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记者眼中的伊斯坦布尔抗议活动

对于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来说,土耳其一直以来都是热门的度假胜地与出差地点,但是这些访客很少有人能吹嘘自己很瞭解土耳其政治。尽管如此,如今,正值土耳其反政府抗议与警方暴行成为国际头条之际,许多乌克兰人开始对于关注土耳其的状况多了几分兴趣,并对和平抗议群众表示支持与钦佩。同时也注意到这次抗争与乌克兰2004年橙色革命及近来诸多事件的相似性,并期待乌克兰人民的政治觉醒。

Tear gas used by the police against the protesters in Istanbul, Turkey. Photo by George Haddad, copyright © Demotix (01/06/13).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警方以催泪瓦斯对付抗议群众。照片来自George Haddad,著作权© Demotix (01/06/13)。

脸书上,Osman Pashayev来自伊斯坦布尔的最新报导、照片与见解,是众多一手资料之一[俄、乌、土]。Pashayev是克里米亚鞑靼后裔的乌克兰记者,也是克里米亚鞑靼ATR电视频道的伊斯坦堡总编。正如记者Kristina Berdinskikh写的[俄]:

Osman Pashayev是过去几天里最棒的新闻通讯社。

此外,脸书用户Iryna Panchenko也写说[乌]:

我真高兴Osman Pashayev人在伊斯坦布尔。我们能获取当地的相关消息,却无需等待国际新闻媒体醒来,或是等乌克兰新闻媒体复制照抄──而且还有可能扭曲了外国同事的报导。

以下是一些Pashayev近来的贴文[俄、乌、土]。

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 6:50 PM(伊斯坦布尔时间):

我曾见过2009年IMF年度大会于伊斯坦布尔举行期间,[左翼运动人士]遭镇压;我也曾见过[乔治亚首都]提比里斯的反对派集会游行、耶路撒冷的阿拉伯抗议群众遭到镇压以及北伊拉克反恐行动,但从未见过这般粗暴对待和平示威者的行为。我无法进到塔克西姆广场──一百公尺内,到处都是[刺痛]人眼的催泪瓦斯。我买了两颗柠檬,把[柠檬汁]挤到自己与一位土耳其女孩的脸上。因为柠檬汁的关系,眼睛很痒,但至少这会让人几分钟后比较好呼吸。这里有许多18到25岁的人。警方正向民众发动战争。

7:24 PM

我们的国家,乌克兰,甚至在[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的统治]下,都可以说是个民主典范了。今天的土耳其更像俄罗斯,虽然还不到白俄罗斯的地步 […]。

2013年6月1日,星期六 – 12:07 AM

不要可怜土耳其。这里很美好。至于[总理Recep Tayyip Erdoğan],就像是数量足够的病毒一样,让免疫系统终于开始运作。[…]

2:28 AM

我在教土耳其人一些橘色革命时的习惯──反覆喊着“警察和人民站在一起”[这是我们乌克兰2004年最红的口号之一]。警察会多一点耐性,军方不会再下达不人道的命令。

4:02 AM

独立大街上最先出现急救站。饭店让抗议群众入内,商家免费发送饮用水,并管理急救站。出租车司机免费运送重伤者。这与[2004年橙色革命时的]基辅十分相像。

4:52 AM

一则令人鼻酸的推特留言。“亲爱的总理,你不会知道我今天有多感激你。你也不会知道你今天替这国家做了什么好事。今天,破天荒第一次,我看见一位[伊斯坦布尔费内巴赫足球俱乐部的]球迷,在警方下令‘开杀’之后,从地上扶起[仇敌加拉塔萨雷的]球迷。今天,土耳其人与库德人互相分享水和面包。今天,被你们称作娼妓的妇女,走出妓院,在塔拉巴斯(Tarlabaşı)的廉价饭店房间里清洗伤者伤口。律师与医生到处发送自己的电话号码,提供帮助。今天,[位于一楼的店家与咖啡厅]关闭Wi-Fi密码,饭店旅馆老板让疲惫或是遭殴打的民众入内。今天,我们的双眼充满泪水,但不是因为你们喷洒的胡椒催泪瓦斯,而是因为我们为我们的土耳其感到骄傲。”[…] [原文为土耳其文,作者为Aykut Gürlemez/@aykutgurlemez,原文可见;Pashayev速度很快地翻成俄文]

5:27 AM

现在土耳其有750万名用户在观看#TürkiyemDireniyor这个主题标签(“我的土耳其在抵抗”)。Erdoğan有胆全部逮捕吗?

5:51 AM

[贝西克塔斯]、费内巴赫、加拉塔萨雷的球迷。乌克兰可以翻译成“东西一体”。[是另一个2004年乌克兰抗争的热门标语,指的是乌克兰东部与西部两方的政治文化分歧。]

10:05 AM

我怀着非常愉快的心情,封锁了每一个在脸书上嘲讽土耳其暴力事件的人。[…] 一大堆的风凉话指说,我人才刚刚到这里,根本搞不清楚状况。也许我确实是什么都不瞭解,但我知道,暴力对待和平示威的民众是邪恶的。此外,我一直是用我自己的双眼在理解。自2002年以来,我[担任电视记者],到土耳其工作几十次,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警察目光低垂,觉得羞愧。如果连警察都感到惭愧,那么这意味着他们在做的事,确实不怎么光彩。

8:20 PM

费内巴赫与加拉塔萨雷两边球迷手拉手是最有趣的照片。对我们来说可能很难以理解,但这几乎就像是[乌克兰极右派政党VO Svoboda party党魁Oleh Tyahnybok],[戴着犹太人基巴帽]现身同志大游行一样。

2013年6月2日,星期日 – 4:21 AM

还留在塔克西姆的人不到两千。大家都正前往贝西克塔,该地与警方的冲突还未结束。土耳其反对党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对此事兴趣缺缺。年轻人与非政治性的组织好太多了。[照片]

8:30 PM

如果Erdoğan与其他官员正派老实,如果他们告诉全世界,这些抗议群众都是秘密集团份子、军事迷或是其他社会边缘人渣,那为什么市区其它地方的网路摄影机都正常运作,只有塔克西姆的被关掉?就让土耳其人与全世界自己看看抗议群众的脸庞,看看他们的数量,看看他们的双眼。真实的照片说的更多,胜过千言万语。

Pashayev持续在脸书上张贴最新报导,并替乌克兰电视台播报土耳其的抗议现场。另一位乌克兰记者Mustafa Nayyem[俄],现在也到伊斯坦布尔加入他的行列,也在自己的脸书页面上张贴报导、影片以及照片(可见这里这里)。

Roman Shrike,乌克兰热门网站durdom.in.u的设站者,在Ukrainska Pravda blog自己的页面上,发表文章[俄],文章里引用一篇Pashayev的贴文,并且转贴了几张伊斯坦布尔抗争的照片:

好的革命总是突然发生。

在伊斯坦布尔,警察暴力镇压保卫公园的群众。你可能会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但最后一根稻草,常常碰巧是那根没什么且非常微小的稻草。

乌克兰政治人物,先前担任过记者的Volodymyr Ariev,转贴了一张数千名伊斯坦布尔居民星期六早上横跨博斯普鲁斯大桥,前往塔克西姆的照片,他同时写道[乌]:

这正是人民捍卫自己的权利与自由,免受独裁统治者侵害时该有的样子。加油,土耳其!

乌克兰社运人士Oleksandr Danylyuk写说[乌]:

伊斯坦布尔事件告诉我们什么呢?基辅居民只要从躺椅起来个几天,就足以让亚努科维奇他们,捧着用鼻涕签署的投降书来到大家膝前。但是,大部分的乌克兰人却是一边不停地哭喊,一边继续吃着刺痛自己的仙人掌。

校对者:Rio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