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在法阿拉伯人: 摩洛哥籍妇女坚持佩带头巾,申请法国国籍被拒

原文刊载于7月20日

上周,法国政府拒绝了一名在法国居住的外籍人士加入法国国籍的申请,理由是「不够融入法国社会」。据媒体称,这位被拒绝的妇女名叫「Faiza. M」,摩洛哥人,但她自2000年起就和法国籍丈夫在法国居住,并且其三个子女都出生在法国。虽然大多数相关媒体报道都称Faiza女士被拒是由于她坚持佩带burqa面纱(其实根据她来自摩洛哥判断,她佩带的更有可能是另一种叫niqaab的面纱),环球邮报(PostGlobal)的Thomas Kleine-Brockhoff指出其它因素可能也对政府决定有所影响,如Faiza称投票权只属于男性,她甚至拒绝在女性行政人员面前揭开面纱。

不管怎样,这样的事件首次出现,在世界各国博客中激起了很大的反响。博客「愤怒的阿拉伯人」(The Angry Arab)简短的评论了该事件,他写道:

民政部门说Faiza佩带头巾,并且在生活中‘完全服从男性亲属’。但是Faiza说她自己从来没有质疑过法国的核心价值观。

这篇文章引起了不少评论,其中一条十分特别:

在面纱的问题上我很疑惑,为什么一个愿意在一只大口袋里度过余生的女人想要在西方国家生活呢?为什么?我反对让妇女佩带任何一种面纱上街。这是对人权的侵犯。人类需要阳光和空气。我在叙利亚的沙滩上曾经看到这样的情景:在炎热的夏日里,一个父亲和他的儿子们在灿烂的阳光下快乐的戏水,而他的妻子和女儿们却只能裹着严严实实的头巾坐在沙滩上!一个有良知的人,更别说一个有良知的父亲,怎么能只让一部分家庭成员享受漂亮的沙滩和清凉的海水呢?一想到那些可怜的女孩们,一想到对她们来说作为女性意味着什么,我就感觉十分难受。为什么父亲和儿子就可以穿着短裤游泳?我不想听到有谁说这是「文化问题」或者那些女性自愿选择了那样生活。如果她这样选择,那她一定是被洗了脑。这种做法侵犯人权而且另人厌恶。如果把囚犯吊起来是虐待的话,那么不由分说把一个人塞进袋子里,让她无法感受阳光,同样也是一种虐待。

网上一组有土耳其和希腊成员,名为Internation Musing的博客群也对此事发表意见

两个孩子有法国国籍,而他们的母亲却没有。更妙的是,她甚至不能上诉!她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

名为Nuseiba的博客却有截然不同的观点

以上的评论观点狭隘,在这一点上我会在另外的帖子里详细阐述。现在我想讨论的是一个女性是否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我个人并不支持佩带头巾,因为伊斯兰教教义并没有对头巾做出规定,女性完全没有必要佩带它。但是,我支持女性有权利戴头巾,无论她是出与文化还是宗教原因。

这位作者总结道:

我之前就说过,这项规定所依据的政教分离原则其实并不是对所有法国人都公平的。有很多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要身着各种服饰来表达他们的文化,这就使宗教不可能像法国人所理解的那样仅限于个人隐私的范围。 因此,这实际上是价值观念的碰撞:法国将她所理解的平等和公正强加于人,对于后者来说,这不是平等,而只是政府不公正的强制行为。

为Sabria Jawhar撰文,一位名为Arabisto的作者,也反对这项规定:

法国政府代表Emmanuelle Prada-Bordenave是这样描述Faiza女士的:「据Faiza自己所称, 她过着几乎与法国社会隔绝的生活。她不理解政教分离也不懂得全民投票权。 她完全服从自己的男性亲属。她好象认为这样很正常。」

正常?一个法国政府官员有什么资格定义什么是正常?难道只有西方的标准才是正常?难道Faiza女士只有一字不差的遵守法国的文化价值才能成为法国公民吗?她能够讲法语,这就表示她已经融入法国社会了。 她甚至还有一个男性妇产科医生,这对很多穆斯林女性是难以想象的,这是她已经相当融入法国社会的证明。

我不知道Faiza女士是否「服从」她的男性亲属。可能在她自己看来她有一个美满的婚姻。说实话,我认为这是她个人的事。

照片由janjochemo拍摄,依CC创用授权使用。

译者:castor

校对: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