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杀警帮派引发议论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6月16日]

「这就是Primorye!」,Primorye游击队海报由LiveJournal用户eurotat制作

袭警事件始于「Primorye游击队上书」这封信,其中要求政府将现任警察局长及检察长撤职、终结执法人员暴力、对抗政府机构贪腐,Radio Liberty报导,否则信件作者将对警察发动「游击战」,信件除了公布于网络上,亦寄至Primorye多间警察局、检察署、法院与地方报社。

6月11日,在警方派出武装车辆及数千名警力行动后,这个团体遭到逮捕,共有四名「游击队员」落网,官方消息指另外两人自杀身亡,调查干员指出,帮派首领是有前科的32岁男子,成员年龄介于18岁至22岁。

意外的是,俄国大众普遍较同情帮派成员,据Ekho Moskvy电台的电话民调,71%的受访者认为游击队员「行为犹如劫富济贫的罗宾汉」,76%表示,若帮派开口求援,他们会伸出援手,网络上亦有不少人发声支持游击队,这种现象主因在于政府贪腐严重,以及大众对执法单位很没有信心所致。

但警方却认为,社会问题才是民众支持游击队的主因,Primorye地区警官Mikhail Konstantinov接受《Komsomolskaya Pravda》访问时表示,大众支持罪犯,显示俄国人民面对着严重问题,Zarazalenka对此认为:

无论死者是谁,谋杀都是很糟的事,因为谋杀亦即他人的儿子、父亲与丈夫遇害,但民众支持罪犯,并不等于社会病了,警方是国内最大、最危险的犯罪组织,当然也有正直警员善尽职责,但不是人人都有决心对抗贿赂、贪污及混乱的制度。

为进一步瞭解地方居民支持「帮派份子」之因,俄国知名博客fritzmorgen分析近期民众因警察或政府受苦的案例,Primorye民众之所以对政府不满,其中一项原因在于禁止日本汽车进口,断了当地许多家庭的生计。

在一次行动中,警方痛殴其中一位游击队成员的同学,这些事件都影响网络舆论,fritzmorgen写道

我的问题是,镇暴警察殴打民众,究竟有何目的?或许希望愈来愈多人加入游击队?…各位不需要什么洞察能力就能预测,若是游击队与警方发生冲突,俄国人民肯定会倒向游击队这一边…

许多报导指称,部分人士加入游击队,是因为过去曾受警方违法行为所害,Partizany.org网站大篇幅报导此事,并刊登部分游击队员的简介,以下为其中两人:

Savchenko Roman Vladimirovich,18岁,哥哥在不明情况下遭警员杀害,无人因此受罚,且在命案之前,他曾遭指控抢劫农庄,他的朋友指称,警方殴打他以获得自白,警方已自行创造出行刑方式。

Vladimir Ilyutikov,…与母亲同住,生活富裕,但曾发生悲剧,家族朋友表示,他的父亲在不明情况下遭警方杀害,没有人因此受罚…

博客也在讨论本案另一个面向,亦即其中一位游击队员与「国家布尔什维克党」的关联,eduardmedved提到,在警方行动中遇害的Andrey Sukhorada与该党有关:

他和妹妹于2003年来到莫斯科要掀起革命,当时革命是国家布尔什维克党的目标,他和妹妹当时年龄只有16岁及12岁,在一座碉 堡里,党员向他说明,革命内容包括手册、通讯及与自由派一同游行,他不相信,他后来找到光头党员,也不相信他们…六年后,他加入了「游击队」。

2004年Andrey Sukhorada参与国家布尔什维克党抗争行动,照片来自eduardmedved

俄国网络社群不太相信官方对于逮捕行动的资讯,golishev从Primorye地方讨论区收集一系列文章,对于官方媒体声称两名游击队员在警方攻坚持自杀,以下是地方论坛用户的反应:

这更像是件凶杀案,攻坚行动开始时,Alexander Kovtun打电话给Andrey Sukhorada的女友,表示Andrey已死亡,他应该是高举双手走出来,却遭到击毙,女友哭着说,虽然每位游击队员都带着手机,要联系他们很容易,警方却未曾要求投降。

警方为何不带家长去谈判,以避免骚动及开火?一切看似不太专家,警方先前愿意花两天与恐怖份子谈判,此事却不然…

在众多相互矛盾的资讯中,有些博客试图从中爬梳事实,想找出案发确实经过,eurotat将游击队相关事件依时序列表,再标示于地图上,发现官方讯息捍格之处众多,他指出

游击队员似乎过去都曾直接受警方暴力荼毒,但攻击其他地区警员的动机为何?假若有位可恶警察对你犯下恶行,但你无法获得公道,你决心不再隐忍,而要展开报复,那么为何要前往距离175公里远的地方,杀害自己遇上的第一位警察?这不是报复或游击战…这是胡诌。

但政府要我们相信这些人是笨蛋,只是基于仇恨而对付所有警察,声称他们是民族主义者与极端主义者,所以痛恨警察。

Primorye游击队犯案地点图,由eurotat制作

eurotat怀疑这些嫌犯是否真犯下这些罪行,而他的结论是:

整件事着实令人困惑,或许有人试图将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动机、不同犯人的不同案件混为一谈…我猜想,这些人可能得知自己将被控犯下所有罪行,才会决定逃跑…

游击队员已遭逮捕,但事件会就此告终?抑或是另一个武装民众对抗执法人员的起点?Primorye游击队是否后继有人?在过去几天,俄国媒体报导,国内其他地区也出现新的袭警事件,许多人相信Primorye游击队故事尚未落幕…

Primorye游击队的案例反映出好几件事,首先,俄国网络多数民众认为,袭警行为其实是民众试图争取公道,第二,由于缺乏事件细节,某些博客又显得过度兴奋,再加上有关此事的大批留言,亦突显出俄罗斯博客多么容易就会受到操弄。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