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匈牙利:「诈」弹不断,学生受够

匈牙利各大学第二学期于三周前开始,在前一段时间众多考试后,要再去上学感觉并不轻松,然而现在某些学生更加感到困扰,布达佩斯Corvinus大学学生在这个学期内,至少已历经三次炸弹警告,在第三次事件过后,他们在本周发起行动,抗议不知名人士不断多次打电话至学校,指称炸弹已放置在校园某处,导致校园生活瘫痪。

该校学生完全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也感到很不愉快,Tymi于2月24日在Szappanopera博客写下名为「炸弹警报?…又是老样子」的文章

谁会觉得炸弹警报很寻常?当然只有警员(BRFK,布达佩斯警察总署)及防爆小组,Corvinus大学光是本学期便已接到三次炸弹惊报,而且都不是演习。

第一起事件发生在开学第一周的星期三,早上八点到校的同学无法进入主大楼,半个小时后限制新大楼内学生行动,在主大楼得知消息的学生并不意外,也假 设警方 会检察其他大楼。那时候我们还觉得「有趣」,可以有更多自由时间,不觉得自己有所损失,因为教授第一周上课通常只是简介课程大纲,学生也会根据课程需要分 组,之后就下课,学生并没有因此损失太多,只是要早起赶赴早上八点的讲座课有点烦。炸弹威胁的时间点有些怪异,开学第一周没有考试、没有测验、没有客座讲 者、没有高层部长来访,好吧…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平顺度过,到了学期第三周的星期一,佩斯校区的学生再度疏散,多数学生星期一没有课,故这个时间点也很蠢!究竟是谁这么失败,没办 法去打 扰某些重要场合,只好来骚扰在学校工作者的平淡生活?不过炸弹警报遍及校区内全部三栋大楼,只能说打电话的人有进步,多数人只能苦笑地摇头。

到了同一周的今天,又出现另一起炸弹警报,我在早上七点半走下电车,就看到两名警员站在大门口,便觉得一定有事发生;另一个和我一起下车的女孩则大 叫一声 「该死」,我又这么早起床是为了什么?[…]开学第一周没有课还不错,但学生现在一点都不觉得有趣,因为课程每隔一周便因此取消,我们之后可能还得另 外找时间补课。[…]

不过这些事件也让学生更常使用社交网站与微博客,才能及时获知讯息,Corvinyusz在Corvinull博客文章里抱怨学校联系功能太差,她也建立一份民意调查,询问学生倾向使用何种媒介获得校方即时报告。

[…]校方缺了什么?沟通联系!我这三次是从哪些管道即时得知资讯?都来自Twitter和电子邮件,之后我用网络搜寻, 才 找到网络消失,之后我打电话给朋友,他们都还浑然不知。这些事每次都在早上九点至十点发生,但今天我甚至在网络上找不到资料,改用打电话以确认情况,到了 第七通才获得答案…[…]

Gesa与Laura是该校的交换学生,也在博客上转载自己在Facebook上的状态叙述,以表达对炸弹警报的不满:

今天出现三周来第三次炸弹警报,不明白这座城市和这间学校究竟怎么了,但我们觉得有些困扰,若某某学生想打电话恶作剧,至少也该一连五天不断,让我们至少可以放假一星期![…]

Lauras的状态:第三次炸弹威胁!我到这里三个星期,平均每周一次,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该校学生在Twitter网站提到炸弹警报时,都会使用Corvinusbombariadó两个标签,也成立相关Facebook群组,其中一个反对人们打扰课业,另一个群组则呈现个人反应不一,有些人很愉快、能睡更饱,也有些人非常愤怒;还有一个群组鼓励学生加强网络联系。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