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无所不在的抄袭

校对:Portnoy

diarios

无疑的,过去二周来吸引秘鲁博客们所关注的就是这件事:当地博客的内容遭到日报La República [ES]抄袭。虽然这不是抄袭事件第一次发生,但这次我们发现对于该事件产生了更多的回响及反应。我们也立刻在3月2号全球之声的全球联机之下报导这个主题。但现在这个话题已将近结尾,值得我们再来检视一番。


这个案例分成二个部份:第一个部份是是以评论与当地政治圈说法及新闻报导的专栏El Ofidio被发现抄袭了Desde el Tercer Piso [ES](从三楼)这个博客里的一篇文章。这次,该博客谴责这份报纸:

我认为La República采用了我在Tribunal Election report上的部份资料。但下次,拜托,请引述来源。

这份讉责很快在许多博客间引起回响。在这些回响中, Combo Club上的一篇文章,显然最完整的记录了事件始末与主要信息来源,包括报导、参考数据及时间表。

在当地数个部落个间一阵沸腾之后,La República.做出了更正。虽然Pospostfer对于这次事件仍持保留的态度,不过所引发的僵局看似是解决了。

这份澄清稿模糊得很。专栏作家Jose Alexander Godoy又误植了他的资料来源。正确的网址是http://desdeeltercerpiso.blogspot.com/,而不是他在Ofidio专栏中指出的desdeeltercerpiso.com。

这个事件的第二部份也是发生在La República这份报纸,Mirko Lauer几近隐讳的方式引用了Silvio张贴在博客里的另一篇文章,而这篇文章,说来古怪,正巧在之前也刊登在GV。Lauer指称「某些博客以嬉闹的精神开始玩耍着模拟战争,就好像在玩Playstation的游戏一样」。很明显也很令人惊讶的,Lauer不完全了解这篇文章的目的,或是文章所报导的内容。如同Silvio所说:

我想秘鲁的记者们必须学着如何多尊重博客圈一些。我看到一些针对博客圈毫无理性的攻击。其它国家的媒体,像是CNN,CBS,路透社或是洛杉矶时报,当他们粗鲁的说谎,扭曲照片或是捏造新闻时,博客圈展现压倒性的反击。记者们应该承认他们的错误行为,有时候,脑袋也要转一转。这种情形有可能发生在秘鲁吗?

然而,并不像Ofidio抄袭Desde el Tercer Piso,这次,连任何澄清或相关的说明都付之阙如。奇怪的是,隔天Lauer在他的专栏中提到一篇国外的文章,提到了数据来源,甚至提供了网址,这让Silvio认为,国内主流媒体不认可国内博客具有引用的重要性或是值得赞扬的价值。

但别以为抄袭的发生仅限于媒体和博客之间。上周,话题的焦点在知名作家Alfredo Bryce Echenique的文章遭外交官Oswaldo de Rivero指控抄袭。del Morsa博客的Roberto Bustamante是第一个在秘鲁博客圈以一篇「文学:Alfredo Bryce的再次侵害」揭露此事的人。很快的,许多文章也谈及了这个主题,最近的一篇是Bryce完全抄袭」。从 「文学:Alfredo Bryce事件」里,我摘录了一些段落,很恰巧的是,这也被我之前提过的人所摘录:

在这次事件之中,某些人想混淆视听,甚至责怪网络或以相对比较的方式淡化自己犯的错误。如果剽窃的事实是可耻的,那么Lauer的诡辩更是可耻:

复制很简单,不需要放上来源,不表示我们就要这样作。博客之间的一个规范(如同所有的规范,不一定会被遵守)就是写下你的参考数据,并且炼结回原始数据。在印刷媒体上,工作惯例似乎让记者无法这么作,尽管绝大多数我们读到的专栏文章都是这群作者读了某些东西之后受到激发才写出来的(而想想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网络)

这里(网络)不是一个完整记录整个事件的地方,更不是像他们所说的在落井下石。但这对我来说似乎是在这几个案例中(如同Jomra的文章所特别强调的),消费者有权拒绝拙劣的作品的信念,胜过了Lauer的「网络变成一个俗民的保险箱」的论点。网络的特性允许公民监督。如果不是网络,我们不絶不可能发现Alfredo Bryce的剽窃行为

在El Útero de Marita的博客上,这个话题已有很详尽的报导。我特别推荐这篇:对Bryce抄袭的一些响应,提供了许多其它博客及文章对相关议题所发表的看法炼结。这个事件的最后结果是Bryce辞去了El Comercio的工作。如同El Útero de Marita在她的文章中所提到,Bryce 以拙劣的方式向El Comercio请辞,这一点也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在Bryce的请辞中写道:

我中止了和El Comercio这份报纸的合作关系,在其它方面上,如同奥森韦尔斯( Orson Welles)所说,新闻界是一个蚌壳多珍珠少的领域。为了向我所亏欠的读者们道歉,而我宁可简单的用Leon Tolstói的话向读者说:下次我会失败的更漂亮些

对于Bryce的这段话,El Útero de Marita的评论说:

这真是糟糕,当八个抄袭的案例被证实其中一个还是十一年前就发生的),Bryce一点也不认为他应该为任何事负责,除了「他的秘书的错误」以及在传达上失去控制

最后,今天La República刊出一篇名为「所有的复制都是一种侵犯」的文章,文中提到也公开的引述El Útero de Marita和其它博客的文章。另外,维基百科全书上Bryce的条目里也已经提到上述的抄袭事件,不过这一点价值也没有。虽然这篇文章没有什么可以抄袭的,不过最好还是在这里做个结束等待下次再见

原文由西班牙文写成,经David Sasaki翻译成英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