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女博客圈看待首位女总统:是的,她可以!

欠缺的影像:女战士狄尔玛与总统肩带。源自博客Abundacanalha

当2011年1月担任巴西总统后,狄尔玛.罗瑟芙(Dilma Rousseff)将揭开巴西政治史上的新页:在35位历任男性总统当中,她将是第一位女性;她也将是第一位巴西女性、全世界的第18位,加入女性领导人精英俱乐部的成员,这是由现今担任国家总统或总理的女性组成的团体。

对AdrianaTanese Nogueira而言,这历史性的一刻无疑标志着时代的改变,而这改变本身我们还未完全瞭解。根据这位女博客,只有时间才能向我们穷尽展示这次选举选出巴西首位女总统的意义:

特别要强调这次选举深刻的象征意义:是由一位女性当选出任国家的最高职务,而且是一位曾经以武装抵抗军事独裁的女性;这就伟大了。

全国有自觉的女性都在看狄尔玛,希望她为巴西妇女带来公正,以及成为坚强、勇敢和有智慧的女性的榜样。

政治左派和所有反对独裁、重视民主、不满乡愿及贪污的人,都对这场选举感到骄傲。

Cynthia Semirames藉机从女权主义的角度,来描述巴西的政治史,她指出在20年代,当她的祖母出生的时候,妇女是不能投票的,直到1932年才获得协助决定国家方向的权利。对于Cynthia,狄尔玛的胜选为许多巴西妇女带来一股巨大的希望:

有趣的是,巴西第一位女总统并不非来自政界(一个以男性为主、性别歧视最严重的领域),她是以专业能力突出而成为候选人。这是一个范例,也是许多专业表现杰出女性的希望,这些女性受限于玻璃天花板,工作表现得不到认可,也无法晋升到更高的职位。

我们非常高兴地了解到,玻璃天花板打破了,狄尔玛.罗瑟芙选上了:她专业能力非常强,将会是一位左翼总统。

时代在变,新的问题出现,例如:应该称呼狄尔玛为presidente [葡萄牙文的总统,传统字汇,阳性名词] 或presidenta [指女总统,比较新的字汇,阴性名词]?Dad Squarisi解释说,这两个字葡萄牙文字典都有收录,但最终的问题还是与女性的话语权力有关。她指出,这个专门术语直到最近也没有引起关注:

这是个新问题。几年前,没有人想过有这可能性:一位女性会真的披上总统的黄绿色肩带,当时谈论它一如乌托邦理想的假设。直到有一天…喔!真的发生了。女性选民的数目超过男性选民的,候选人开始认真拉拢妇女的选票。

回顾历史,事实上在巴西建立共和国之前,曾经历过三位女性领导者: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一世(D. Maria I),自1777年起远距离掌管巴西;玛丽亚.李奥波丁娜(Maria Leopoldina),国王佩德罗一世(D. Pedro I)之妻,在1822年成为巴西第一位女皇;伊莎贝尔公主(Princesa Isabel),当其父亲不在国内时摄政。Maíra Kubík Mano认为上述三人均来自葡萄牙王室,更凸显狄尔玛作为巴西首位民选女总统的重要性,特别是巴西政治领导阶层甚少女性,且在妇女政策方面仍有一条长路要走的情况下:

不论你的意识形态为何,就象征意义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尤其是当我们考量到妇女在全国政治上的代表性明显不足:最 近一届国会的妇女席次比例,众议院为8.97%,参议院为12.34%,这比例在2010年还下降。事实上,如果我们是以此作为推算基础,我敢说还要几百 年才会有今天我们看到的结果发生。

狄尔玛将成为南美第三位女总统,就某些方面来说,如果她能追循她的同侪前辈的脚步,那将是一件好事。巴舍莱(Michelle Bachelet),智利前总统暨现任联合国主管妇女事务助理秘书长,在担任总统期间,内阁半数阁员为女性;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也采取相同的政策。在阿根廷,季辛尼(Cristina Kirchner)不仅批准同性婚姻,同时也推动堕胎合法化。

尽管大家都为选出第一位女总统而兴奋,Edi Machado 认为民众的心态并未有真正的改变,她坚称鲁拉才是真正的参选人,狄尔玛只是这次选举的名义代理人而已:

贬低狄尔玛?不,一点都没有,我只是认为,真正的赢家是鲁拉。有一点无法否认,鲁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实践了他无数次参选 直至2002年当选、2006年连任时的主张,我敢说如果他能参选,现在2010年还会再当选。狄尔玛之所以胜选是因为鲁拉支持她,这是毋庸置疑 的…。我们现在只能盼望及祈祷,当我们国家的第一位女总统在做任何决策时,上帝能陪伴着她。而如果我的要求不算过份,为了这个领土广袤国家全民的福 祉,希望上帝能协助她成为一位好总统。

A Hora da Estrela

北大河州(Rio Grande do Norte) Natal市街头的庆祝。照片由Isaac Ribeiro以创用CC姓名标示-相同方式分享。

另一方面,Alane Virgínia同意鲁拉总统指定的候选人在选举中胜选,意味着民众同意鲁拉政府施政的看法,但不同意选民投票支持狄尔玛仅仅因为她是鲁拉的保护人的说法。Alane认为,选举结果清楚展示全国民众想留住左派政府的意愿:

据我所知,投票给狄尔玛,是表达希望国家领导人继续保持鲁拉路线的意愿。我们的选择是有风险,因为我们选择相信狄尔玛基本上会继续奉行鲁拉政府的模式。

不,我不认为民众投给一个陌生人,我认为是投给了一种还很脆弱的意识形态;这是一项信任投票。

对于狄尔玛的当选,尽管有各种正面和热情的反应,巴西却垄罩在仇外言论的声浪之中,当选举还没结束、还在算票时,这种言论已在网际網絡上散播开来。许多不满的选民“迁怒”于穷人、东北部人和教育程度低的人,指责他们造成选举“不利”的结果。Lola Aronovich声称,这种反应的源于反对党候选人在竞选时,缺乏对国家的爱:

一个极右的博客以令人难以置信的种族主义语言,来解释塞拉败选的原因:演化将世界划分为二,文明的(欧洲人及美国白人)和野蛮的 (非洲人、印地安原住民和他们的后代,他叫他们土著[botocudos,贬义词]),我们巴西人属于落后的一群,根据法西斯主义精确的说,是大脑比较 小。我们应该要比照美国的选举制度,因为这制度可以让多数人选出他们的总统,而只有好人才会当选。另一博客呼吁对新政府零容忍,要求蓝波(蓝波是什么,我 们可能要问)变成具有毁灭性的海啸,他们甚至在总统上任之前,就已经在叫嚣喊战:“狄尔玛滚出去!”

要处理这部分民众的不信任和偏见,并与立场向来相左的凶猛媒体相处,将是狄尔玛政府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她会运用女性的敏锐来克服挑战吗?反对派选民Conceição Duarte祈求,在这种情形下,总统不能因此分心,也不要忘记,巴西是“伟大,美丽、又得天独厚的,”她所有的居民也都“充满梦想”:

我们巴西人,我们要健康,和平,安全,住所,就业;或许更好的公共交通;卫生条件,降低税赋,人人都有机会,妇女的平等—她们与男性肩并肩工作,收入却比较低;学校,良好的教育品质,以及更多更多我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

作为一个妇女、一位母亲、一位祖母,我希望她尊重她得到的数百万选票。我祝她好运!敬祝她!她也不要忘记我们!

选举结束之后一个星期,巴西女博客圈继续齐声表示:是的,她可以。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