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政府补助侨民离开

日本厚生劳働省最近推出一项方案,补助失业的日系人(具 他国国籍或居留权的日本侨民)返回母国,但引发争议。日本政府愿每人赞助30万日圆(约3000美元),每多一位家属增加20万日圆,政府将为他们购买机 票,余额则等他们返国后再以美元方式汇至帐户,代价是他们在「一定期间内」,不得再以「日系人」身分入境日本,官员并未说明期限长短,另还有众多原因让民 众对此大加挞伐。

许多日本博客皆以「遣散费」一词描述此事,Harem Journal博客的Kaoru Domoto读到《纽约时报》报导后表示:

读毕《纽约时报》报导后,我搜寻日文文章,意外发现「归国支援金」一词,英文报导完全没提到「支援」一词,毕竟这可不是「支援」,而是「遣散费」。

Debito Arudou进一步称之为「遣返贿款」:

这项方案只适用于「日系人」,其他非日裔外籍劳工并不适用,当初发放「返国者签证」就是基于种族主义,最后当然会失败。

[…]

请勿将外国人视为有毒废弃物,把他们送往海外让他国处置,也别用种族主义心态试图帮社会「去毒」,却让我们落入如此处境,这是日本政府当初忽视移民及社会融入问题,最后咎由自取,所以政府现在当然要处理,无论这些非日籍居民背景为何,都要帮助他们在日本落地生根。

Lenzabile赞同滨松市市长的言论,认为这种批评既务实又具说服力,市长认为:「我们要共同思考拟定办法,例如这些人若偿还支援金后,即可再度前来日本」,Lenzabile担心:

在少子化与高龄化时代,移民当然是重要议题,但若过度简化各项问题间的关联,只比较「是否该积极开放移民?」的优缺点,只会导致不必要的冲击,也无助于解决眼前悬而未决的问题,例如协助「日系人」、他们的福利、政府财政、如何帮助希望返国者等。

地方县市与Hello Work Offices就业中心都为此方案举办说明会,Libertad出席在名古屋的活动:

丰田市与丰桥市各有400人参加,但名古屋这一场却只有170人,我在17日出席名古屋的说明会,举办地点「世纪厅」通常拿来举 行演唱会,现场气氛却一片低迷犹如守灵,巴西人向来性格热情,但现场却沉默阴郁,对于厚生劳働省官员搭配口译员的单方面说明,听众都没什么反应,大厅接待 处旁有许多巴西口译员,他们站在旁边无事可做的景象令我印象深刻。

名古屋的Ja Fui Gata并不满意方案内容,也认为情况令人忧心:

我觉得这项计划像是特洛伊木马,显然日本政府希望摆脱这些「日系人」,遗忘百年来在日本遭逢危机时,巴西收容许多日本人,例如最 初的781人(注),许多人处境凄凉,虽然明知在此危机时刻,日本政府已采取行动提供帮助,我仍不禁以质疑眼光看待这项方案,可怜的巴西人在日本究竟做错 什么事,必须遭人拒于门外?

注:关于Ja Fui Gata提到日裔巴西人历史,请回顾全球之声先前报导:Japan, Brazil: A centenary of Japanese Immigration to Brazil

歧阜县居民Kurati认为,「日本再也不会成为移工天堂」,他表示返乡只是其中一个选项

有些人若濒临赤贫,就应该接受政府协助离开,有些人若还撑得下住,就应该学着调适,面对新的社会垷实,我常听到巴西人在公家单位 抱怨生活,但全世界每个人处境都很辛苦,企业选择希望聘雇的员工,就算在巴西,哪间公司会聘请几乎不懂葡萄牙语的人?日本也一样,又不是过去经济景气较好 时,企业就会专门聘一个人来转把手,如今日本景气低迷,但至少手边还有现金,能够用来修补这个国家。

本文由全球之声作者Paula Góes协助完成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