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来西亚:全球化的困局-教育进步或是保存族群认同?

当一个长时间备受争论的教育决策不再单纯只是一个教育课题时,过程中引来公众强烈的辩论与抗议。马来西亚在2003开始实行以英文教数理(PPSMI),取代原本在中、小学用于教授科学与数学的马来文或其他族群的母语。这是一套经由长时间重新评估,并且经过多次延期的决策,进展阶段中有施压团体试图向教育部提出拆求以恢复原本使用马来文和各族群母语教授数理科目的政策。他们的主要论点在于为了在全球化迅速发展的时代维护各族群语言的地位,尤其是马来文的卓越位置

Image Source: flickr by albanna83

相片来源:albanna83的flickr相簿

为什么这一政策实施6年后,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阻力?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此外,教育部已经明确说明,英文教数理的目标是为了提升学生,以及国家未来的竞争力。在这个意图底下,难道不具备集体的力量去克服这实施过程当中所遇到挑战与障碍?主流媒体强调了各施压团体的主要意见,然而,来自家长与学生那些被忽视了的意见呢?他们才是深深被这个政策影响的群体。

一群关注此一事件的家长成立了一个平台,以支持英文教数理政策

我们不能以教师的英文能力差为藉口而废除PPSMI。[…]因此,就算以英文教我们的孩子数理科目是一件困难的事,为了让他们将来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我们还是得执行。

另一个家长Nuraina A Samad

学习英文让我们受益。许多农村的马来人因为有良好的英文能力而受益。

学生Bobby Ong反映他在中文源流学校的个人经验:

政府如此艰难才将英文作为数理科目的教学媒介语,而你现在却说要恢复旧有政策?而你的理由是要维护中华文化?[…]在中文的环境,通过中文课学习中文,还不够吗?我们所有华人孩子的英文都是很好的,ok?我看过许多从中文学校毕业的学生,英文会话和写作能力都很烂。

一位马来学生Noor Ainulfahim提出一个直率的批评:评断PPSMI的进展需要更多的时间,而它不应该被视为对马来文的价值之忽视:

捍卫马来文?[…]你能否认大部分科学书籍都是英文的吗?[…]我们仍旧以马来文教历史、地理、伊斯兰教育[…]而这还没 包括所有的选修科目。 争取马来人的语言? [ … ]你否认的事实是最科学的书籍都是英文的? [ … ]我们仍在教学马来语在历史,地理,伊斯兰研究[ … ] ,而不是提及的所有选修科目, [ … ]

然而,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完全支持PPSMI 。Mohamed Idris 对英文,以及对竞争力和国际主义的幻想发表了激烈的抨击:

真相是,英文并没有使我们国际化。它可以帮助我们更瞭解诸如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它可以让我们跟达沃斯人(译注:意指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等富国)接结,但他们并没有太多自己的文化来告诉我们。

John Lee建议

现在看来是政府会在中小学恢复旧的政策,而在中学保留英文。我想这是我们最有可能期待到的妥协。[…] 什么似乎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将切换回旧政策的小学,同时保持英文中学;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折衷也许我们可以希望。 [ … ]理想的,因为学生有六年接触马来语和英语的小学,他们将能够使用语言的中学。 理想而言,学生既然在小学六年当中接触了马来文与英文,他们在中学时应该有能力使用其他的语言。

社会运动家Poobalan一向支持印度社群运动的,但是在这里他提出一个特殊的条件:

倡议坦米尔语为媒介语的一方可以提出的论据是:坦米尔语的教学材料是可得的,以及教学工作被非坦米尔老师所取代的可能(印度人较少工作机会)。然而,我认为该列入一点的是:数理科目的教师一定要具双语能力,以便在需要时可以使用坦米尔语或英文讲解。

这里列举的各族群背景的家长与学生,是相当支持PPSMI的,但是否是因为他们都是精通英语的一群而有所偏见?至于那些在农村社区为英语所困扰的学 生,以及那些不被社会媒体平台所呈现的意见呢?从上述情况所得的主要论点,这个论题的聚焦点在于族群语言与文化的维护、学生和国家未来竞争力的辩论,当中 涉及政策落实的障碍与建议。文章的标题涵括了这一困境:在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难道只有牺牲我们独特的族群认同,有能得到全球化的进步?让我们期待马来西 亚将如何处理与平衡这个课题。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