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10岁小女孩向西方强权发声,希望叶门能重获和平

十岁大的雅拉现居于叶门沙那,她希望沙那的暴力事件能够马上停止。

本文章原为史蒂芬.施奈德撰写,并于2016年9月6日刊登在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上,基于内容共享协议重新刊登于全球之声。

十岁大的小女孩雅拉,目前居住在反抗军掌控的叶门首都:沙那。从8岁半开始,战斗机声、飞弹声和炸弹爆炸声就吵得让雅拉半夜无法入眠。

最近她决定是时候该做些事情了,于是拍了一支影片。

雅拉用她妈妈的手机,在自己的房间录下了这段影片:“我不希望是轮到我去死。”她对着镜头说:“我想要这辈子都活得好好的,我想要当医生、当工程师,我想要长大,在这世界上当个重要的人。”

雅拉要她父母亲把影片传到Youtube、Twitter、Facebook。不到一周,这支影片就已经超过15,000次观赏。

叶门内战在年中双方进行和谈的同时,就已经休战。但在八月初谈判宣告失败,自此之后,以沙乌地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联军,派出战斗机日以继夜地轰炸了雅拉的城市。此联军有美国作为后援,他们的行动目标是试图破坏反抗军在沙那的基地,以及让遭到反抗军免职的流亡叶门总统复职。


这场内战在叶门的其他地区,有着不同的面貌。例如,统治着雅拉家乡的胡塞反抗军,在塔伊兹这座城市却被视为是激进份子。而当地的战士受到沙乌地阿拉伯的拥护,防卫塔伊兹并反抗胡塞武装组织。


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上聆听这则故事

这场战争已经扩展至叶门全国,不只是大众,甚至连叶门人都很难评断究竟谁能从这场战争中得到利益。而至今已有将近四千位民众死于这场战争,其中超过一千名是小孩。

雅拉和许多住在沙那的居民一样,都怪罪沙乌地阿拉伯一直在拖延这场内战,而战争已经摧毁了许多医院、市集、学校。

雅拉在她的影片中全程说英语,如此一来才能把想传达的讯息,说给英国、美国的人听。因为雅拉认为,英美两国的人,是结束这场战争的关键。

雅拉在沙那透过Skype接受访问时说道:“我希望美国可以不要再帮助沙乌地阿拉伯人了,这样战争才可以结束。如果美国人不能停止这场对抗叶门的战争,那我要他们不要再帮忙、不要再把武器卖给沙乌地阿拉伯人,这样一来战争才会结束。”

美国已经贩卖了数十亿元的飞机、武器给沙乌地阿拉伯及其他波斯湾国家,也提供相关的售后服务。叶门开始遭炸弹轰炸后,美国相关人员就一直帮助沙国,提供轰炸目标的资讯给他们。美国还在爆炸攻击期间,开着运油飞机为沙国的战斗机补给燃料。此外,他们还帮助沙国海军,封锁了叶门的商业海港。

十岁大的雅拉现居于叶门沙那,她希望沙那的暴力事件能够马上停止。

十岁大的雅拉现居于叶门沙那,她希望沙那的暴力事件能够马上停止。

雅拉还记得,空袭是在2015年3月26日的午夜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和她同样是沙那英国学校的同学,原本要庆祝学期结束。她回想起:“我本来很开心可以参加派对的,但很可惜,战争开始了。”

雅拉的学校到隔天早上都还没有开门,接下来的几个月也依旧关着门。

她还记得:“妈咪告诉我说,对抗叶门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很多人快要死了,大家都没了工作,连我爸爸也没工作了。”

雅拉想起家人们是如何习惯日以继夜的空袭:“我们都睡在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我们的背包也也经准备好了。里面有钱,还有我们的护照。”

雅拉现在还和爸爸妈妈、哥哥一起睡在地下室。他们的包包也还在那里,这样一来有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快点离开。但是雅拉知道,想和家人一起逃离这场战争,几乎不可能。因为沙乌地阿拉伯所领导的联军,控制了叶门的领空、海港,以及两国间的边界。

雅拉说:“我真的每天都哭着跟妈妈说,我有多想要离开叶门。但她告诉我说:‘我们能去哪里?因为我们是叶门人,你爸爸不管到哪个国家都没办法工作的。’而且大使馆关了所以不能申请签证,还有机场也关了。”

叶门领空被划为禁飞区后,现在只剩几架商业飞机进出沙那机场,唯一能飞过叶门领空的只有战斗机。

雅拉说道:“战争发生前,我们每次听到飞机声都会跑去追飞机,但是现在我们听到飞机声,就要跑去躲起来了。”

雅拉希望能在十月新学期开始的时候,回到学校上课。


校对:Lin Rui-t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