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媒体运动者:“太可怕了,阿勒坡已经变成恐怖之城了”

Gnaid, center, with his newborn daughter . Used with permission.

Gnaid(中)与他刚出生的女儿及家人们合照。经同意后使用。

“阿勒坡还活着,而且不会毁灭!”

2016年11月24日,摄影记者Gnaid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在宣布女儿的诞生时,他在Facebook上写下了上面的这句话。

Gnaid服务于一个提供每日新闻的媒体运动组织-“今日阿勒坡”(Aleppo Today),并与东阿勒坡的“阿勒坡媒体中心”( Aleppo Media Center)合作。通过卫星,他在阿勒坡能够使用断断续续的网络,而这也是他和全球之声唯一的联系方式。他与妻子、年幼的儿子、新生的女儿以及另外两位家人同住。

他的两个小孩都在阿勒坡遭到围困的期间出生与成长。上周早些时候,Gnaid通过一连串的消息告诉全球之声,叙利亚政府军的势力距离他的居住地仅有数公里之遥,而这让仍留在东阿勒坡的当地民众及媒体人士都陷入了恐慌

据报道,在写这则文章的同时,亲政府的势力已掌控了东阿勒坡大多数地区,并在俄罗斯空袭及伊朗自卫军的掩护下,于短短数日内大规模进攻。自2012年起,阿勒坡就被一分为二,东阿勒坡由反抗军所控制、西阿勒坡则由叙利亚当局所掌控。 2013年12月,叙利亚政权投放了第一批炸弹,自此以后,在化学武器与集束炸弹()等各色武器的夹攻之下,东阿勒坡只剩断坦残壁。 2016年7月,政府实施了残暴的围城计划,并宣布将在数月内夺回东阿勒坡。

Gnaid和家人曾考虑离开东阿勒坡的可能性,但他们发现自己面临重重困难:逃到邻国土耳其并非易事,对于媒体运动人士来说,进入政府掌控区后就可能面临逮捕,折磨甚至死亡,因此这些区域也非常危险。 Gnaid表示,如果他想活下来,可能唯有彻底投降并高举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画像才有一线生机;他告诉全球之声,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做,这简直是在羞辱自己。因此,Gnaid和家人们决定留在东阿勒坡。

12月7日星期三,Gnaid说道:“今晚的炸弹攻势十分猛烈,这实在是太吓人了,阿勒坡已经变成恐怖之城了。”同时,他还指控国际社会“毫无人性”:

我和我的妻子都没有护照,我们无法离开叙利亚,但即使是在围城期间,我们也可以试着让自己在阿勒坡活下来。这必须要有个解决方案,就像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一样,我们拥有享有自由及有尊严地生活的权利。然而,我们的声音却无法穿过炮弹声传达出去!大量平民们失去了他们的家园,遭到暴力,甚至被炸弹夺去生命。也许我们的村落将会回归政府当局手中,但我们仍会在自己的土地上坚持着!联合国及所有的国际组织真令人感到不耻,你们原可以拯救伤患,但却不愿意这么做!

Gnaid接着传了另一则讯息:

情况真的非常不好。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正注视着人群,我不想要离开,我不想要离开阿勒坡。我很累、甚至筋疲力尽,但除了留在这里我什么都不能做,我的家在这里。除了阿勒坡我哪里都不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能听天由命。

12月8日星期四,Gnaid发出了他认为可能会是最后一则的讯息:

半个小时前,对方已经进攻到这里了,人们正在被巨大的恐慌折磨,尤其是孩子们。情况真的非常、非常糟糕,随处是政府军发动的攻击。双方很快就会在这里开战。

幸好,12月13日星期二的早晨,他仍向全球之声发送了一则语音留言:

谢天谢地,我们还好。我们还在等待,观望着我们究竟会有怎样的命运。

在此同时,他在阿勒坡媒体中心的同事上传了一部360度全景照片,画面中可以看见位于阿勒坡东部的Al Shaer村落已满目疮痍。

对Gnaid及他的家人们而言,国际社会就是眼睁睁地看着阿勒坡遭到血洗;而Gnaid表示,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和家人们可以安全地到达由反抗军所占领的其它区域、并希望战机不会跟着人们到那里。


注:集束炸弹是将小型炸弹集合成一般空用炸弹的型态,利用数量的特性增加涵盖面积和杀伤范围,每个小型炸弹又称为子炸弹,破坏威力较低,许多设计是以软性目标,如人体、没有装甲的车辆或器材为主要目标。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CC BY-SA 3.0)


校对:Feier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