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同性婚姻草案 揭露歧视争议

东京プライドパレードの様子。FlickrユーザーのDavid Martín Clavoにより2011年に撮影されたもの。

2011年于东京举办的同志游行,照片来源:David Martín Clavo. (CC BY-NC-SA 2.0)

位于东京的涉谷行政区拟订一项草案,其内容为认可与婚姻有同等效力的同性伴侣证明,此草案于三月地方行政会议中进行审议。

若此案通过,这将会是日本首次合法认可同性婚姻。在日本,同性恋者在租赁房屋时遭受歧视;在医院,也常因不被认为是法定家属而无法探望住院的伴侣。

日本的各行政区拥有管理及审查法定家庭登记的权利。根据此草案,年满二十岁且户籍为涉谷的同性恋者将可申请合法的「伴侣关系证明」。

同性伴侣证明恐违宪

部分讨论,包括首相安倍晋三指出,该草案恐抵触日本宪法中的第二十四项条文。其内容为:「婚姻应为两性在双方认可下,夫妻相互扶持且男女平权。」

在宪法第二十四条文通过之前,日本女性受战前宪法限制,结婚时必须取得家族同意且不得提出离婚要求。而1947年的第二十四条文消弥了婚姻上两性间的不平等。

世田谷区友善同志成年礼

东京最多人口的世田谷区致力于将同性伴侣关系合法化。每年一月时,年满二十岁的日本成人会受邀至当地市政府办的成年礼,而世田谷区已经开始欢迎多元性别(LGBT)一同响应此活动

世田谷区区长保坂展人,不仅积极倡导此活动,也于2014年九月的地方行政会议上公开支持同性婚姻:

我在九月的(世田谷区的)行政大会上支持同性婚姻,在去年春天,我也在各政策的决策上,表达对性别多元化的支持及努力保护性别上的边缘团体。“跟进涉谷 世田谷力求同性平等权”-朝日新闻

多数民众赞同区长展人在成年礼上公开声援多元性别(LGBT),也希望他能够继续为性别边缘团体发声。

世田谷区区长,感谢您在典礼上的致辞。我们很喜欢您的演讲──「一个真正优质的社会不该去隐藏多元性」,也很期待未来能与您一起努力。@2assam (日本婚姻平等支持者)

而在世田谷区,上川あや(Aya Kamikawa)是首位跨性别议员,她的当选也反映了日本对于多元性别(LGBT)平权的努力。

在当选2003年的世田谷区议员的同时,上川议员也出现了性别认同障碍。

2012年她得知涉谷区开始致力于保护多元性别(LGBT)的权益。于是她在2014年向世田谷区长展人提问:「我们也有没有办法能够保护多元性别(LGBT)者吗?」

而展人向她允诺会努力去完成这个目标。

同志游行在东京越来越频繁,许多多元性别(LGBT)者质疑为甚么同性恋者与性别边缘团体总是不被日本社会认同?在多元性别(LGBT)议题上,日本社会还存在着某种意识形态及利益上的牵扯。

同性议题掀网络论战

涉谷与世田谷地区对于同性恋者的认可,引起日本网民热烈讨论。多数网民赞成同性婚姻,也支持当局颁布「伴侣关系证明」。

虽然在同性伴侣议题上仍有许多探讨优与劣的争论,但多数网民赞成涉谷与世田谷地区保护同性恋者的相关政策:

涉谷的同性伴侣关系证明很棒啊!虽然有些人不能接受同性恋,但如果你经历过,你就会了解爱人是人类的基本权,这并没有甚么错. . .这只是能让自己能够幸福而已。

而反对同性伴侣关系证明的网民则指出:

你们觉得涉谷预计提供同性伴侣关系证明怎样?我觉得很恶。同性恋就是生理上的缺陷,认同同性婚姻只是证明他们的缺陷。他们应该全都被安置在一个地方,然后过几年他们就会自动消失了。

在反对同性恋上,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地激进:

是不反对同性婚姻,但我就是觉得它很怪而且违反常理。

网友纷纷对同性婚姻议题表达不同看法,其中也有人批评极端反对者充满情绪性的留言:

我不会反对那些不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但我希望他们能够提出具体的理由。说他们很怪很恶心,这样做只是在剥夺他们的人权。

有人认为涉谷与世田谷区的同性婚姻草案会恶化日本的低出生率。但也有人指出,早在只认可传统婚姻之下,日本就有低出生率的状况,所以同性婚姻根本不会恶化此现象。

有人说涉谷的同性婚姻草案会加速恶化低出生率,而且认同多元性别(LGBT)就代表女性的生育率会下降。他们真的知道他们在说甚么吗?这根本就不合理啊!

不是每个传统家庭都有小孩,而低出生率也与同性婚姻毫无关系,我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把这些事相提并论?如果我们反对同性婚姻,日本的低出生率就会改善吗?

当然此议题在家庭之中也掀起了论战:

我妈看到电视上的同性恋者时,说他们很怪、看了就不舒服。 但我小学的弟弟就问说:「为甚么我们一定要爱男/女生?妳应该要改观。」我覺得我弟超酷的。

我妈妈和姊姊看到涉谷公布同性婚姻条款时说:「他们不会觉得这样上电视很尴尬吗? 超怪的。」我跟他们说:「是你们才奇怪吧。」

早在政府认可同性恋者且此议题变成热门话题前,在各个家庭中,就已对此有所争论。下面是两则2014年在推特上家庭中对同性议题的讨论。

刚刚我家人看到男同性恋伴侣时,说他们很恶心。我心想:「真是够了。」有够偏执,这就是我的家人,真悲哀,感觉很差。

我家人在电视上看到一对外国同性恋,觉得他们很怪,也很好奇他们在想甚么,觉得他们很恶心。假如我是女同志的话,他们也会说一样的话吗?虽然他们一定会觉得我很怪啦。不管怎样,我都祝福所有的同性恋者。

在推特里对于涉谷与世田谷区的新法案的讨论中,似乎没有人能提出反对同性婚姻的合理理由。

在反对同性婚姻的声浪中,还是有人呼吁全日本都应该要随着涉谷和世田谷跟着一起改变。

看到很多人发文说涉谷的同性婚姻条款很恶心又令人讨厌,我觉得这样真的很不好。不过我相信这将会是日本可以变得更好的机会。

译者:Pauline Jhuang
校对:Bamboo Hsu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