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亚:世界残障日反思

12月1日是世界爱滋日,也广获全球注意,但相较于此,隔两天举行的世界残障日却几乎不受全球媒体重视。

朋友圈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imee, Jackie, Tom与Asha,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世界残障日每年于12月3日举行,表扬肢体与心理有缺陷者对世界的贡献,南亚地区对此类人士长期存有种种强烈污名,应运用这一天的机会,提升社会对残障者人权的意识,不该将他们视为罪恶或耻辱。

印度知名残障者人权份子Javed Abidi在当天举行「一起去德里」的活动,活动地点在历史遗迹「印度之门」。

Javed Abidi表示,印度在捍卫残障者人权方面已有进步,但仍有需要努力之处:

印度12年前便制订残障法,去年则有两件事引人注目,一是国家签署联合国宪章,二是通过「十一计划」,其中…首度出现关于残障者的专门条例,社会情况应该会有所转变,…但如果观察过去这一年,情况变化似乎不如我们所想…

除了残障者理应获得保障与权利等法律问题,社会也需要帮忙因肢障而陷入赤贫的民众。

国家报》所刊登的报导指出,印度肢障民众亟需政府采取行动,确保他们生活保有尊严。

该报记者Shaikh Azizur Rahman在11月报导,一位年迈父亲长期照顾两名长年卧床的肢障女儿,后来求助印度总统是否可让两人安乐死,他说自己太贫困,无力看护需24小时照料的女儿,其中一位女儿Fatema也表示,希望了结自己的性命。

我已多次要父亲拿毒药给我吃,没有人愿意帮我自杀。

而在邻国巴基斯坦,残障者同样面对种种困境,为「和平发展中心」工作的Zahid Abdullah在《晨曦报》表示,若要让残障者觉得获社会重视,巴基斯坦还有很长一段路得走,他也很遗憾残障者人权的法律改革步伐缓慢。

尼泊尔社会和印巴两国相同,也常认为肢障或精障是前世罪恶的结果,将他们视为次等人民,教育与工作机会极其有限,街道上常有肢障者以乞讨维生。

Meen Raj Panthi说,有些家族还会将残障者藏起来,以维护家族名声与荣耀:

在一般大众心中,并不认为残障者和其它人拥有相同的权利及义务。

残障孩童常面对各种歧视,尼泊尔「全国残障与无助者提升协会」提到一个小女孩Manisha为例,双亲因为她眼盲而囚禁她:

父母在田地工作时,她常被反锁在房间里,还用绳索栓住,因为家里没有人照顾她,兄姐则都去上学。

缩图来自Flickr用户Shizhao,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