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委内瑞拉:享受简单生活的诗人

**引文也参考西班牙原文|部份连结佚失**

这星期适逢委内瑞拉诗人阿基莱斯·纳佐亚(Aquiles Nazoa)生日,但今年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却默默无声,不像过去有种种庆祝活动。往年只要一到这段期间,总有许多带有幽默感与诗人轶闻的演出,来纪念这位书写简单生活的诗人。

纳佐亚向来简朴度日。他的诗句描述日常生活之美,也表现出委内瑞拉人的幽默灵魂。他是六零年代委内瑞拉最激进的人权倡议者,正反映了他诗文 里对人民的热爱。他的作品涵盖了民俗传统图像、孩童游戏、色彩与梦想,但他没忘了当时的政治难题与言论自由,也没忘了批判布尔乔亚阶级,而这些作品都带有 委内瑞拉人尖锐微妙的幽默感。就像Dulceambar [西] 所言,他的作品带给大家欢乐。很多人牢记着他,Poética del Empedrao [西] 说他最大的成就便是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四月二十五日这天是纳佐亚逝世的二十五周年,Kalafia [西] 写道:

纳佐亚是真正的导师,把灵魂交付给学生。我们在艺术系(委内瑞拉中央大学)遇见他,他教导我们娃娃与天使的秘密生活、告诉我们河 面蜻蜓飞舞的奥秘。今天我们向这位被昵称为「卡度彻夜鹰」(ruiseñor de Catuche)的诗人致敬,因为他深知如何捕捉、表现委内瑞拉人最纯粹的情感,人们称此为「民族良心」。我们向他致敬,因为他是一位如此幽默且多才多艺 的委内瑞拉诗人。

博客Ilustres [西] 提供一些诗人的生平细节。在这里可以知道诗人晚期的活动:

在整个七零年代,纳佐亚除了准备出书──例如《破娃娃的秘密生活》(Vida privada de las muñecas de trapo)、 《劳尔·桑塔纳的口袋里有个小镇》(Raúl Santana con un pueblo en el bolsillo)与他死后才出版的《辉煌与巧妙》(Genial e Ingenioso)──发表演讲与会议,还制作电视节目《简单事物》(Las cosas más sencillas),并协助训练一个可以实践「诵读戏剧 」(Teatro para leer)的剧团。(1976年)纳佐亚死于车祸(…)。为了纪念他,佩德罗·里昂·萨帕塔(Pedro León Zapata)提议在委内瑞拉中央大学设立「阿基莱斯 ·纳佐亚」幽默讲座,并于1980年三月十一日开始实行。

纳佐亚的作品中有相当比例是用韵文写作的剧本,其中不乏幽默片段,例如《侯拿尼》(Hernani)与《灰姑娘》(Cinderella)等经典改编,另外的作品或嘲笑拜金生活或「上流阶级」仕女跟她们的「新钱」,用以批判新兴的布尔乔亚阶级。在YouTube [西]上有《灰姑娘》的片段。

阿基莱斯·纳佐亚的委内瑞拉身体里住着真正美妙的灵魂。许多文学奖与小学都以他命名。他喜爱孩童、人民、猪与狗,致力于全民教育与公义抗争。少了他的作品这篇文章就不够完整,让我们引用一小段他的作品并试着翻译:

不规则动词:
有几个动词,慢得像只龟
我作动词变化
你作动词变化
他作动词变化
既然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被禁止
我不写
你不写
他不写
好吧如果要写些脑子里的东西
我去坐牢
你去坐牢
他去坐牢

这里有他的传记,在这里可以看到更多他的诗作 [西]。

最后,有几位博客发现自己的童年记忆与纳佐亚诗句里的情景重叠。Plomo al Arpa [西] 写道:

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在圣璜安·拉沙学校度过,就在卡布契诺斯广场对面、萨摩拉学校旁边(…)就这样,我跑遍圣璜安区,在人群中成 长也熟悉这里的建筑,我在广场上嬉耍,在顶端附有木梁的美丽石柱、鸽子与醉汉间游戏,或是照着那本有名的《幽默与爱》(“Humor y amor”)排演学校戏剧。我感觉自己跟这本书很是亲近,因为我所听、所见、所闻、所感受的这一切,就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在荒地的游戏里或在往来老城区跑 腿的路途里。后来我才知道,诗人也曾在这里的街道奔跑、在我的学校附近念书,他创造了一个充满单纯事物的世界,其中绝大部分也在我的童年之中(…)。 歌颂简单事物的诗人,是他让我重新爱上这个城市、重新爱上亲爱的圣璜安区。阿基莱斯生日快乐!!!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