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同性恋题材书籍翻译惹争议

第一本译为阿拉伯文的同性恋书籍一上市便出现麻烦。 Gay Travels in the Muslim World

《伊斯兰世界同志旅行》(Gay Travels in the Muslim World)一书原为英文,作者为一群穆斯林或非穆斯林作家,由记者Michael Luongo主编,后来交由Arab Diffusion出版社译为阿拉伯文,然而出版商却选择将「同志」一词译为「شاذ(shaath)」,直译意为「不正常者」或「变态」,激怒原作者群 与阿拉伯文世界的同志社群;对于出版商选字上的问题,也反映出阿拉伯文媒体平常形容同性恋者时,常使用负面词汇。阿拉伯文世界同志平权团体与个人不断推 动,希望媒体改将「同志」译为「مثلي (mithlyy)」,意义与前译相仿,但不含负面意涵。同性恋至今在阿拉伯文世界仍为禁忌话题,社会整体也不愿讨论。

Bint el Nas是个阿拉伯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女性网站,致力于对抗社会对同志的狭隘观感,该网站指出:

对于两名同性之间的情爱关系,阿拉伯文里并无正面词汇可表达,正式阿拉伯文或古文里的语汇,都充满负面贬抑意义,例如 「shouzouz jinsi」(不正常性向)、「loowat」(男性同志行为,字源于《圣经》的先知Lot及《可兰经》的Lut)、「sihaq」(女性同志行为)等, 但至20世纪束,有些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及记者具有专业意识,开始使用「junusiya misliya」这个正面词汇,正确翻译同性恋这个行为,这个词大约自百年前出现在欧洲语言中。

Bint el Nas亦整理一系列阿拉伯文对性别的正面词汇表,请见此

许多人很遗憾,主流媒体竟无法采用较正面的表达方式,社会上也未广泛使用,阿尔及利亚博客Belphoros在个人博客L'Algerie en Rose指出:

阿拉伯文里与性别相关的语词很少,我们不喜欢为事物命名,认为只要忽视,就能将事物抹去,或是否认它们存在,但这种心态行不通,只是伪善,我们必须面对世事,并勇敢为它们命令,让我们试着指鹿为鹿。

他还提到:

有关同性恋的字汇充满贬抑,我们必须拥有较中性的词汇,要努力翻译这些字词,才能扩充阿拉伯文字典…

Belpheros呼吁禁止媒体使用诋毁同性恋的语词,或改用语义中性的mithlyy(男同志)及mithlyya(女同志)。

2006年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Hala Gorani报导,在黎巴嫩报导同性恋的情况,她询问阿拉伯语民众如何翻译「同性恋」一词最好,得到的答案包括:

许多人苦恼多时,有人回答:「Luti」,另一人在电子邮件里回覆:「Shaz」,这些词语都很常见,但基本上都是「变态」或「不正常者」之意。

黎巴嫩报纸《Al-Akhbar》等主要媒体采用较为正面的词汇,在众多阿拉伯文报刊中,只有该报支持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人权,并以正面角度报导相关议题,多数情况下,媒体内的同性恋者都充满负面形象,同样的词汇反覆出现。

Nireblog最近在Gayboyweekly转载Ricky的文章,对于使用「shaath」一词,Ricky想问:

若要「不正常」,必然行为得违反天性,罪犯不正常、恐怖份子不正常,很遗憾有些人也认为同性恋者不正常,可能是出于有意或无意,问题在于,各位怎能指控同性恋者不正常,并指控他们行为违反天性?

他强调:

同性恋者是依据天性而生,就像异性恋者一样,双方都是自然的人,他们的人性、性格或自然并无不同,…只想着排除他人的人才是不正常。

上述著作的主编Michael Luongo曾要求出版商使用较中性的词汇,但由于书籍已经出版,要变更也很困难。

Globalgayz博客的Richard Ammon也是该者作者,他表示

很遗憾,这书原本是穆斯林同志的真实记录,翻译书名却使用贬抑词汇误译,很遗憾,我们在同志权与认同上努力多时,却公开受一个无知的约旦出版商污蔑。

虽然人们对书名翻译评价负面,但该书得以翻译为阿拉伯文出版已是一大成就,由于多数同志相关文学与资讯都未译为阿拉伯文,阿拉伯语民众若不懂欧洲语言,便没有机会从中提高认知、获得教育与肯定自我。

《Queer Muslim》杂志的Huriyah博客中,Afdhere Jama强调:

我宁可他们使用「مثلي (mithlee)」一词,字面翻译为「相同」之意,但阿拉伯文译本能够出版实在太好,让人甚至能忽略那个残忍的字,我对于书中内容更有兴趣…不过书名就算了。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