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狱囚动乱,挥舞“请救救我们”布条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2年11月26日]

就在车里雅宾斯克 (Chelyabinsk) 市外,克比克 (Kopeysk) 的监狱整个周末大约聚集了 250 个狱囚,站上某复合式建筑物的顶楼发起抗议行动,挥舞布条 [ru],发出“请救救我们”的恳求,并提出对虐囚和勒索行为的控告。第六监狱 (Penal Colony 6) (简称为“第六 (shestyorka)”) 历来即有滥用监狱的纪录,甚至连车里雅宾斯克市长米克黑 (Mikhail Yurevich) 都谴责 [ru] 该区域的监狱系统,已造成“庞大的自杀人数”。俄罗斯媒体和博客将之描述为“罢狱”(暴动),据说克比克的狱囚都已从实质暴力中脱逃而出。但说穿了,他们也只不过是拒绝从监狱大楼的屋顶上下来。许多狱囚也同时宣布绝食抗议。

奥赛娜 (Oksana Trufanova) 为线上专案 Gulagu.net [ru] 撰写博客文章,(“对古拉格说不 (no to the Gulag)”) (译注:古拉格为前苏联政府一部分,负责管理全国牢狱营,并延伸意味着所有形式的苏联政治迫害。),并重新整理克比克报导。(奥赛娜参考“俄罗斯判决书 (Russkii Verdikt)”的车里雅宾斯克章节,此为某民族主义组织致力于以极端种族主义来维护俄罗斯人。) 她第一篇关于监狱事件的文章 [ru] 于 11 月 24 日发表,截至此刻已有将近 900 篇评论。自那时开始,奥赛娜就在监狱大门外纪录反暴警察和狱囚家属间的零星冲突。她本人在礼拜六受了伤 [ru],并宣称当时她以及另一群并无闹事的公民遭到守卫攻击。在 Youtube (请见下方) 上流传的几部影片,拍摄了由于太深入监狱入口而头部遭创流血的数名男子,这起冲撞很明显是由于强制执法行为而造成。其中一则影片,观看者可以看到一辆车的 挡风玻璃几乎要被警察的警棍击碎。

 

http://youtu.be/iJ6-5QjNkgY

LiveJournal 使用者欧雷 (Oleg Lurie) 已经针对克比克这类情况发表数篇文章,也在 YouTube 上发表 [ru] 与三位前狱囚访谈的影片,而三位皆声称在车里雅宾斯克州服刑时都遭受过虐待。欧雷也批评了当地政府的人权申诉专员亚立士 (Alexey Sevastianov) 的业务内容。欧雷在 11 月 25 日提出控诉:“某些‘人权捍卫者’[…] 皆尝试将 [警察与囚犯家属间的冲突] 表现为恶意麻烦制造者的故意行为。”

令多数人愤怒的是,亚立士拥护 [ru] 警方的说法,表示监狱外的人群用雪球、酒瓶及铁管攻击守卫。车里雅宾斯克的人权独裁者在检视 [ru]“乔治 D 监狱 (Prisoner Georgii D)”(谣传殴打是引发目前动荡的关键) 时,也对许多狱囚的声援者感到失望,并宣称狱囚身上并无伤痕。

 

克比克监狱大门外受伤民众的截图,取自 YouTube,由 parvidos 摄影,2012 年 11 月 25 日。

俄罗斯的推特使用者已采用标签 #ИК6бунт (“第六监狱罢狱”),以标示有关克比克暴动的文章。今日稍早在莫斯科发起了一场抗议行动,表示支持车里雅宾斯克狱囚,并“反对俄罗斯监狱的虐行”。(在 FacebookVKontakte 上约有 175 人 回覆参与。) 在示威前,反对者伊莱 (Ilya Klishin) 在 Facebook [ru] 上揣测了媒体会如何报导此事件:

关于在克比克 [监狱] 罢狱的讨论 (称之为不服从行动会更准确),显示了关键问题:我们仍然是种性、阶级社会,半过时且半后现代。普及的公民权力对我们来说仍是种革新的观念。

Golos (反对左派的选举监控组织) 的副主任格瑞 (Grigory Melkonyants) 在 Facebook [ru] 上写道,车里雅宾斯克的监狱系统网站发表了一则新闻报导,声称第六监狱就在暴动发生的几天前刚收到 3D 平面电视。梅尔开玩笑的说:“这就是该死的结局,”并补充:“把这件事归为‘平行现实’”。

现在大多报导都指称第六监狱外的人群已缩减,某些家属尝试要穿过监狱围墙,偶而有成功之举。欧嘉 (Olga Belousova) 向记者 [ru] 自称为某位抗议狱囚的姊姊,她就是一个例子,偷偷躲过守卫并接触到狱中的弟弟。对欧嘉来说,这件事确实让人情绪激动,但公民渗入监狱的事实,却也让整篇故事更加复杂,现于网友间盛传专制的警察对守法的相关亲友群众,任意且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使用暴力。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