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空中巴士AF 447:悲伤,缺乏资讯和哗众取宠

星期日由巴西Rio de Janeiro飞到法国巴黎的空中巴士从雷达上消失事件已经引起各界的悲伤和疑问,当然还有媒体的猜测。法国航空编号AF 447的飞机在5月31日于巴西载着216名乘客和12名机组员起飞,并且计划在隔天抵达目的地,但它从未抵达。

Picture by Mysid (Wikiedia Commons author), used under a public domain license.

照片来自Mysid(Wikimedia Commons作者),依据公版著作权法使用。

当局表示有58名巴西人在空难中丧生。但对巴西的一些博客来说,争议点在于媒体对灾难的报导方式。对Leite de Cobra[葡萄牙文]而言,空中巴士没有到达目的地的灾难被无理的对待:

我觉得媒体处理受害者的新闻和个人资讯时非常不恰当。它们对受害者连基本的尊敬都没有,他们甚至不掩饰他们对灾难的渴望,越长越好,直到下一次悲剧发生。噢秃鹰!这就是为何我不想再继续追查更多的讯息。我受够了!

根据当地博客的说法,现在的问题在于媒体总是想报导出一些东西并且证明它是正确的,像是创造理论和尽力耸人听闻。Camerini,在博客Transbrasil[葡文]中说到:

专家已经在电视上胡言了好几个小时。他们对自己刚刚得出的猜想讨论再讨论。甚至连闪电也因为这次法航失事而被指责!

在搜救小组找到飞机的残骸和黑盒子之前,现在谈什么都还太早。但随着这件事,出现好多专家在电视上吸引观众,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听到其中一个专家称这是一架「波音」A330,另一个则说大西洋是太阳系中最安全的地方,然后还有人特别强调,是闪电把飞机击落的!

事实上,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哪里发生的或是如何发生的。专家们应该注意到的是,造成空难的原因通常不只一个,而是许多原因导致而成的。

Eu, Você e Todo Mundo[葡文]来说,对专家的盲求也是个大问题:

唉,太荒谬了。我是个记者,而我也感到愤慨!在Futura channel上,我们收到了一封来自Campinas的 公关室的Email,使用命理学与塔罗牌分析这场灾难。总而言之,根据那篇新闻稿,这场灾难是由许多因素像是不好的数字、不好的感觉组成的…我觉得以 这种方式探讨这样的灾难实在是太过分了。多么羞耻啊…对写它的记者来说,也同样的该羞耻。看看这多荒谬,我不是在谴责命理师,而是她在此事件被利用的 方式。

一则非常有争议的留言引起了许多的讨论,根据社会阶级,有些灾难更重要并且有更多的新闻价值Bruno Nepumoceno[葡文]做了个结论:

我要跟那些谴责我、说我无情的人说,我对这样的新闻没有感觉。事实上,我真的想说的就是:你们都太笨了没有发现媒体靠人们 的灾难来赚钱!如果这次灾难发生 在一辆来自(巴西)东北部载满人的巴士,那事情很快就会被忘记。上千个人在非洲因饥饿而死,上百人在巴西东北因为饥饿而死。小小的飞机失事有什么了不起 的?

Photo by Flickr user Caribb publish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法国航空A330的照片来自Flickr使用者Caribb,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然而,强烈的悲伤和震惊充满世界各地,自然不只巴西的博客在线上讨论这个议题。来自科威特的博客ZDistrict描述了他的感觉:

228人搭着法航由巴西飞往法国的班机因为乱流在大西洋消失。我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悲剧了,像这样的飞机在大西洋中间消失。

Charles,ZDistrict里面的一个留言者说:

害怕、无助和恐怖的时刻,想到那些撑到最后一刻的人就令我心痛和流泪。我希望在最后一刻时他们都是睡着的。现在一切皆已过去,他们的信仰带着他们去他们该去之处。

留言者Another Me说:

我替他们的家人感到哀伤。我常常搭飞机,而我没办法想像那班飞机乘客的感觉,更不用说他们的家人。我有个婴儿,这更让我想 到无辜 的婴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想,航空局应该限制驾驶不能在雷雨中飞行,并切要求他们都要飞离暴风。暴风可能会高达50000英尺,想要飞的比它更 高太冒险了。

常常,发生在大西洋的空难会被和位在巴西北边、Florida (USA)、Puerto Rico和Bermuda之间的百慕达三角洲联想在一起。一样是科威特的推特(Twitter)使用者@2Twenty3称:百慕达三角洲需要调查。

Cynthia Drescher在Britannica Blog到,这次空难的资讯的缺乏,将会鼓舞阴谋论者和那些早已将空难和百慕达三角洲联想在一起的人。

…阴谋论者会透过将百慕达三角洲扯进来继续炒作这个谜题。所以再来要怎样?宣称三角洲现在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四边形?难道这个神秘区域觉得无聊,所以打算离开美国海滩去巴西喝一杯甘蔗甜酒(Caipirinha)?

虽然当局还未证实漂浮的座位确实是来自消失的法航班机,但是从地图上很容易能看出,这件意外和外星人、电磁场或是爱蜜莉亚埃尔哈特(注:Amelia Earhart,知名女飞行员,第一个飞跃大西洋的女驾驶)的鬼魂无关。但是它确实和奇怪的意外和飞行安全有关。

没有忘记百慕达三角洲效应,波兰博客Tierra Incognita[波兰文],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并坚称即使发生了这次的意外,他仍然很喜欢飞行。

我喜欢搭飞机飞行。空中飞行完全不会对我有压迫感,事实上,它让我冷静和放松。当飞机 离开地面,我便感到我进入了 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和平的世界,我感觉彷佛我全身的烦恼和麻烦都要远离我。接下来几个小时存于完全不同的空间,没有任何事物依赖着我,这感觉很酷。就像 小孩一样,我可以凝视窗外好几个钟头,既使已经是晚上而窗外只剩下星星。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让我对这个灾难感触那么深?可能有几个原因,法航是我最喜欢 的航空公司之一,几天前我还送一位密友从卡拉卡斯(Caracas)飞到巴黎(Paris),而我又常常在南美和欧洲间旅游。而这个悲剧旁又太多的谜团- 不是像「一般」起飞或降落时出问题,而是在海中央消失。还好这件事不是发生在百慕达三角洲…幸运地,我不认为这次空难会让我喜欢飞行的想法改变,我对 我一个月要坐几次飞机依然很开心。希望这个月可以赶上搭飞机到月球。

谣言和讨论开始不只注意到大西洋飞机掉落处的怪天气,也开始注意到空中巴士A330-203的电脑系统。事实上,有人已经开始调查2008年十月 Quantas航空飞往澳洲伯斯(Perth)失事和这起事件的关联性,该班班机在几分钟内掉下两百公尺,使该班班机迫降。 其他则有人争论这个事件和近期的灾难无关。来自Plane Talking由澳洲的Ben Sandilands在Crikey Blogs写到:

《航空先驱》(Aviation Herald),澳洲的一个线上纪录飞行事件的网站,称自动驾驶仪解除时电子警报就会启动,接着是大气数据惯性基准装置(ADIRU)提供飞行速度、飞行高度及其他资讯给主要飞行控制电脑(PRIM)。

表面上看起来这次事件和去年十月造成由新加坡飞往伯斯的Quantas航班迫降的中层空气乱流相似。

主要飞行控制电脑(PRIM)在某些班机的设定上,主要飞行控制电脑(PRIM)在某些飞行模式会干涉飞行控制的设定,会禁止驾驶员输入超过极限,因为那将造成客机失速或使舵和机翼构造超负荷。

当然,驾驶员可以事先解除这些设定的限制。

其他的报告则指出这些「前所未见」的讯息被压缩在四分钟发生,使飞机速度快速下降。

Quantas航空A330-300飞机因ADIRU有问题并迫降于Learmonth,这是ATSB未完成的调查所专著的一点,调查也注意到其他Qantas的A330上和ADIRU装置相关的事件。

不过Qantas航空的ADIRU装置是由Northrop Grumman制作的,但法航的ADIRU装置却是Honeywell制作的,两个设计上差异很大。两个完全不同的程式逻辑导向同一个结果。

大部分空难的受害者是法国人:61位法国旅客和11位法国机组员。Charles-guy de Kerimel,飞行历史的博客Des avions et des hommes[法文]的作者,对空中巴士A330-203中遇难的受害者表达哀悼。

空难的公告令我感到悲伤。这是我们所知法航最严重的意外…不论受害者人数,这对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家属、同事、朋友都同样是件严重的意外。他们都突然面对一个不能挽回的损伤。我感受到他们的痛苦。我想到飞机上的组员,先是飞行员,他们的尊长。

Eustaquio Santimano/Creative Commons

「In loving memory of 228 passengers and crew of flight AF 447」由Flikr使用者Eustaquio Santimano上传,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这篇文章由John LiebhardtSylwia PresleySarita Moreira共同合作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