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突尼斯:革命以后

突尼斯总统阿里(Zine al-Abidine Ben Ali)三个多星期之前逃往沙乌地阿拉伯,人们当初上街要求增加工作机会与调高薪资,至今仍持续与警方爆发冲突,临时政府则不断试图恢复社会秩序;社会虽确实出现改变(如网路活动更自由),但并非每个都对现况感到满意。本文收集突尼斯部落客对现状的看法,有些人对社会失序感到不满,但人们大多希望最终一切问题能够解决。

Tunisia Forever

“突尼斯永在II”照片来自Wassim Ben Rhouma,摄于2011年1月14日,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现居法国巴黎的突尼斯部落客Selim表示

资讯、事件与政府决策大量接踵而来,人们很难暂时退一步、客观分析局势,临时政府部分官员屡屡犯错,在某些问题上又沟通不足,让人觉得他们只是想改善状况,而未掌握全局,让民众难以预期未来发展,造成社会普遍焦虑。

在多数人眼中,记者及媒体并非可靠消息来源,除了报导品质依然不如期望,媒体过去也与前政权关系密切,立场不够独立及客观。

改变对突尼斯格外困难,国家此刻面对众多挑战,虽然有可能克服,但并不容易,尽管期间有杂音、局势也不稳定,假若短期目标是要举办公平、公正的选举,问题至少还能一一列出。

现居美国旧金山的Sami Ben Romdhane提到

革命第一阶段结束,总统已经下台,也已发出通缉令, 但政治真空状态仍存在,人们对民主生活的规则相当陌生,人人都在寻找他们想要的结果,中产阶级期望在可信任的政府领导下,恢复正常生活;过去绝望的民众无 法再相信任何人,过去掌权者试图留下少许权力,过去身处边缘的人们希望成为国家救星;过去反对阵营成员受到迫害,如今失去可反抗的独裁者,感到不知所措; 过去恶劣的人企图变得善良;有些人过去温顺如小绵羊,如今想变成绝不妥协的狮子;过去幕后操纵者至今仍未现身,过去用假名者如今以真名发声,过去用真名者 如今却隐身在假名后。没有人看来值得信任,似乎没有人拥有多数选票,许多人想回到正常生活,许多人想继续革命,但我自己并不担心,我觉得若以国家近代历史 对照,这些情况尚称合理,我们只是需要自我教育,学习尊重、学习自由,因为我们从没有这种经验,我确信社会能够弥补缺陷,让丰富多元的自由思维找到光亮。 我希望这种情景不会系于特定人士身上,希望民众忘记对人民代表必恭必敬的习惯,现在我们已学到经验了。

'Free Tunisia'

“自由突尼斯”照片来自Flickr用户Wassim Ben Rhouma,摄于2011年1月21日,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amara9在“别碰我的突尼斯”一文中写道:

我国确实有权开启新页,但不该有血腥、不该有毁坏、不该有受害者、不该有歧见,拜托,这二十多年来的成果是由人民为人民努力而来,不要自我毁灭!

当然要表达自己!当然要争取权力,但不要破坏公共财产,不要摧毁上一代留下来的宝贵成果!

请别犯下以后得付出代价的错误,我国的确需要自由空气与新的尊严,要依据旧有错误订正与改正,但没有人该让突尼西亚变成自残的野兽。

Verlan提到新任观光部长Slim Chaker,他最近在Facebook回应外界无的放矢,这位部落客表示

在现有失序状态下,人们很容易遭到污辱、诽谤与贬低,这种低劣行为也很容易透过社群网站与他人“共享”,情况令许多人忧心,有些人跟随不理智的行为,热情不能造成他人受伤、惊吓与难过的藉口,有些人若希望突尼西亚成为他国榜样,不该成为众矢之的。

观光部长与经济改革部长具备经验及才能,应是突尼斯的资产。

有些人陷入集体歇斯底里状态,不断高喊着“我!我!我”,我认为这种行为根本毫无理由或藉口,纵然对言论自由再渴望、再想要,都没有必要转化为污辱他人的自由,这些官员所要重建的不是一间企业或一个社会,而是整个受过去和现在人们洗劫重创的国家。

她接着写道:

有些人若不懂得如何等待、期盼、旁观或努力,至少该展现一丝尊重。旧制度从未给我们一丝尊重,请证明自己值得他人尊重。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