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将曾经势力庞大的共青团改为线上宣传机器

Image from independent online news outlet iYouPort.

I图片来源:独立线上新闻iYouPort。限定非商业用途。

大权在握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准备好大幅整顿曾经强大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以下简称「共青团」)。共青团的年度预算被大幅删减50%-从人民币6.24亿(美金9千4百万元)到人民币3.6亿元(美金4千6百万元)。

这个整顿计画在今年8月2日由中国共产党发布。在以网路为主的策略下,共产党决定将共青团自官僚组织改为线上宣传组织,以「坚定年轻人对于共产党的信仰,并且加注力量使国族年轻化」。

自从1980年代起,共青团就成为中国政治菁英的跳板。中央和地方各省的重要职位通常是从共青团员及以前团员担任,称作「团派」。

团派在习近平的领导之后渐渐的被边缘化。习近平的前任总书记胡锦涛和胡锦涛时代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皆曾是首屈一指的团派。然而令计划最近陷入贪污丑闻并在被判无期徒刑,其倒台使得团派及共青团受到更多检视。

这个整顿计画发生于今年稍早、在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发布了针对共青团严重的贪污调查并发布声明之后-声明中批评共青团不可取的运行方法,包括「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

共青团目前约有8千9百万成员,年纪介于14岁至28岁,其中有一半是学生。共产党成员通常从高中就开始担任共青团干部,以此开展其政治事业。家庭成员是共产党员或在政府机构工作的学生比一般人更有可能年轻时就在共青团担任委员会的重要职位。这些经历使他们更容易从共青团中得到奖学金机会及专业的履历推荐。

共青团从实体官僚机构变为一个线上宣传组织并非一夕之间发生的。 2015年,外泄的共青团电子邮件透露出其试图招揽20%的成员组成所谓「网络文明志愿者」,以散播正面能量并且净化网路。在改革计画中,工青团会继续强化其「网路工程」的责任并且将组织改为「互联网+共青团」。 「互联网+」无疑是现在中国最政治火热的词汇之一。

面对这场改革,舆论的反应不一。有些人将这场改革视为边缘化共青团的手段;但也有些人认为这是共青团扩展影响力的大好机会。中国数字时代(一个由加州柏克莱大学技术学院提供技术支持的中英双语舆论网站)出版了一些中国微薄上的言论。评论的人相信这将是控制小粉红(原系指1990以后喜爱韩日剧、物质主义至上的流行的世代,后用以延伸为共产党的强烈支持者,之前沸沸扬扬的「帝吧远征」就是这批人为主)的缓冲手段:

原来是要增加临时工减少正式工,有些人的饭碗保不住了,怪不得最近上串下跳闹得不亦乐乎

给大家画个重点:人事缩编、体系内直升通道取消、不再是后备干部团体、沦为群众组织(小粉红明白了吗)

先是中央巡视组批评团中央贵族化娱乐化,然后是削减经费,现在又要求精简机构,但居然还有人抓住一个“网”字,就觉得中央在力挺团中央……

解散最好!共青团和他粉丝小粉红现在越来越像邪教、邪教徒,每天喊打喊杀,到处扣帽子写大字报,太可怕了,还好生活中身边没这种恶心人,有多远躲多远!

现在小粉红知道为啥前段时间没有媒体挺团,还扯啥资本控制媒体,其实是你爹不要你了。

原来是要增加临时工减少正式工,有些人的饭碗保不住了,怪不得最近上串下跳闹得不亦乐乎

给大家画个重点:人事缩编、体系内直升通道取消、不再是后备干部团体、沦为群众组织(小粉红明白了吗)

先是中央巡视组批评团中央贵族化娱乐化,然后是削减经费,现在又要求精简机构,但居然还有人抓住一个“网”字,就觉得中央在力挺团中央……

解散最好!共青团和他粉丝小粉红现在越来越像邪教、邪教徒,每天喊打喊杀,到处扣帽子写大字报,太可怕了,还好生活中身边没这种恶心人,有多远躲多远!

现在小粉红知道为啥前段时间没有媒体挺团,还扯啥资本控制媒体,其实是你爹不要你了。

但共青团粉丝坚持党委会仍然支持他们:

大力发展网上共青团,吸纳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共青团。这不是中央在压共青团,这是在抬啊

改革方案中提,及的“大力实施‘网上共青团’工程”,是中央将加大支持共青团、对其委以重任的信号。

大力发展网上共青团,吸纳更多的有志青年加入共青团。这不是中央在压共青团,这是在抬啊

改革方案中提及的「大力实施『网上共青团』工程」,是中央将加大支持共青团、对其委以重任的信号。

到底何谓「互联网+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白信(政治学博士及社会运动研究者)在iYouPort(一个独立线上网路新闻平台)上写了一段关于未来共青团志愿者组织数位化策略的评论

2016年7月13日团中央联合发改委和央行发布的《青年信用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算是《方案》的先期文件,要求将两千万青年纳入志愿者体系,并且纳入信用体系,根据志愿工作(如参加小粉红的网络攻击或线下集合)评定、增减青年的信用积分,并与创业优惠、乃至机票优惠等奖惩挂钩。

2016年7月13日团中央联合法改委和央行发布的《青年信用体系建设规划(2016-2020)》,算是《方案》的先期文件,要求将两千万青年纳入志愿者体系,并且纳入信用体系,根据志愿工作(如参加小粉红的网络攻击或线下集合)评定、增减青年的信用积分,并与创业优惠、乃至机票优惠等奖惩挂钩。

白信更进一步预测共青团将由一个官僚机构变为线上宣传组织,而个人征信系统在之中的应用最终将会更加神化及权威化习近平个人:

在未来的中国政治舞台上,一个更效忠习个人、更活跃、也更具政治进攻性的青年运动组织俨然形成,也就是一个建制化的“小粉红”军团。

在未来的中国政治舞台上,一个更效忠习个人、更活跃、也更具政治进攻性的青年运动组织俨然形成,也就是一个建制化的「小粉红」军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