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批评新加坡警察一文遭Facebook移除──所谓何事?

Teo Soh Lung and Roy Ngerng, another activist who has been investigated for political activities. Photos from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Heart Truths (Roy's blog).

张素兰(Teo Soh Lung)(左)和另一名因参与政治活动而被调查的积极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照片来自人权国际服务中心及鄞义林的英文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

当新加坡警方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搜索政治活动人士及维权律师张素兰的公寓与电子设备时,她对此事件进行公开批评。她于Facebook 发表文章描述有关2016年5月的事件,而她的律师亦把警方搜查公寓的影片上载到YouTube。贴文和影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轰动一时。

但是张素兰在Facebook上最新发表的贴文却面临另一命运:审查。张素兰指她谴责新加坡警方滥用权力的贴文(见下文)遭Facebook以「违反社群守则」为由而移除。

Teo Soh Lung received a notification that her post criticizing the Singapore police was removed on Facebook for violating community standards. Photo from the Facebook page of writer Kirsten Han

张素兰收到通知,指她在Facebook发表批评新加坡警方一文因违反社群守则而被移除。照片来自新加坡部落客韩俐颖 (Kirsten Han) 的Facebook专页。

张素兰及其社会运动同伴鄞玉林在选举前一天因「发表数篇网路文章及贴文,而该举动相当于为选举进行宣传,在选民前往投票所前为选举中衍生的各种议题带来影响」而遭到警方调查。选举当天的竞选宣传活动也是被禁止的,但这些限制主要适用于网上新闻站台,而非个人。张素兰及鄞玉林怀疑因他们曾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而被有关当局盯上。

张素兰在一个社会政治网站Function 8的Facebook专页发表了一篇贴文,描述她在五月底跟警方接触的经历。她贴文的后半部如下所示(部分贴文已如上图所截录):

警方强行夺去我的财产,对我造成极度不便。他们挖掘我的资料数据;他们读了我所有的私人文件,也知道谁是我的朋友;他们侵犯我的隐私,他们犯了罪。我很生气,但我可以向谁求助呢?我们没有国家人权机构,但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与缅甸等我们认为较落后的邻国都有这样的机构。

这就是我的新加坡,也就是你们的新加坡,我们是一个警察国家。新加坡人会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感到愤怒,继而向警方控诉。但当警察犯错时,我们该向谁控诉呢?

根据Function 8指,该贴文神秘地从Facebook上遭到移除:

张素兰最新的贴文被facebook自动删除了!! 也从曾经分享过这篇贴文的用户的涂鸦墙上被自动删除了。

张素兰亦在Facebook上被禁止发布贴文一天。其后,她再次登入Facebook,证实她的贴文已被封锁:

我加入卢洪佩(Andrew Loh)的行列了。我发表在F8 Facebook专页的最新贴文及我在此分享的贴文都被Facebook移除了。那篇贴文名为「警察恐怖」。

其实,这并非第一次有批评新加坡政府的贴文遭Facebook审查。张素兰举了部落客卢洪佩一例,指他曾发表批评新加坡政府政策的贴文也被Facebook移除,并被禁止登入Facebook三天。随后,Facebook为其「意外地」移除该贴文及封锁卢洪佩三天而道歉。

张素兰并没有收到任何进一步资料解释贴文被移除的原因。 Facebook的自动信息指该贴文违反了Facebook的「社群守则」,但并无明确指出是违反了哪一条守则。

张素兰再次在她的个人专页发布了一条信息:

我正在测试Facebook是否有电脑故障,我不知道我可以在哪里投诉有关我前一篇贴文被移除的情况。

新加坡部落客及全球之声作者韩俐颖怀疑其他用户有可能透过Facebook检举滥用行为的机制,针对该贴文提出投诉或检举。她担心指这可能会在新加坡成为一种「消除批评的新策略」。

Facebook会以违反社群守则为由,移除一篇有关新加坡警方的权力及正当程序的贴文,这是十分罕见的──该贴文到底违反了哪一条守则呢?然而,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很多年前我的一篇贴文也曾被移除,最近卢洪佩也有同样的经历。

贴文之所以被移除,有可能是因为被很多人检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种手法会成为灭声的新策略,实在令人忧虑。

Facebook的政策文件明白表示该公司不会根据检举次数而决定是否移除贴文,并声称所有被检举滥用的贴文会交给审查人员去决定内容是否违反社群守则。张素兰的贴文也有可能因违反Facebook的「攻击公众人物的内容」守则而遭移除。 Facebook的条文如下:

 

对于出现在新闻上或拥有广大支持群众的人士,我们允许用户针对这些人的职业或从事的活动进行批判性的公开讨论。至于针对公众人物的具体威胁以及直指他们的仇恨言论,我们都会加以移除。这与我们保护一般个人用户的作法并无二致。

究竟Facebook是否把张素兰的贴文看作是「具体威胁」呢?她文中提到她朋友誓将「放狗攻击警方」,这可能成为此举的正当理由。另一个不同的说法是,鉴于Facebook对平台上的恐怖活动采取高度戒备,张素兰使用「恐怖」(Terror) 这个字眼有可能触发了Facebook的反应。无论是哪个原因,张素兰希望她未来在有关问题上的发言仍能在网上流传,以便大家浏览阅读。


 

译者:So Wan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