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智利:马普切原住民社群受「震」扰

二月二十七日,智利发生大地震之后,媒体跟政府面对强烈的批判,指责他们报导不够,对邻近震央的小型社区支援太少,其中一个小型社区是马普切原住民的社区,他们的领域位于智利中部跟南部。

Mapuche celebrating the Mapuche new year, We Tripantü. Photo uploaded by flickr user _p_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马普切人庆祝新年We Tripantü。相片由Flickr用户_p_上传,依照创用CC条款使用。

博客Kilapan[西语]发表了由Miguel Cheuqueman对灾后情形的叙述:

严重打击智利的地震对于马普切族人影响更深,他们的领域位于智利南部四个区域中的三个,数百人死亡、失踪、缺乏援助、道路与通讯中断等等,都是lefkenches(一个马普切部落)同胞们如今正在经历的苦。

Pedro Vasquez制作了以下影片,显示Bío Bío区Arauco省的Tirúa受创情形:

Nativos del Sur[西语](南部原住民)博客 上,Reynaldo Mariqueo写道马普切部落根本没有获得媒体报导,他主张马普切人应该要求国际援助:

如果我们观察智利电视台跟各种媒体,我们会发现似乎媒体都把注意力集中在Concepción都会区以及北部,却忘记了同 样受创 甚深的南部。同样的,偏远的马普切部落面对的乱象完全被忽略。因此,我认为各组织跟马普切部落应该要求紧急国际人道援助,并让协助天灾人祸受害民众的非政 府组织进驻。

推特使用者迅速指出媒体对马普切人的报导欠缺。二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地震隔天,推特用户Danny Micin Carvallo(@dmicin)就写道: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见媒体针对马普切部落以及地震的任何一则报导。

三月八日,也就是震后一周,Nicolás Herrera(@nicolas91)在推特上询问记者Soledad Onetto:

@SoledadOnetto 为何新闻媒体都不去报导马普切人在灾后的情况呢?

其他的推特用户也表现他们对马普切人的关注,不断跟推那些关注马普切的博客文章跟网站,并询问其他推特用户马普切人目前的情况。在三月五日,Conchu Arellano [西语](@conchu)询问是否有人知道马普切人在灾后的情况如何。此外,Samuel Bascur Molina也用他的推特帐号(@sambascur [es])传播讯息,表示需要180张床、床垫和毯子给需要的马普切部落。

媒体不是唯一被批评对马普切灾后不闻不问的单位,政府也被许多博客跟推特用户挞伐。一群来自博客Comunidad Autónoma Temucuicui[西语]-关注位于Araucanía区Ercilla里马普切部落的马普切传播者,谴责政府缺乏实际行动就是种族主义跟歧视的证据:

智利政府公开且清楚地表现出他们的歧视与种族主义,因为他们完全不关心地震对Ercilla的马普切社群带来哪些严重问题[…]

显然,对智利的政府官员来说,强烈的地震只对国内大城市带来破坏 […]

清晨发生的强烈地震使得房屋结构破坏,水井崩陷,污染了流经部落的河川,地面的移动使得人类无法继续取用。

由于灾难、加上媒体跟政府缺席,马普切已经呼求国际援助,马普切快报MapuExpress[西语]发布了由许多组织组成的团体「La Sociedad Civil(公民社会)」的声明,指出他们将会采取哪些行动以确保马普切人获得急需的援助。声明开宗明义,先介绍自己,并评估现状:

在我们国家经历地震的时刻,我们呼吁各个非政府团体、社会组织、学生联会、社区媒体、以及国际组织共同动员并持续与受创的部落合作,针对他们最紧急的需求,在当地提供协助跟重建。

因为不平等以及贫穷,在这次灾难中受创的部落受到的苦难更多,基础服务私有化、社会保障不存、个人化与商业化趋势持续演进,中央化政策跟管理,不负责任的企业毫无诚信,政府也提供不出财政审查报告,社区力量低落,另类媒体在当今的发展模式中失极为脆弱。

这篇声明的结尾以积极的态度表示新的政策将能帮助马普切人,但也提出警告,表示这次地震将会使得智利原本就严重的不平等问题更严重:

在新的公共政策之上,这次天灾可能让参与与包容的重建方式展开,保障安全标准跟权益,足以承受像这次一样巨大的灾害。然而,这也可能加深智利内部的贫富差距,此一议题在这个时刻猛烈地显现了出来。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