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谨记文化研究大师斯图亚特‧霍尔

牙买加裔文化研究学者斯图亚特‧霍尔英国逝世享年82岁,尽管霍尔卧病在床已有一段时间,网友与学术界闻讯仍感到震惊,据传霍尔是因肾脏衰竭所引发的并发症不治。

英国卫报讣闻描述霍尔为「具影响力的文化研究学者、社会运动家以及《新左派评论》的创刊编辑」,身为英国文化研究学派的创始者之一,霍尔视流行文化为资本主义之恶,而且受统治阶级主导。他对媒体与其对意识形态的影响之研究结果,后构成读者接收理论主要内容,且扩展其研究范畴直至种族与性别。他的作品因研究文化认同、种族与族裔(特别是两者与离散经验的关联性)等概念,对西印度移民的黑人社群影响深远。他主张身分认同不应受到历史与文化桎梏,应视其为流动、进行中且能被更改的。

Facebook上满是人们对这位学者悼念的字句,字里行间透露对这位学者以及其作品的推崇与敬佩。乍闻霍尔离世,Rhoda Bharath写道

霍尔离去我的惋惜无以言喻,这是多大的损失(指其贡献)!

加勒比海当代文化与艺术杂志(ARC magazine)刊登出一张由安东尼‧奥默(Antonio Olmos)所摄的霍尔肖像并注道:

我们方才得知霍尔这位当代加勒比海重要的知识分子暨文化研究大师逝世的消息,我们与那些曾为他的大作所撼动之人同哀,愿您安息。

加勒比海当代文化与艺术杂志的Facebook讯息引导读者前往他们的网站,网站上已刊登出相当详尽的霍尔之生平以及作品列表

牙买加学术期刊编辑安妮‧保罗直言这真是一个坏消息,随后她刊登一系列与霍尔有关的访问及影片作为悼念亡者之举,其中包括下方这支记录霍尔与研究非洲离散的学者C.L.R. James对谈的影片:

在她Facebook上另一更新中谴责牙买加的媒体对此噩耗不够重视:

我还没有从当地的任何媒体中见到霍尔离世的讯息……

Stuart Hall (R) reading a copy of The 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 at at Hellshire Beach, Jamaica; June 2004.  Photo by Annie Paul.

霍尔在 Hellshire海滩阅读着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2004年6月。摄影:Annie Paul

于2012年John Akomfrah描述霍尔的影像作品《未完的对话》(The Unfinished Conversation)问世以后,文化研究教授Nick Mirzoeff所发表的部落格文章是如此形容这部作品:

此部作品是影像化理论与历史的杰作,同时于三个屏幕上尽可能地重现霍尔生涯早期的影像,三个屏幕上能够见到霍尔的个人照片、人生各个阶段的访问以及封存的影像、新闻片段等等。而影像所搭配的是爵士乐与霍尔评论的声音,以及广播上的访问、海潮和机械声响交织而成的配乐,配乐以复音呈现,能与影像交融且毫无干扰之虞。

作品中同时有极具启发性的片段,我意外得知霍尔的家族中其实有塞法迪犹太人的血统,在此部影像作品中,我们能够明显地看到这是由他的母系一脉相承而来,由于我也是这支家族的一份子,这也正是我为何得以陈述此事的原由,这个共同性是否促使我在年轻时与霍尔在《马克思今日》期刊共事时将他的思想作为指引?我想或多或少有吧!

他另外也对影片中揭示的内容做出评论:

霍尔在1956年匈牙利十月事件时曾是知识分子于牛津某间咖啡厅聚会的固定成员之一,十月事件大幅地改变了正统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代,倘若没有此一事件的发生,文化研究学派也不复存在了,同一时间,英国和法国还挟帝国遗毒想透过国有化苏伊士运河来入侵埃及。

这间位于牛津的咖啡厅名叫「教众」(The Partisan),其招牌是以小写的无衬线字体而写成的,在这咖啡厅里,霍尔接受采访发表他的看法,他以冷静但沮丧的语气表示他的愤怒,对入侵的举动感到愤怒、对于英国的年轻人对此无动于衷而愤怒,

也对于过去至少十五年我们所欠缺的道德和政治统领能力感到愤怒。

也即是由这样的愤怒中诞生了新左派评论。

他续道:

半世纪过去了,当我重新观看这个访问的时候,目睹年轻人为我们失望,我的心仍然会揪紧,当今很有可能还有一个这样的年轻人或是少女在某处这般坐着,诉说着一样的失望,这正是我们过去一年所探讨的。在我们面前横亘的依然还是这个问题:失望是否在过去了五十年以后依然悬而未决?真正的领袖精神难道不是我们所该追求的?重新检视1956年影响霍尔深远的那一刻,他便是用我们非常熟悉的一句话做了铭记:

另外一种历史永远是可能的。

而影像正是以此句作结。

为斯图亚特‧霍尔,我们感激且尊重的学者。

我的眼中充满泪水,而在拥挤的播放室里,我并不是唯一热泪盈眶的。

推特上来自全球各个角落都传来了他们的悼念:

有些推特用户分享了霍尔的作品如何感动他们至深:

亦有不少人选择用他们觉得最适当方式来缅怀他:

许多人坦承这个世界,特别是知识领域,因为他的缺席显得空旷:

Gerry Hassan推崇霍尔敏锐的分析能力:

其中一位推特使用者Sean Fernyhough引用了导演John Akomfah的话:

Akomfah最新与霍尔有关的记录片《斯图亚特‧霍尔计划》可以于此收看,较短的片段则是于此收看。

@cfidelmorris认为爵士乐为霍尔的一生带来深远的影响,特别是Mlies Davis的音乐:

Nicholas Mirzoeff 也以推特总结了他的感受:

本文使用的霍尔图片皆为Annie Paul所拍摄,由Nicholas Laughlin所上传且赋予非商业分享分布的版权,由此可前往 Nicholas Laughlin于flickr相片串流

译者:Josephine Liu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