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墨西哥:如何看待毒品除罪法

今年四月,墨西哥国会两院通过有关药品贩售的零售法[西班牙文]名为「Ley de Narcomenudeo」[西文],让购买少量毒品除罪,当地报纸《El Universal》指出,该法内含一个明确表格,列出个人可携带的最高毒品量,如5公克大麻、500毫克古柯硷等。

法案通过之时,墨西哥正值H1N1新流感全国警戒,故相关报导显然不及疫情,在下议院会期中,超过60件法案几乎未经辩论便直接通过,数家当地媒体[西文]称之为「马拉松式投票」及「匆促投票」。

Photo by splifr. Taken following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from http://www.flickr.com/photos/splifr/3603388416/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splifr,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社会对此反应不一,但相关讨论总提到两件事:国内因毒品走私造成的暴力与杀戮,以及国会仓促通过此案,这则消息主要是透过社会网络「口耳相 传」,再加上独立媒体转载而传来,报纸相关报导反而不足,故也招致部分批评,人们也时常讨论「合法化」与「除罪化」的差异,认为后者使用上限制较多。

Twitter用户Dx[西文]提到此案如何「悄悄通过」:

国会通过毒品零售法时,我们根本没注意,当时大家都在谈流感。

Judith在Seduciendo con Palabras博客中,思考墨西哥政策的其他变化:

议员还通过几项改革案,其中一项由Fernando Castro Trenti提出,有关国家安全下的枪枝走私问题,另一件则关于电脑软体、电玩游戏、影片或书籍盗版。

我们被耍了。

La Espantosísíma X明白[西文],该法案通过象征毒品走私商已渗入政府,并将此事与H1N1流感相较:

或许我是无事可做,一切都是出于我的胡思乱想(幸好愚笨药还能自由使用),但我相信墨西哥在四月时,未警戒到新型流感将对许多人致命,也没注意到毒品势力显然涉入媒体与政坛。

MarioMty在Vivir México博客留言[西文],认为「合法毒品」(菸草与酒精)已发挥损害健康的最大能力:

我很意外新闻节目十分不重视此事,但显然这是以「合法途径」进入药品业,利用年轻人的弱点,但新闻节目却不打算谴责社会上容易取得其他毒品,就像菸草与酒精一样,我们很快就会看到人们产生严重健康问题,家庭也因此而毁。

该法于八月份在墨西哥正式生效,对日常生活的改变几乎难以察觉,MCF在Cabezas Underground[西文]博客张贴消息后,以幽默看待此事:

我必须说,若国内有人在乎这项烂法,相关内容实在令人困惑,携带毒品合法,但不准贩售,那我该从何取得毒品?我实在感觉不太对。

Hazme el chingado favor!博客社群则毫不在乎这项法律,JF在近期文章[西文]中,呼吁政府让毒品合法化,结果吸引超过100则留言,但其中从未提到这部新法;Twitter用户AramBarra[西文]则提到,新闻指毒品贩卖从2006年至2008年持续增加,并质疑政府的决定:

毒品零售在联邦特区成长700%<—我们已决定改变策略了吗?

药品零售法原本是四年前由前总统福克斯(Vicente Fox)提出,规范七项个人有机与合成药物使用,Agency Narco New指出,法案内的最高剂量规定毫无逻辑,有些药品可携带好几剂,而有些药品只要一剂便已超量。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