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2011:马拉威最悲惨的一年?

2011年之始,所有人都期待马拉威的石油、外汇及政治角力情况会渐渐转好。所以油桶(chigubu,一种方形油桶)变成部分马拉威人的心头好。

年初之际,大部分马拉威民众并不期望年底燃油资源会有所增长,这也反应出马拉威正面临经济挑战,民心动荡的一面。

另外,马拉威政治局面在这一年间也日趋白热化,原本就为2014总统大选一事争执的正副元首,这一年彼此嫌隙更加明显。

许多马拉威人民对于政府几项新施行的法令深深反感,像是废除法院缓刑的强制法令。

 

Police versus academic freedom. Source: Joseph Banda's Academic Freedom in Malawi Facebook page.

警方与自由论派的对立。来源:Joseph Banda的自由论派 ,Facebook。

当局官员越是施压越是威胁,媒体工作者就更是坚决,尽职写作及发布报导。一些记者甚至不管任何外力,只就个人观察做报导。 此外,马拉威与英国等金援大国的关系最近也降至低点,像是将英国驻马拉威大使驱逐出境。 自由论派抗争近来越演越烈,在首相低头之后,知识份子最终胜出。

马拉威在七月反政府运动中导致21人丧生,这也是马拉威历来民主运动受镇压伤亡最惨的一次,反应出马拉威人民人权进一步的沈沦。

当2011近岁末欢庆之际,却嗅不出太多过节的欢乐气息。有些人为马拉威祝愿,期盼2012年能拨云见日,也有些人庆幸这痛苦的一年即将过去。

世界各处的博客非常关注发生在马拉威的一切。虽然其中一些博客避免谈及马拉威所发生的问题,但许多博客对此依旧直言不讳。

2011终于划上句点

Vincent Kumwenda

今年政府施行许多不良政策,像是驱逐英国大使出境,及受人景仰的国会议员所通过的一堆糟糕法令。事实上,马拉威可以避免掉这些不良决策、国家施政不当跟经济问题,避免落得如今下场。

记者Richard Chirombo在博客Zachimalawi上,登出一张祷告中的Mutharika总统照片:

马拉威总统宾古·瓦·穆塔里卡:全新的一年将展开,我们应该祈祷:上帝,请祢不要忘了马拉威子民,像祢庇佑其他子民那样,降福马拉威。

能源危机

旅馆经营人Dulai向政府建言应该研商长期以来的能源危机。網絡上一博客中一篇名为zonse zimatha nkukambirana(能源危机解决之道)的文章提到,与金援国关系恶化引发民忧,马拉威必须着手处理:

一开始,马拉威以为能骗过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会博取同情,不但装低姿态以弱者自居,还隐瞒长期信评机制对其提出的警告。 另一方面,面对金援国马拉威却毫无行动,不愿低头求援,十足眼高手低。 我们何不行动,处理眼前的危机,面对挑战。我们可以开始进行讨论。要不然,Gondwe先生与你的同好就成了真正的笑话。

年之将尽,对于车子依旧能加满油,Ndagha就像圣诞节收到礼物般喜出望外:

今天从教堂圣诞礼拜后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我家附近加油站只有一条短短的排队车辆。我无法想像居然这麽少人在加油。我马上丢下家人奔向加油站。我焦急地盯着排队车辆,不断在想到底我能加多少油。

轮到我加油时,我告诉服务员把油加满。我已经决定借钱也要加满油。我不敢相信服务员居然没有回绝我。加满油,付了钱,我开车出加油站。这是近四个月来排队加油人数最少的一次。当然,在油价昂贵的加油站前的排队队伍是最短的。

学术自由

如前言所述,2011年Mutharika政府执政问题之一就是为争取学术自由的政策。虽然大部分国民不满意政府处理危机的方式,支持政府的力量也不曾消失,像是意料中的马拉威广播公司执行长Bright Malopa。Malopa为了向提拔他为执行长的当局表示忠诚,抨击自由论者,为此撰写《Chanco同盟作为令人失望》:

大家都清楚当局普遍对于自由与民主派采宽容态度,任何迫害行动也因此停摆。且现今政体的核心思想信赖人性,相信人性与不切实际的 理想主义是两回事。人性的本质在于适应能力、柔韧与智慧。过去七年来执政皆出于人性,遵从人性本质,我不知道还要做什么才能超越当局施政。现在全世界人类 都得到他们期盼的自由,人类唯一的问题只剩下不知该如何使用自由。

然而,大部分网民持的意见却与Malopa相反。

人权

自二月马拉威国民便欲展开活动,抗议国内经济及社会问题,可一当运动倡导者收到噤声令,抗议行动立即遭禁停摆。时间一长,国民无法再保持缄默。也许受世界各处运动声浪不断刺激,七月二十日抗争运动顺势而起。尽管政府极力压下抗争浪潮,正义之风依旧吹向国民。城市抗争在Blantyre,Lilongwe,Mzuz,Zomba与Karonga等城展开,因治安警力镇压不当造成21死、近300伤,爆发更多不满。

记者Kondwani Munthali将七月二十日发生在马拉威首都Lilongwe的运动事件依序纪录下来,发表在《马拉威暴政:目击七月二十日》文中:

'United for Peaceful Resistance Against Bad Economic and Democratic Governance'. Image courtesy of 'DEMO YA TIYENI TONSE PA 20 JULY' Facebook page.

《为经济危机与民主政体而起的和平抗争汇集》照片转载自Facebook专页《DEMO YA TIYENI TONSE PA 20 JULY'》

10:14 我们来到官员都已撤离的Zodiak站。Emmanuel Chibwana与我们一同在民乱紧张的Lumbadzi开始采访行动。虽然有人警告不要靠近暴动区方圆一公里内,我们还是下了车,徒步迈向暴动区。那里,一具遗体横尸街头,药局跟商店也遭火吞噬。

目击者表示死者是一名前往观望暴动的建筑工人。

警方禁止我们拍摄照片。

11:30 我们接到一通电话,来自新闻中心一位职员,通知有一位男子刚在Chilinde中枪。接着我继续追踪中枪经过,发现死者当时正跟我的孩时朋友Suzgo Kwelepeta在谈生意,而一名警察开枪往他嘴部射去,当场死亡。

12:00 我们回到25区,看到红十字会车辆载着一名被警方射伤的半昏迷男子。每个人都跟我们说着警方如何用催泪瓦斯攻击民宅的故事。

许多人害怕着这天的到来,而这一天也在Mutharika政府执政纪录中划下难堪的一笔。广播电台也禁止播报相关事件。情况非常紧绷。

自由言论跟资讯掌握权真能得到保障吗?持续追踪报导的记者决定低调行事,以免执政党支持者对他们进行报复行动。大家关注的是,这波人民革命浪潮是否会在2012持续发威。

腐败法令

政府与立法委员以直接的商品利益取决政策的施行,导致2011年内许多法案得以通过并施行。因此人民事务委员会形容2011年是施政最差劲的一年。幸好政府已针对腐败法令反省回顾。去年已提出零赤字预算案,经过激烈辩论最终还是通过了。那段时间恐怕是马拉威国民最常听到零赤字预算的时候了。

进入2012年,石油、外汇、经济、人权、政治与能源等问题,依旧盘据每个马拉威国民心中,何时能够解决依旧无解。但肯定的是,绝大数国民都期盼对未来的不确定感在2012年只是一个经过,而不是结果。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