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Francisco Xerinda在九位非洲记者所组成的博客AfricaVox2007上持比较正面的看法:

最近的四天这里都被反全球化的抗议人士所占据,道路持续封锁,警方不断告诉我们要改道。

但这对我而言,实际的恼怒很值得。这些抗议人士对我来说有其意义。我看到当二年前民间团体向在英国苏格兰格伦伊格尔斯(Gleneagle)召开的八大工业国会议施压,最后让我的国家莫桑比克免除外债(debt relief)。

Patricia Daniels在开放民主(openDemocracy)的开放高峰会博客上报导了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以及从女权出发的另类高峰会。她建议不必大费周章地去读八大工业国高峰会宣言。她说道:「那主要是枯燥乏味的声明,只指出了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一点用也没有」

可以预测的是,数以百万计的YouTube观众比较有兴趣看到,新选出的法国总统萨柯奇(Nicolas Sarkozy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记者会上醉醺醺的样子…

 

作者:Solana Larsen

校对:Leonard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