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因电厂而迁移的河岸居民努力重建生活

Ana Aranha 所撰写的这篇文章,最初以 Vidas em Trânsito(转变中的生活)为题,发表于巴西新闻调查机构 Pública 的 #AmazôniaPública 专题。这个专题报导了超大型建设计划,对巴西朗多尼亚州亚马逊流域玛代拉河沿岸带来的冲击。完整的故事将以一系列五篇文章在全球之声上刊出。

前文:巴西遭迁移民众控诉电厂不实承诺

永续能源公司所建造,供吉饶发电厂工程师、员工以及家园淹没在电厂水库之下,被称为 ribeirinhos 的河岸居民居住的新穆通村生活将近两年之后,Batista 一家决定回到河岸边。和其他来自旧穆通的邻居们一样,他们在吉饶旁盖了一栋木屋。

但现在大家怀疑这个区域也可能沉入水底。

这个消息在居民和电厂工人间流传,朗多尼亚州检察官办公室的公设律师 Renata Ribeiro Baptista 也进行了调查。她表示“吉饶否认此事,但我们正在密切关注”:

目前河岸居民面对两难的情况。他们回到从前依河而居的环境中,但电厂已经夺走了他们熟悉的生活。

“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巴西公民。我感觉像条被拴在炼子上的狗,无法选择要往哪里去。”五十五岁的渔夫 Jonas Romani 表示。他原本住在被圣安东尼奥电厂水坝淹没的加西巴拉那地区。他像 Batista 一样搬回吉饶河畔,现在却因为可能得再度搬家而辗转难眠。“如果他们不确定这个地区是否会被淹没,为什么不封锁这里?他们让我们来这里盖了房子种下木薯,然后又要用大水冲走一切?”

Esmeralda Marinho Gomes 从前住在穆通巴拉那村,之后因为吉饶电厂而不得不迁移。她表示她从头到尾没有得到赔偿。Esmeralda 描述河岸居民一直无法适应在电厂建造的新穆通村生活,所以再度搬到另一个离河不远的地方。她担心一旦工程完工、工作机会消失,会对社区造成什么影响。

强迫别人离开安身立命之地总是不公不义的,其中有些比较轻微,有些比较严重。发生在六十三岁的 Esmeralda Marinho Gomes 身上的是属于比较严重那种。

她从 2006 年起在旧穆通租了一间房子。即使租屋的居民也有权利在 55,000 巴西里尔(约美金 28,000 元)的赔偿金和新穆通的一栋小房子间择一。当电厂员工前来进行居民登记时她正在矿场工作,她回家之后就开始了试图和电厂联络的漫长征途。由于这个社区是在 无主土地上自行建立的,她的房子并没有正式权状,她和房东之间也仅有口头协议而没有签租屋契约:

他们一开始表示正在调查她的案子,之后又说没有足够的证据。

她一直没有得到赔偿。

她的邻居们住在新穆通时她也在村里租了一间房,当第一批居民搬到吉饶湾时她也跟着搬了过去。

和河岸居民分道扬镳和电厂裁员之后,有一千六百栋房子的新穆通未来令人担忧。吉饶发电厂员工数量正渐渐降低,等 2016 年竣工,雇员的数量将降至最低。目前为止这个地区还没有独立于发电厂工程的产业或其他能提供收入的活动。

“我在加鲁河(玛代拉河之外的另一条河)畔已经有一栋小房子,”旧穆通居民、现在在新穆通开服装店的 Sônia 说:

当工程结束,工作结束,一切都结束了。这里会变成一座荒废的城镇。

Amazônia Pública 计划由 三个新闻调查机构的记者团队组成,于 2012 年七月到十月间造访朗多尼亚州玛代拉河沿岸水力发电厂,并撰写报导。这些记事希望能探讨亚马逊河流域当地投资建设的复杂性,包括各种协商和政治作用,并且 倾听其中各个角色的声音——政府、企业、社区——以架构这些计划发展的来龙去脉。整个计划与这些记事最重要的观点在于公共利益:各种活动、政治和经济协商 如何影响人民的生活。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