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移工女佣,黎巴嫩人的奴隶?

虽然最近的黎巴嫩媒体和博客所关注的几乎都是政治议题,能看到关于其他问题的讨论让人耳目一新。但是,当这样的报导出现了以后,却往往是更坏的消息。例如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HRW)、Immigration Here & There、和地方的博客都发表了关于该地区虐待外籍女佣的惊人报告。据报,最近黎巴嫩有二十万合法受雇的女佣。然而没有媒体报导这些消息,黎巴嫩的官方部门也毫不关注。博客正采取行动在互联网上提高人民的意识。

这个星期,Moussa Bachir用他的博客空间发表了人权观察对于黎巴嫩女佣的情况所说的话,其中包括:

「家务劳工在黎巴嫩的死亡率是一星期至少一位。」人权观察的高级研究员,Nadim Houry表示。「所有相关人员,从黎巴嫩当局、移工国家的使馆外交官、中介公司、到雇主们,都必须扪心自问,为何这些妇女要自杀或者冒着生命危险试图从高楼逃跑。」

Lebanese Socialist也对人权观察的报导做出回应:

HRW说过,自从二零零七年一月以来,至少有二十四位女佣从高楼坠落而死。Houry也曾说「许多家务劳工是被迫从阳台逃跑的」

Christa Hillstrom把博客专用于与全球的现代奴隶交易有关的危机和真相,他说

虽然妇女们通常是通过合法中介引进,也接受过家务方面的训练,但在他们到达之后,时常会遇到护照被没收、身体或性侵害之类的情况。

Hillstrom引用Elise Barthet的看法,继续着令人不安的报导:

贝鲁特的中介公司把他们当商品广告,有些甚至把他们当宠物。中介会提供雇主建议,哪些民族比较温顺、容易养、或是「比较不容易坏」。

找找以前的文章,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博客,例如Moustafa不久前发表对情况日益严重的感想:

家务工的确是生活在饥饿且悲惨的环境下,但这不代表他们必须忍受这样糟糕的黎巴嫩家庭。

Asad Abu Khalil教授在Angry Arab News Service安慰的发现,这些情况已经开始受到HRW的国际关切:

人权观察终于注意到了。

几个月前,Abu Khalil教授发表了一篇关于黎巴嫩女佣情形的文章,后来被发布Daily Online Alcohona

我永远不会忘记Sushar Roxi。你还记得她吗?那位可怜的斯里兰卡女佣冰冷的遗体吊在镜头前。你还记得西顿(Sidon)居民醒来时,发现他吊在阳台摇荡着?你想知道他为什么上吊吗?你希望自己能问她吗?她悬挂在阳台上好几个小时,然而没有人发现或关心。为什么Sushar吊在阳台上,还有为什么我们从未听到有关于此事件的调查?

早前Abullor发表的一个记录片(Maid in Lebanon II)谈论了工人的权利、雇用、合约、和日常工作的条件和环境。

在几个月前,Hanibaal提到了另一个令人担忧却被忽略的现象。他的文章是关于埃塞俄比亚政府所通过的一个法案,该法案禁止人民到贝鲁特工作:

…埃塞俄比亚对于人权妨碍和家庭暴力进行过全面分析,埃塞俄比亚移民在黎巴嫩当女佣的遭遇让政府决定通过一个法案。
…过去的人权纪录显示,从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间,在贝鲁特就有六十七位埃塞俄比亚妇女在工作期间死亡,许多人失踪了,而剩下的那些人因为雇主改了他们原本的的基督教名字,让他们以回教徒的身分进入该国家,所以很难联络到。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