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圣卢西亚的海滩是谁的──大众?名流?

[所有连结皆为英文网页]

通常圣卢西亚人想去哪个海滩就去哪个海滩,但拜最近一场名流婚礼之赐,当地一个度假村附近的海滩都被划为禁区,再度唤起长久以来关于海滩使用权与大型度假村成本效益的问题。

引发这波讨论的是演员麦特戴蒙与妻子Luciana Barroso的婚誓更新典礼。这场盛会邀集多位一级名流,假Soufriere镇附近的甜心海滩度假村举行。麦特戴蒙包下了拥有七十八间房间的整座高级 度假村。结果,不只大家无法使用海滩,该区的渔业活动也受到限制──网民对此有很多话要说。

多位网民在 Facebook 社团“圣卢西亚人民追求进步”中展开激辩:有些人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特别是因为圣卢西亚可得益于国际关注;其他人如 Iain Sandy 则认为这些限制让圣卢西亚走上不归路

你知道的……作为一个生在加勒比海、却在客居他乡三十多年后,才知道珍惜自己原本所拥有的人,我会告诉你,我理解那些不明白这点的人。我碰过很多不 记得自己上次到海滩(或山区)是什么时候的圣卢西亚人。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曾到过一些国家,那里的旅馆业者要不就设法取得海滩的所有权,要不就让当地人觉 得到海滩去是件非常不自在的事……而这总是从“只不过”是一片海滩开始、总是从“你们大家要了解我们是有获益的”开始。

Minerva Ward 对决策者的优先顺序感到疑惑:

应该优先考虑的是什么?造访圣卢西亚的名流隐私权?名流造访圣卢西亚带来的经济效益相较于社会成本?圣卢西亚因名流造访而可能得到的宣传?本地人因 名流造访被迫搬迁或生计受到影响,而蒙受的经济损失?在潜在利益面前,我们身为圣卢西亚人仍应被保障的权利?难道为了让名流开心,我们就舍弃掉宪法赋予圣 露西亚人民的权利?是谁做了这样的决定,又是哪条法律给了他们那样的权限?你(们)的优先顺序是什么?

她又说道,如果本地人开始对观光业产生反感,大家都没好处:

观光业有个“刺激指数”理论,可解释观光胜地常见的历程:陶醉(Euphoria)→冷漠(Apathy)→厌烦(Annoyance)→敌对 (Antagonism)。我们侵犯公民的权利、影响到他们的收入、把观光客想要的摆在民众想要的之上,或不去控制观光业对社会的负面冲击之际,我们必须 很小心,不要让厌烦期与敌对期那么快到来。当民众曾展现过的友善、好客,转变成厌烦、敌意,甚至对观光客的犯罪行为,我们就真的会是自讨苦吃。

Amatus Edward 则是觉得这个问题被过分渲染了,且做出妥协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观光业就是服务业,我们放弃了很多东西来赚这个钱。为了钱放弃权利,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稀奇,没什么好不高兴的。我们是在钻牛角尖。

什么是周末?你们有些人好几年都没去过海滩了。如果说是有暴风雨的周末呢?我们是在自找麻烦。成熟点吧,我的兄弟姊妹们。

Paul Clifford 觉得那些说曝光率是有价值的人都没有考虑到全局

这无关乎给那些只能勉强糊口的渔夫、水上计程车业者一点点钱的补偿……这关乎圣卢西亚人被排除在观光发展之外……而只能从事服务业,充当外部利益的“管理人”。

Leo Robinson 则认为无论如何都会有取舍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如果我们想要把生意做大,我们就得承受这些不便。每件事都有代价,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我们要钻探石油,我们就得准备承受 污染以及漏油;如果我们要争取承办大型运动赛事,我们就得让政府有权关闭公用道路、学校等等。谁来做这些决定?不是你我。我们把政府选出来管理国家的时 候,我们就给了他们那样做的权力。对我来说,在国家的整体利益面前,我到沙滩去盖城堡的权利是件自私的小事。还有很多其他沙滩可以让我去盖城堡。

Shazi Chalon 主张,其他地方也都有为了经济上的理由,而划出限制区域的例子:

纽约最赚钱的就是电影业……随便哪一天,都有地下铁、街道或整个区域被封起来,给电影团队及演员们使用的状况。这是一个重视行动自由的国家,却没有任何大苹果的民众抱怨!!!

Leigh Allain 则是觉得大众应被妥善告知这些限制

如果 Soufriere 镇的人有事先收到通知,我们现在就不会讨论这些了。如果当地人有被提早告知,就没有人会在乎,因为大家就会有充裕的时间去做其他计划。大家会给予这对佳偶 最诚挚的祝福,感谢他们带来的宣传与提早通知。想像一下计划了要去 Pitons 山走走,也花钱雇了导游,却在到了之后才发现那边因为有人在拍电影或纪录片而被封起来?真正的危险与威胁在于,这只是冰山一角,有一天可能 Pitons 山、国家公园跟海滩全都会被围起来,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国人,没付钱就不准进入──我指的还不是小钱,而是旅馆的一日通行证之类的。在国外旅行过后,我学 会珍惜圣卢西亚不必先掏钱透过旅馆与警卫,就能直接开车去海滩享受好时光这回事。

Gerry George 则说,跟应有的标准程序相比,关闭海滩不是什么问题:

如果有需要,何时要关闭何处的海滩应该都不是问题。“但是”,这应该要有个标准、透明的程序。这个程序应该包括知会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潜在利害关系 人)、与他们进行磋商,并付给相关人等取得必要执照、许可的费用。如果有必要,对(生计会受到打击的)弱势族群也要有所补偿,其多寡则由相关人等共同协商 办理。他们也应该被要求遵守群众集会的标准规定……紧急应变措施、警力或保全的支援等等。重点是,有时候可能一些资源(道路等)会没办法让一般大众使用, 而这就应该透过相关规则、程序来处理。这跟名流身分无关,所以我们不应该仰赖临时拟定的特殊规定。还有,旅馆业者不应该是决定关闭海滩的人,也不应该迳自 决定关闭海滩又从中获利(客人付钱让他们关闭海滩),因为海滩并不是他们专属的财产。

校对:Ameli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