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斯洛伐克:“社会边缘”的罗姆人

罗姆人(吉普赛人)这支少数民族在中欧地区为数众多,但斯洛伐克境内的罗姆人数目并不清楚,因为他们在民调中,常表示自己为斯洛伐克裔或匈牙利裔。

他们在数百年前抵达此地,虽然这里早已是家乡,却未与多数族群充分融合。例如在斯洛伐克语中,“cigániť”(吉普赛)一词意为“说谎”,但这个民族的音乐颇受欢迎,过去他们也是杰出的铁匠和牧马人。

罗姆人长期自成聚落,有些过着游牧生活。各国以往曾实施多项同化方案,以现今社会来看,部分措施是难以接受的;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份子杀害的罗姆人总数介于22万至150万之间。

斯洛伐克的罗姆人非法聚落,照片来自Flickr用户matýsek/Matus Kacmar,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社会主义时期,政府禁止游牧生活,罗姆人被迫放弃马车及聚落,搬进新式公寓。斯洛伐克最大罗姆人社区位于Košice的Luník 9

共产主义垮台后,有些罗姆人因为教育水准较低,成为第一波失业潮受害者。因为付不出帐单,有些人选择搬离公寓,建立非法社区,毫无电力、污水道、清洁队等公共服务。

他们也变得相当仰赖社会福利制度。许多人的刻板印象中,认为罗姆人“为领取社会福利,都生很多孩子”,但的确有不少罗姆孩童被送至寄养家庭。

所谓“饥寒起盗心”,罗姆人社区附近居民在花园或田地里的收成常遭窃,甚至国家公园树木也遭违法砍伐;罗姆人青少年不时抢劫老人和小孩,却鲜少受到法律制裁;邻近罗姆人社区的房地产迅速贬值。为了保护家园,例如Ostrovany村,便在罗姆人聚落和其他地区之间筑起一道墙,可是没有效果,年轻的窃贼很容易翻墙而过。

媒体时常着重于少数族群的问题份子,却忽视一般的罗姆人。但社会上也有些人认为,媒体隐藏各种少数族群的负面消息,以维持“社会和谐”的表象。

所幸除了政府给予弱势者优惠待遇之外,非政府组织亦与罗姆人合作,定期前往访视,帮助他们建立金钱观,并宣导让子女受教育的重要性,Luník 9社区的天主教神父Jozef Červeň即为一例。

斯洛伐克东部Moldava nad Bodvou的罗姆人聚落,这个地区名为“小洞”,位于市郊,较新的区块里有些新建小屋,可供一个家庭居住,有些小屋整洁又环境良好,其他则脏乱又贫困; 旧区则有不少屋子残破不堪,用各种素材勉强搭建而成。照片由Terra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2009年8月22日)

有些罗姆人教育程度较好、较接近“主流”,但生活依然不好过。

博客Janette Maziniova接受SME.sk访问时,提到自身经验,她和家人在小学时期搬家,没有人愿意与她做朋友,就连老师也刻意安排坏学生坐在她旁边;成年后,她因为肤色而失去保险推销员工作,还曾有餐厅服务生不愿招呼她,直到她开始说法语才改变态度。

另一方面,成功的音乐家Silvia Šarköziová表示,自己只曾间接经历过种族歧视。例如她的女儿必须说服朋友,母亲确实是罗姆人,因为女儿的朋友都不相信有这样的罗姆人。

媒体报导,“欧洲反种族主义网络”(ENAR)正向“欧洲委员会”申诉,指控斯洛伐克未能排除所有种族歧视现象,该组织斯洛伐克分会在Košice的主持人Miroslav Lacko表示,“种族主义是斯洛伐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例如斯洛伐克政府为罗姆人兴建一个隔离的聚落,知识与经费都来自欧盟,他提到,“那是个用栅栏环绕的集中营”。

该组织的行动在斯洛伐克網絡圈引起热烈讨论。

Zuzana Panáková写道

每个要谈论歧视的社运人士都该到斯洛伐克东部村庄买间小屋子,罗姆人在此至少占六成人口,只能自行种植蔬果维生;这些社运人士到 此居住后,若还是觉得有必要,才有抱怨的权利。[…]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一年后,我会问他们以下几个问题:[…]最后这些农产品有多少上了社运人士 的餐桌?你有没有养狗或其他动物?你的口袋里有没有催泪瓦斯罐或刀子?[…]

以下是SME.sk相关报导之后的部分留言:

mar9

我的房屋周围也有篱笆,这就成为集中营吗?这位先生懂不懂集中营和住家搭建篱笆的分别?答案很简单,前者有瞭望塔及警卫。[…]

PanoramixPN

我完全同意,斯洛伐克境内确有种族主义,但我不同意作者对于种族主义受害者的界定。白人与融入社会的罗姆人才是受害者,政府未保护他们,让他们面对部分罗姆人未融入社会的犯罪行为。[…]

thomas9

“欧洲反种族主义网络”成员Miroslav Lacko显然不懂何谓集中营,否则他会表示,罗姆人在斯洛伐克的待遇,比在捷克或匈牙利好得多,不会遭到杀害或烧死。[…]

Zix.exe

我的父母血统各异,猛一看,人们会以为我来自哪个(野蛮)部落,但我从未在求职时遭受种族主义,在办公室也没有特殊待遇,报导完 全是一派胡言,我所认识的罗姆人生活与常人无异,[…]当然,有时在酒吧或舞厅,有些人会有偏见,但他们要怎么看或怎么说,谁在乎…[…]

谁来解释一下,斯洛伐克究竟对罗姆人有何亏欠?欧洲对他们又有何亏欠?他们的生活如同动物,究竟是谁的错?犹太人在二战期间死伤更惨重,也没有人给他们任何补偿,罗姆人在此地已居住数百年,而非昨天初来乍至,生活却仍是如此。

如前所述,我的家族有罗姆人血统,但我也不明白其他罗姆人怎能如此生活,一片脏乱、没有学校,这算是什么生活?

我的祖母自己有房屋、有花园,也饲养动物,祖父会在舞会上演奏音乐,存下来的钱和白人一样多;祖母育有四名子女,都在首都就学,在当时是一大笔开销。[…]

因为我的基因有一半来自罗姆人,不知这些支持少数族群的人士是否愿意帮我付房贷与车贷,又或者政府是否愿意帮我买地买屋。[…]我拚命工作,[…]薪水也只有500欧元,却没有人上门帮忙,他们只会去帮那些从来不工作的人。[…]

anfield road nema rad cenzuru

假若这篇报导也论及法国将外籍人士驱逐出境,我就不介意文章内提及斯洛伐克。

Timmy_A

我认为这种指控只会让仇恨更深,不会改善情况。

xeon

许多罗姆人抱怨白人不给他们工作机会,斯洛伐克就业情况本来就糟(愈往东愈糟),我自己也曾一度得向就业服务站登记,求职两个月 之后才找到工作(后来做了多年),每次去服务站的经验都一样,要在这里、这里、这里登记…很遗憾,没有就业机会,…请在两星期后再来登记一次。只 有其中一次经验不同,我在填写表格时,有位罗姆人女性带着丈夫冲进来拍打桌面大吼,“给我工作,我要工作!”,服务人员还是那句千篇一律的话,很遗憾,没 有工作机会,接着这位女性告诉丈夫,“拿摄影机拍下来,他们不愿给我工作,这是歧视!我们要去英国寻求庇护!”,我觉得自己好像参加了一场实境节目。

rippen

斯洛伐克人=种族主义者
我不相信,纵然吉普赛音乐在舞会响起,斯洛伐克人也高兴地起舞。

zmok1

多数斯洛伐克民众并未看轻守秩序的罗姆人…那些反社会的寄生虫不只向非罗姆人吐口水,也鄙视其他行为良好、融入社会的罗姆人,不知人权组织的先生女士们要如何解释这个现象,这些罗姆人也是种族主义者吗?

123abc

令人难以置信,国家要免费兴建新房屋,让这些人脱离在我眼中比动物更不如的生活,“欧洲反种族主义网络”成员Miroslav Lacko从中看到歧视,还要向欧盟申诉。

校对: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