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以色列间谍在开罗的故事

以色列的美国移民Ilan Chaim Grapel 上个星期五在埃及被逮捕。 Grapel到目前为止已被国家安全局拘留15日,期间被审问关于他在埃及的间谍活动, 据说他试图离间埃及民众和埃及军最高评议会的关系,还引燃伊斯兰教和埃及基督教间的宗教冲突。 星期一黎巴嫩新闻网站EL Nasha刊登了一篇与埃及临时内阁副总理Yehia El-Gamal的访问,他在访问中指责以色列是埃及派系斗争的幕后黑手

Ilan Grapel in Tahrir Square carrying a poster which calls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stupid. Source, Ilan Grapel's Facebook account.

Ilan Grapel在塔利尔广场举着一幅海报,上面骂美国总统欧巴马是笨蛋,并且羞辱埃及革命是为了尊严而非经济。

Desmond Shephard在Bikya Misr博客报导了这则新闻:

中东通讯社报导,高等国家安全检察院的法官Judge Hesham Badawi下令拘留一名叫Elan Chaim Grabel的嫌疑犯15日,怀疑他“从事企图伤害埃及的经济和政治的间谍活动”。

以色列官方则否认这项质疑,指称开罗的报导不可靠

埃及博客Hossam El-Hamalawy不买Grapel的间谍故事,他引述历史事件说明这类故事向来可疑:

1968年11月亚力山卓的学生和工人到街上示威谴责那塞尔政权,官方掌控的媒体宣布助长抗争的以色列间谍被逮捕. (Arab Report and Record, 1-15 December 1968: 399). 我母亲参与了1971-1972反萨达学生抗争,她记得当时中央军是怎样一边拿棍子殴打他们,一边谴责他们是“以色列间谍”。十八天的抗争当中有个年轻女记者在电视上现身,”坦白”她受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训练到塔利尔助长暴动。结果当然是场大骗局。 现在呢, 政府宣布他们抓到了另一个以色列间谍,说他为了“伤害埃及的经济政治以及社会利益和打击革命”收集抗争相关情报、助长混乱…而且”检察官怀疑他雇用抗议者来增加群众和军方的嫌隙,并制造伊斯兰教徒和基督教徒之间的紧张关系”。说真的,也太肥皂剧。

El-Hamalawy相信这些都是情报局为了防止民众未来批评军方下的布局。

最近的骚动是Mukhabarrat [情报局]的粗糙计划,他们想要栽赃所有大众对军方的批评都是以色列间谍的阴谋。 更重要的是, Mukhabarrat想要说服大众他们的存在是必要的, 负责保护国家免于”外国阴谋”,这样他们就能获得比国家保安警察更好的对待。

亲爱的Mukhabarrat, 别再把我们当孩子耍了。 这个以色列超级特工要怎么只身对抗街上、清真寺满满的政府军,助长抗争?省省巴。

推特上的反应亦雷同。 事实上他们还创了个主题标签来嘲讽这则新闻, #ElGasoos (比如: 间谍).

@MagedZakher: 哎呀!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抗议了!塔里尔广场的事是个祕密的说! 噢!间谍!

@mand0z: 以色列情报和特殊史命局没人会用Youtube,他们只好派间谍。

@Gue3bara: 调查了间谍的手机通讯之后,他们发现内塔尼亚胡(注:以色列总理)的电话号码被分类储存在“内塔尼亚胡-秘密任务”。

The Spy behind Omar Suleiman

奥马尔·苏莱曼身后的间谍 – 照片取自脸书社团间谍先生,对不起。

革命刚开始的时候穆巴拉克的支持者在脸书上成立了一个社团,命名为“总统先生,对不起”,从那之后“…对不起”成了人们为嘲讽社团命名的模仿对象,“间谍先生,对不起”也跟了这个热潮。

Ilan Chaim Grapel的公开脸书档案有他的所有资讯、在塔利尔广场和埃及其他地方拍的相片,这个事实让推特网民更加的怀疑真正的间谍怎么可能这么天真。

@RAbdellatif: 恕我质疑,#以色列会派一个不仅曾在他们军队任职还在网上贴自己军装照的人当间谍吗?

@NohaAtef: 有间谍在#埃及被抓啦,大家可以在#脸书找到他,翻他的相片,有人检举了他的档案,也有人加他朋友:D跟随吧。

撇开这些和那些认为与穆巴拉克以及国际货币基金交好的以色列不需要间谍的人,有些人还是相信间谍故事有可能是真的,将革命怪罪到这些间谍身上。

@mrrizkallah: 要是他们错了呢?如果他真的是间谍的话呢?

@Gemyhood: 有个计程车司机很高兴间谍被逮捕,他还跟我说:看,间谍入侵是被抗议带来的。

Zeinobia 和@mrrizkallah持相同意见, 她批评嘲笑她博客贴文故事的人。

有些推特革命人士把这当笑话看了,我个人很讶异,他们连我们之中就像任何一个国家一样,都可能有间谍的可能性都不愿去想,好像埃 及不重要,间谍的事情一点策略重要性也没有一样。我们的革命推忽略了这个事件可能会伤害塔利尔广场示威的事实,就算他们不想承认,这个事件是拿在繁华街上 的SCAF和总情报处作赌注。“很讽刺的有些人认为警察应该向总情报处学习”。 我不想这么说,可是因为政治原因反对SCAF和这些我都不会形容的举动是不一样的。

最后, Sama Habeeb 推特回应道…

@MissPharaoh: 人性,如果你认为“以色列间谍”不存在的话那你很天真。如果你认为“伪以色列间谍”也不存在的话,那你就更加天真。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