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威尔斯语網絡发展不坠

“Trydar y Cymry”一词意指“威尔斯语Twitter用户”,反映出这种语言在網絡上发展的同时,也不断演进与改变。

全球之声访问博客兼研究员Rhodri ap Dyfrig@Nwdls),期望瞭解威尔斯语博客与Twitter发展现况、比较威尔斯语及其他少数族群语言处境、认识威尔斯语人口在網絡上面临的困境。

问:能否简介威尔斯语人口规模?官方地位如何?

2001年英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会说威尔斯语的三岁以上人口约582,400人(20.8%),能听懂威尔斯语的人口约661,526人(23.6%),括号内的数字为威尔斯地区人口比例。英国法律上并无官方语言,但威尔斯政府于2010年通过一项政策,让威尔斯语在当地成为官方语言;虽然已获得中央和地方政府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语言舆图”中,仍将威尔斯语列入“不安全名单”。多数威尔斯语人口也会说英语,但许多人用母语沟通比较自在。

Rhodri ap Dyfrig (photo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

Rhodri ap Dyfrig照片(经许可后使用)

问:威尔斯语博客圈规模多大?这些博客都居住于威尔斯吗?

博客数量大约介于200个至300个,但未必全都定期更新,威尔斯语科技维基页面Hedyn不断收集名单,目前已达260个,光是今年便新增37个。多数博客居住于威尔斯地区,但也有许多侨民,或是正在学习这种语言的民众,目前所知分布于美国、澳洲、西班牙、阿根廷、日本、中国等地。阿根廷巴塔哥尼亚地区有个很小的威尔斯殖民地(约7000人),但现今当地只有一位威尔斯语博客,是位前往小学教授威尔斯语的威尔斯人。

Y Blogiadur是唯一的威尔斯语博客汇集站,每当有新文章发表,就会转载讯息,过去规模较小,颇有鸡犬相闻之感,但随着数量日增,要追踪所有博客愈来愈不易。尽管威尔斯语博客数稳定成长,但人们普遍认为应有更多人投入,反观冰岛语人口不到烕尔斯语的一半,但Twitter用户却超过11000人,这或许反映出,政府是否支持语言在網絡及现实生活普及,确实会有影响。

问:威尔斯语博客大多关心什么话题?是否填补主流媒体忽略的空隙?

其实话题与其他语言无异,科技、个人感受、烘焙、音乐等不一而足,但确实有不少政治博客,我认为主因是威尔斯地区媒体积弱不振,无论是英语或威尔斯语皆然,导致人们缺乏讨论政治事务的空间。说来讽刺,威尔斯议会于1999年获得更多统治权,更能改变人民生活,但媒体却日渐凋零,电视新闻沦为一言堂,平面媒体发行量也每况愈下,许多杰出博客继而投入其中,虽然通常只评论传统媒体已报导的事件,但至少提供各种政治观点,让公共论述更加丰富。

问:網絡上有多少威尔斯语内容?威尔斯语在網絡发展有何挑战与机会?

要计算威尔斯语内容在網絡上有多少并不容易,特定语种網絡搜寻还不够成熟,例如某人若想知道,“網絡上有多少威尔斯语内容和美国 总统欧巴马相关”,很难立刻搜寻到所有条目,无论是哪种语言,要在浩瀚網絡内容里找到正确资料都不简单,只是对少数族群语言更加困难。英语網絡有种种过滤 机制和工具,能协助人们导引至正确方向,威尔斯语尚未到达这个水准;虽然已有少数清单,但许多威尔斯语民众可能受制于搜寻引擎及内容平台的格式,找不到许 多威尔斯语内容。

过去威尔斯语媒体很容易找到观众和读者,如今媒体管道开放,威尔斯语彼此之间也得相互竞争,发展条件也更艰困。

我和葛拉摩根大学的Daniel Cunliffe博 士一同研究,分析YouTube网站里的威尔斯语内容,成果将由Multilingual Matters出版,其中一项结论在于,若要搜寻YouTube网站未直接支援的语言内容并不容易。因为威尔斯语发音变化的特色,搜寻结果常不尽人意,而 站内搜寻又得仰赖标签和标题,并无任何语言分析;影片通常标签和简介并不完整,导致搜寻更加困难,我为此建立fideobobdydd.com网站,汇集網絡上最佳威尔斯语影片,内容品质还不错。

Rhodri用威尔斯语介绍影片网站ideobobdydd.com

问:Indigenous Tweets网站将威尔斯语列入内容范围,威尔斯语人口与其他少数族群语言有无关系?彼此之间有无相似之处?

Welsh 'Twitter dragon', based on the dragon that appears on the national flag. Image by Flickr user Foomandoonian (CC BY-NC-SA 2.0).

依据威尔斯国旗上的龙图形,设计出威尔斯Twitter龙,图片来自Flickr用户Foomandoonian

若要寻找社会语言学或人口结构上最相近的语言,可能是巴斯克语,人口规模与比例都差不多,时常能够两相对照;观察塞尔特语系其他语言情况当然很重要,但处境与局面都和威尔斯语大不相同,我们会分享与学习彼此经验,塞尔特媒体节也 是个重要平台,但我认为这项活动尚未真心拥抱網絡媒体,仍以传统电视网为主角,希望主办单位能敞开心胸,接纳網絡业余媒体的创作者。少数族群语言網絡媒体 已开始合作,尤其是英国广播公司开发的语言学习工具中,包涵威尔斯语、盖尔语、爱尔兰语等,但在非专业层次上,人们似乎觉得要合作太难,不过我因为先前工 作累积的人脉,有机会与一间巴斯克地区的公司合作,研发令人相当期待的新软体Umap

问:有多少人用威尔斯语经营Twitter帐号?你和Umap这项计划的关系为何?与你目前研究项目有关吗?

过去一年半以来,在Twitter网站使用威尔斯语的人数显著成长,我目前负责威尔斯语Twitter汇集器Umap Bymraeg,网站原先是为巴斯克语开 发,后来陆续应用在加泰罗尼亚语和威尔斯语,希望建立威尔斯语Twitter社群。我常觉得威尔斯语的Twitter讨论内容会埋没在英语之中,不过在语 言辨识程式和智慧软体协助下,就有机会瞭解威尔斯语網絡内容的真正面貌,甚至从中找到特别模式。这个网站过滤各项讯息,计算出热门话题,也能找出最受欢迎 的消息。原本我们只是想找到Twitter网站上的威尔斯语用户,目前追踪帐户超过2000个,也汇整讯息最频繁的用户;我听说有威尔斯语电视制作也使用 这个网站,观察人们对节目的看法,令人相当高兴。

我的博士论文分析網絡媒体和协作内容,尤其是威尔斯语等少数族群语言,我会运用Umap,也会开发其他平台,藉以瞭解大规模集体智慧等網絡现象,然而因为潜在用户较少,导致成果受限,希望研究成果能帮助少数族群语言改善網絡参与品质及范畴。

无论结果如何,Umap Bymraeg已证明威尔斯语在網絡上正常发展,虽然多数热门话题着重于威尔斯地区、当地政治和语言,但其实内容包罗万象,日常生活也不例外,还有各种方言。我希望Umap能证明威尔斯语发展良好,短期内并无没落或灭绝迹象。

Rhodri未来将为全球之声报导威尔斯语博客圈话题,敬请期待。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