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勒斯坦:流亡之痛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0年7月17日]

巴勒斯坦难民是全球最大流离失所人口的其中一群,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ited Nations Relief and Works Agency,UNRWA)提供援助给在巴勒斯坦占领区、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等地四百七十万位登记在案的难民,还有数百万在全球各地无家可归或移居它地的巴勒斯坦人民。但他们依然对自己、父母、或祖父母的故乡有强烈的依恋。两位在加萨的博客写下了他们的流亡之痛。

七月中,利比亚赞助的船希望号(Al-Amal)试图航向加萨走廊(但被迫改航至埃及),在加萨的博客Kalam想起一位他希望有搭上这艘船的人:

她戴着头巾,手上握着念珠,然后请求上帝--她可能只是在模仿她的父母,当遇到困难时,她的父母或许会出现这样的举动--她恳求上帝让她的心愿成真,正确一点来说,是她祖母的心愿,她希望能够见到她的孙女,然后亲吻拥抱她。
Hala在她的国土上生活不到一年,但她有每位巴勒斯坦流亡者都拥有的情感。她的父亲是一位难民,这一生都没看过他的国家的任何一寸土地,而她母亲的心则 被家乡与异国、家人与婚姻、母亲与家庭、手足与小孩撕裂成两半。她心里某个很重要的部分留在那里,但她的家庭与剩下的心,还有她的记忆都在这里。

Hala, on http://blog.amin.org/kalam/

Hala

Kalam继续写道:

Hala是我的侄女,她住在利比亚,她无法来加萨。这些天来,这件事已经变成我们关心的重点。赞美上帝,请上帝让她来加萨。她不 能来是因为利比亚的居住权很困难,这意味着无法确定她是否能回到利比亚。在那里,她的父亲是一个流亡者--他没有身分证号码--她其他的家人也在那里。 Hala正在找一个人可以跟她说:“欢迎来到妳的国家。”并希望有人可以带她投入祖母温柔亲切的怀抱,她的祖母热爱所有有Hala在内的照片或影片。
Hala满怀希望地等待,这个希望比利比亚船顺利航向加萨这个愿望还要大,我非常希望她有搭上船,这样我就可以拥抱她。当船到达时,我会让抵达的人看Hala的照片,并问他们为什么不带Hala一起来。

同样在加萨的Kawther Abu Hani聆听她母亲回忆往事

她总是回忆着:“我很想知道我们在拿撒勒的 那个小房子怎么样了,多年前我们离开那里……山丘现在又变成什么样子呢?或许百里香的气味改变了……我的朋友变多老了,对于他们的小孩来说我已经只是一个 故事了……天啊,我甚至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我人生的每个阶段都希望有他们参与,重要的是,那时的我们陷入爱里直到变得抑郁,我在等待有一天我们可以学习 爱而遗忘游戏。哦,亲爱的,但为爱担心跟为[以色列]占领担心是不一样的。现在,我记得……”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