(Caricuao)区出现了。有一些分析指出,在西区的民众示威并不是因为不满,而是因为对于集体军控制邻里的报复所产生的畏惧,不论如何,其它大型城市的抗议已经是全面性的。在圣克里斯托瓦尔市,抗议活动特别的激烈。

政府以任何所有民众都可以参与的和平对话做出呼吁,无论是学生或是反对党领袖。大多数反对党拒绝参加,除非政府停止镇压的动作、释放被逮捕的学生以及政府单位需停止使用法西斯份子、谋杀中产阶级、阴谋论者等等字眼。因为不同利益相关人彼此之间没有信任,对话停滞不前。

 

同时,强力镇压并没有停止,甚至在查维兹逝世一周年的时候也没有停止下来。

社群媒体的角色

In Venezuela the only “peace” is had by the death. #PrayforVenezuela. Photo by Kira Kariakin.

在委内瑞拉,只有死人得到平静。#为委内瑞拉祈导。摄影:Kira Kariakin

委内瑞拉人积极地使用部落格、推特以及在Facebook、Flickr、YouTube以及各种平台上张贴证词、影片以及照片。因为媒体管制,Twitter变成了主要的媒体管道,在卷标#拯救委内瑞拉(#SOSVenezuela)、#为委内瑞拉祈祷(#PrayforVenezuela)下,各种事件都被记录下来且以新闻的形式送往国际社会。本地媒体不能播放的影片和照片则是透过人民通往了全世界。

奥斯卡数天前的Twitter要求明星公开支持委内瑞拉的抗议宣传活动收到一些成效,许多伤心的宣言、个人的意见以及沮丧,都透过这些标签来宣泄。

对不快乐而言,我们太年轻了。

阿米塔尔的示威者为逝去学生悼念。

向前展望

在经历近三十天的示威,依然看不出示威游行何时终止,对于政府和反对阵营之间的真实情况有着许多谣言和臆测。在政府阵营,据传分裂成两大阵营,军方代表Diosdado Cabello、议会主席和平民代表总统Nicolás Maduro。
 
反对党代表,主要有四个阵营:独立于政党团体行动的学生、支持Henrique Capriles的温和派、坚持街头行动的Leopoldo López和María Corina Machado的支持者,以及希望迅速弄垮政府以平民军事团体为主的极端主义者「guarimberos」。
 
这些阵营之间的情势正在上演,反对人士现在已经找出自己的方向不再受反对党领袖控制和影响。对未来的不确定和焦虑与沮丧和愤怒混合,结果究竟会如何难以预测。人民受到高犯罪率、物资缺乏以及人权侵犯所苦,亟欲寻求帮助:#拯救委内瑞拉(#SOSVenezuela)
#SOSVenezuela. Photo by Kira Kariakin.

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委内瑞拉正在为自由奋战。#拯救委内瑞拉;摄影:Kira Kariakin

更多信息链接至维基百科
Kira Kariakin (1966)是一名委内瑞拉的部洛客,自1999年起为ICT4D担任传播与创意顾问至2013年;过去也曾任职于出版业,曾在乌干达和孟加拉国各住五年,也曾在坦桑尼亚、肯尼亚、博茨瓦纳以及印度尼西亚等地待过很长的时间,现居委内瑞拉且于出版业兼职,她同时也于闲暇时拍摄照片、写诗、撰史且编辑文章,大多数都发表于网络平台;参与多种与诗学有关的文化工作以及和投身社会团体提倡信息接近权和言论自由。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