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同性恋问题

Conversations for a Better World

本系列报导由全球之声与联合国人口基金合作制作博客「为更好世界,对话」( Conversations for a Better World )內容· 所有文章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7月23日]

撒哈拉南部的研究显示,非洲男同性恋罹患爱滋病的比例偏高,而BBC报导指出, 这是因为非洲同性恋者普遍没有接受性教育并且非常陌生。虽然非洲人同样渴望拥有表述情欲的自由,但倡导同性恋的人仍是极少数,人民也尚未完全认同宣导安全同志性行为的活动。这样的情况十分危险,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皆因此成了罹患爱滋病的高危险群,而有多重性伴侣却又不使用保险套的双性恋者更是前景堪忧。男 同志经常受到歧视,所以多半不愿公开表示性向,性教育无法落实,爱滋病变藉此萌孳温床。以下是一位来自非洲的LGBT(LGBT是女同志、男同志、双性恋 者、跨性别者的缩写)博客的观点。

Simon Collery反对乌干达通过反同性恋法,因为将同性恋视为犯罪的法案只会恶化男同志感染爱滋病的状况:

把同性恋视同于罪犯只会让爱滋病防治工作雪上加霜。男同志的性行为比异性恋的更容易染上爱滋,传染给伴侣的可能性也比较 高。而社 会必须提供一个友善的环境,让男同志的性行为不再是个不能说的秘密,这样才能针对此族群加强宣导,有效防治爱滋。但男同志总是尽力躲藏;他们无法安全就医,不受法律保障;一旦反同志法通过了,男同志会比现在更容易感染爱滋,要降低爱滋病人数量也就更加困难了。

乌干达爱滋病委员会(UAC)总干事去年曾说过:「男同志是乌干达爱滋病传播的原因之一,但由于我们无法有效掌握男同志的来源,所以目前仍无法有效推动爱滋病防治工作」。乌干达的同性恋者的回覆是:

从爱滋病在乌干达开始蔓延以来,已经二十六年了,却没有一个政府针对男同志宣导爱滋病预防工作。 自从爱滋病成了全球性的传染病以来,男同志一直都是染病的高危险群。

爱滋病委员会总干事的说词让人十分遗憾,其他官员也曾表明,认为男同志因该被放逐到孤岛上等死。UAC的顾问表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为男同志举办爱滋病防治活动,根本就是在提供他们恣意妄为的管道,他们那些行为不仅犯法,而且还伤天害理。」

我们是乌干达人。我们是男同志。 我们有权过生活。 我们有权追求健康。 我们有权免于爱滋病的威胁。

我们有权获得正确的爱滋防治知识,并享有医疗照顾。我们有权保护自己、家人,和我们的社区。从爱滋病爆发这二十六年以来, 乌干达 的男同志因政府偏颇且不科学的大众教育活动,而误信了有关爱滋病的迷思和谎言。虽然政府这样对待我们,人们还是有权瞭解正确的爱滋病预防方法、接受医疗照 顾,并且得到支持。

非洲的男同志有如深陷猛兽恶腹之中,腹背受敌。除了要消弥文化、宗教以及同性恋恐惧症所带来的歧视,博客认为政府应强化男同志的爱滋病防治活动,而大众对于男同志的刻板印象也必须改善,这样男同志才能有自信去保护自己。政府至少要试着努力拯救这些乌干达的男同志,让他们不必再隐晦于世。

以下是Sebaspace对于此事的看法

很遗憾的,不太可能有非洲国家的政府会重视这个问题,连瞭解这件事情的意愿都没有。同性恋是罪…如恶魔般的罪。

一位乌干达的男同志认为,社会大众也必须付出代价

社会大众也应该要和我们一样付出代价,这样才公平。所以到底要怪谁呢?看来我们也可以开始怪别人了呀!

Tamaku在他记录一位肯尼亚男同志的日记上写道

爱滋病持续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幅肆虐,这是全球爱滋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特别是有性生活的非洲男同志得病最多。

一位读者回应了Tamaku

很不幸的,目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大都只针对占多数的异性恋进行爱滋防治宣导。一直到现在,还有不少国家的男同志以为爱滋病 毒只会在异性的性行为间传染。所以,他们即使和多位同性伴侣不使用保险套就发生性行为也不会担心,因为他们以为只和一个女人(有可能是他的老婆)有性行 为,就不会感染爱滋。

爱滋病毒会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利用病毒直肠上大量的毛细管在人体内肆虐。毛细管易破,一旦毛细孔破了,应该就是最容易感染的时候。

为了要突显非洲同性恋所受的苦难,LGBT庇护所张贴了一篇由Edward Qooro写的文章,名为「行动主义者为坦桑尼亚违反同性恋权益向联合国请愿」:

人权工作者向联合国提出一份报告,指责坦桑尼亚危害女同志、男同志、双性恋者,和变性人(LGBT)的权力。这份报告已在本月提交至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希望能突显身活在这类社会制度之下的同性恋者,因为社会和法律的阻碍,让他们失去自由。

这份报告转呈三个非政府组织:东非人权促进中心、国际同性恋人权委员会,以及全球权益会。

Tamaku在博客上举办了一场为期三个月的投票,想瞭解读者是否认为肯尼亚的同性恋理当受到歧视,结果百分之四十一的人不这么认为,百分之二十八的人认为肯尼亚无法接纳同性恋者。其中有一篇文章显示了百分之九十六的回覆者皆反对同性恋:

然而,社会大众的敌意是千真万确的。2005年的投票结果显示,百分之九十六的应答者觉得他们的信仰被同性恋者给污辱了。

能认同自己的身份并以此为荣的年轻男同志,大多都能公开表态,并且寻求同性恋的楷模来砥砺自己。Afrogay是现居美国的尼日利亚男同志,他写道

X世代现在过的生活是媒体形塑出来的,难道身为男同性恋就是这样吗?不是的,世上有很多正面的黑人同性恋楷模,有些我们看得见,有些则否。这些年长的同性恋男人应该要成为年轻一辈的灵魂导师,鼓励他们处事正向,培养技能并学有所用,而不是只想和他们发生性关系。

身为一个年轻的非裔美国男同志,这正是我所追寻的。我渴求一位灵魂导师,一位已经准备好要教导和照顾年轻一代男同志的楷模榜样。 我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吗?

双头蛇和爱滋病:迷思&事实?

大众不承认有些人有不同的性倾向的话是很危险的,因为很可能造成有些人私底下和双性发生关系,表面上却又不承认。

大家时常忽略的是,同性恋也是人;他们和世界上其他人一样,也渴望爱人和被爱,也有性欲需要被满足。倘若我们强迫他们忽视自己的性向,就会造成性向的失衡。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