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于饱受围攻的土耳其LGBTQ+社群来说,八月成了另一个悲剧之月

Hande Kader as depicted in a video uploaded by YouTube user lellebel020.

用户lellebel020上传的Youtube影片中所描绘的Hande Kader。

在过去两年间,由于伊斯坦堡警察于先前的骄傲游行(Pride Parade)中以暴力相向,土耳其 LGBTQ+社群在国际的关注度渐增。

而现在,在跨性别以及同志骄傲游行双双遭到禁止的一个月以后,伊斯坦堡的LGBTQ+社群正处于两起残忍谋杀的震惊当中。

受害者其一是叙利亚同性恋者Muhammed Wisam Sankari,她在7月25日被发现身首异处并遭到分尸;另一名则是Hande Kader-一位跨性别性工作者及社会运动者。 Hande Kader在8月6日失踪,并在一个星期后的8月17日被发现死亡

这两起死亡事件引起了土耳其LGBTQ+社群的广大回响,其中一些人并于8月21日聚集在伊斯坦堡中央的Tunel广场为此进行示威抗议。

希望隐匿姓氏的25岁示威民众Oguz告诉全球之声:「大家都很难过、愤怒,而且对于在这里抗议,我们一点也不害怕。」

她强调「群众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跨性别者。」

游行示威者们高声呼喊:「Hande Kader在这里,而凶手在哪里?」

透过标签#HandeKadereSesVer(为Hande Kader发声),Hande Kader的死在社群媒体上蔓延。

另外一个跨性别女性也被烧死了。因为 #HandeKader 并没有沉默,所以我们也不会沉默。 #TransMurdersArePolitical (跨性别者谋杀案是政治性的)

# HandeKaderYasası Muhammad Wisam Sankari 是遭人砍头而死的。以性别为基础所产生的犯罪就是仇恨犯罪!

毫无保障

两起死亡事件昭示了土耳其LGBTQ+社群的处境。

即使土耳其法律从未将同性恋定义为非法,抗议者们点明土耳其政府几乎从不为LGBTQ+社群提供任何保障。

对于跨性别者而言,社会所加诸的隔离更是严重。由于被当地劳动市场边缘化及歧视,跨性别女性特别容易从事性工作。

然而即使性工作在土耳其是合法的,跨性别者通常却难以取得执照。

在Kader谋杀案发生的几天以后,另外一个跨性别女性在伊兹密尔土(耳其第三大城)自杀。

Azize Omrum也是位非自愿的性工作者,她曾经想成为厨师,但「社会体系不让她从事另外一份工作」。

2013年,土耳其通过其第一个庇护法案,然而这个国家并未同时通过认定难民身分的法律、以及通常会一并提供的相关保护权利。

Sankari的朋友Diya表示,联合国及庇护寻求者及移民者团结协会(Association for Solidarity with Asylum Seekers and Migrants, ASAM)亦没有给予任何帮助。

在Sankari遭到谋杀的五个月前,她曾经被绑架、并遭到一群男人强奸。而她的室友-也都同属于LGBTQ+社群-则遭到威胁而被迫搬家。

在Sankari的绑架案发生之后,室友们曾将此案向警察投诉,但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7月23日傍晚,Sankari告诉朋友们她要出去「15至20分钟」。

两天后,当天曾求她不要出去的朋友们被迫以其裤子指认尸体。

LGBTQ+难民:两倍的磨难

许多属LGBTQ+社群的伊朗人以难民身分来到土耳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人藏匿在开赛利(Kayseri,土耳其第七大城),等待前往欧洲的机会。

即使根据欧盟与土耳其间的协议,土耳其已被列为对难民安全的国家,然而绝大部分的土耳其LGBTQ+人士并不认同。

Sankari曾想请求欧洲国家的庇护,但欧盟与土耳其间所签订的协议意味着像她一样的叙利亚人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被困在土耳其。

据报导,无法离开土耳其的她曾饱受连续不断的生命威胁以及忧郁之苦。

在最近于土耳其西南方发生的伊朗女性自杀事件中,也可以见到LGTBQ+难民所切身面临的安全危机。

酷儿难民的伊朗铁路(IRQR)-一个总部设于加拿大的伊朗无政府组织虽极力帮助难民向西方国家申请庇护,然而透过联合国的安置程序通常要三年,若是从饱受战争摧残的叙利亚逃出来的,则还要更久。

IRQR表示虽然已有数百人透过他们的帮助成功取得庇护,然而有些LGBTQ+ 难民在程序完成前就已「向造成精神痛苦的残酷现实屈服并自杀」。

为总是站在大家身边的Hande而战

土耳其 LGBTQ+ 示威者表示,最近这波针对LGBTQ+ 社群的暴力行为其实并不是新鲜事。

在一份由Transgender Europe所发布的报告中显示,在欧洲国家当中,土耳其拥有最高的跨性别者谋杀率。

在2008年到2016年4月当中,共有43名跨性别者在土耳其遭到谋杀。

跨性别者恐惧症会杀死人 #TransMurdersArePolitical (跨性别谋杀是政治性的)#HandeKader

在Kader的谋杀案之后,对于社会上对跨性别者谋杀案的一贯沉默,许多土耳其LGBTQ+社群的示威者不禁感到疑惑。

即使此次有数百人为了Kader的谋杀案聚集示威,然而相较于去年在Mersin发生的年轻女性Ozgecan Aslan谋杀案所引发的数千人游行,人潮似乎略显微薄。

事实上,虽然Aslan的死亡在土耳其的媒体上被大肆报导、占满各大头条,然而有许多跨性别者的死亡仍完全被忽略

Malatya的示威者列出了近年来七个因为身为跨性别者而被杀害的名单;另一个示威者Nurcan Baysal则希望唤起大家对先前自杀的跨性别女性Eylul Cansin的注意-她在去年7月15日从伊斯坦堡的烈士大桥跳下。

虽然土耳其有一些跨性别者拥护团体,Oguz觉得他们并未融入更大的LGBTQ+社群之中。

「部分LGBTQ+社群中的人甚至有跨性别者恐惧症」她这样告诉全球之声。

Kader过去即曾遭到刺伤,而在她失踪以前,最后一次被人见到踪影是在她进入客户车中时。 Kader的朋友们表示,Kader并不想当个性工作者,但却迫于生计而别无选择。

有人这样形容Kader作为一个社会运动者的无惧与勇敢:

当跨性别者被杀时,她会抓狂、她会无比难过。当她离家时,她是多么地勇敢。有时候,她又是这么地不安。她被刺、被殴打。这不仅仅是在说Kader Hande,而是所有的跨性别者,她们都经历过相同的事。

我曾见过 #HandeKader 在2015年的游行中直接与警察对峙。她的死亡是土耳其性别平等运动进展的一大损失。 #Turkey

以下是Twitter用户Kyle Khandikian所提到的影片。

在画面中,Kader和她的朋友坐在一辆警用卡车的前面。

在遭到水枪攻击后,警方企图使用催泪瓦斯来驱赶她们。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