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秘鲁:震出国家机会

秘鲁发生大地震后,有些博客持续追究援助为何凭空消失,以及媒体报导为何充斥情绪性言辞,其它博客则为,这场灾难也让民众有机会反省自身与民选官员,藉以真正落实改革,避免憾事重演,Web-ad-ass的Gonzalo del Rosario认为,有些电视台根本是以情绪性报导为自己宣传[ES]:

电视、广播和所有主流媒体充斥南部民众死讯的特别报导,我真不想成为其中一部分,称他们为「传播媒体」对他们真是太沉重,我认为这些媒体从不在意这些消息,如果媒体所在的首都利马(Lima)内,未曾亲身感受7.5级的地震,他们就永远不关心这些讯息。如果看到有人真心关心此事当然很好,不过也有些投机份子只想吸引注意,当他们拍到的死者愈多,收视率就愈高。

也有些人对灾难时刻所提供的协助不足感到罪恶,开始反省,Globalizado的Juan Arellano便提出尖锐问题[ES]:

实情是,无论是媒体、博客与一般民众都在说相同的事,别有用心的计划当然会有负面影响,但我们除了空谈,究竟做了什么?我们是否刻意让人拍照突显自己有帮忙?听起来很不错吗?各位是否仍在温暖家中发表文章,而真正担心的人却痛苦犹如受灾户?

José Chlimper最近在Correo Peru撰写文章[ES],批评地方政府贪腐无能,他指出:「地震只是更突显这项事实、更加悲惨、更容易让媒体采访」;Gran Combo Club则针对该文响应[ES],同意地震也是个机会。

回应:这些想法皆与向前看相关,我认为改革「全国民防部」(INDECI)并非必要,这些机构更重要的是仰仗着一群不断精进、有能力的成员,但一切只有减少政治人物影响才能办到,我不赞成创设「防灾部」等新部门,我们要的不是更多无法运作的政府机关,而是整修既有单位。这是我的意见,或许在这充满煽动言论的时刻,新建议更显可贵。

Juan Arellano也延续这项思维,探讨秘鲁的机会与全民的角色[ES]:

无可否认,这场地震就像催化剂,揭露出国家重大问题。我们一直忽视长久存在的弊病,官员各依其自能力或利益去面对问题。身为读者/旁观者,应能看出其差异,可是我们能一起努力吗?

Gran Combo Club则提及政治人物对于灾后援助消失的责任[ES]:

他们窃取援款,他们与Callao地区的驾驶或Victoria地区的政府达成协议(请见Kolumna Okupa[ES]),但那些缺乏远见、造成公务机关积弱、盗取大笔援款的大人物,却从未因此下台,就政治角度而言,这种现象并不令人意外,我国政治人物就是如此,特别擅长瘫痪公家单位,是总统贾西亚(Alan García)让国家落得这般田地。2001年的Arequipa震灾救援成果较佳,当时还留下部分有能力的单位处理灾难,但贾西亚搞砸了一切,各地都曾发生援助苦等不至的情况,阿根廷洪水时如此,1970年秘鲁Callejón de Huaylas地区震灾亦如此,当援款已遭盗光,自然不可能到来,我们不能再这样姑息静默了。

本文英文版由Eduardo Avila译自西班牙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