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尔及利亚:跟进他国抗争?

尽管突尼斯总统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在群众抗争声中逃往国外,埃及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因社会抗暴被迫请辞,阿尔及利亚民众的街头运动至今尚未成功。

“全国改革与民主运动”曾于2月12日及2月19日,两度试图在首都举办集会游行,但都无法成功,主因在于国安单位以各种途径阻挡民众抗争,也是因为号召人民上街的组织力量太弱。

Police out in force to prevent demonstrations from escalating in Algiers, Algeria on 12 February, 2011. Image by ENVOYES_SPECIAUX_ALGERIENS, copyright Demotix (12/02/2011).

警察于2月12日坐镇首都,阻止抗争气氛升高,照片来自ENVOYES_SPECIAUX_ALGERIENS,版权属Demotix所有

Dihya Roufi认为,各国差异相当明显(原文暂时无法阅读):

阿尔及利亚每个人都知道有必要改变,但各国社会因素有异,故方法也会不同,必须针对阿尔及利亚的情形调整,突尼斯社会抗争突然爆发,因为社会自由完全受到压抑,任何笑话、言论、歌曲若涉及反政府,就会面临牢狱之灾与折磨…

2月12日,近2000人参加首都五月一日广场的示威活动,国安单位阻挡民众在干道上游行。

R.Z指出

若说今天首都有集会举行,想必是指警察集会,共有四万警力派驻各地,压制人民为改革游行,现场只有约2000名抗议群众,民众与全副武装的警察发生冲突,内政部表示,员警逮捕16人讯问后释回。

阿尔及利亚民众未踊跃参与抗争,不只是因为国安单位严阵以待,有些号召游行的人士为国会议员,也让抗议的公信力受损,Algerienmeskine提到

抱歉各位,你们只是为政府情报安全部游行,不是为了阿尔及利亚,我们阿尔及利亚人民对总统没什么太大意见,因为他只是个傀儡,昨 天情况令人费解,政治人物Said Sadi昨天不断上台,别人没有机会发言,他是受情报安全部扶植的人士,当初率先高声赞扬屠杀人民的行为,一路踏着人民的鲜血前进。

Khaled Satour撰文题为“阿尔及利亚:“阿拉伯革命的幻影””:

我们不能受“阿拉伯革命”的号角所迷惑,忘却过去种种历史,以为各种联盟都没问题,有些参与民主抗争的人已是熟面孔,政府甚至没 找自己秘密培植的新一代人物来伪装领导抗争,目前这些抗议活动只是场表演,人们还在等待真能全国燎原的星星之火,在目前情况之下,我担心问题只会恶化、不 会改善。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