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也门联邦共和国迎接革命三周年

二月十一日是也门革命推翻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沙雷卅三年统治的三周年纪念日。而在前一天二月十日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根据全国对话的建议和国家区域划定委员会的研讨,批准将国家改为六区联邦制

国家区域划定委员同时也是也门时报总编辑的社运人士 Nadia Al-Sakkaf 在推特上说:

联邦制是为了应对中央集权政府的失败并在维持一个也门的情况下给予南部更多自治权。也门政党此前一直对应该将联邦分割为两个或六个区域意见分歧。南部提议南北分立,但因担心会让南部走向独立而被否决。达成共识的六的区域包括北部四区(Azal、Saba、Janad、Tihama)和南部二区(Aden、Hadhramaut)。

Azal 区包含扎玛尔省、阿姆兰省和萨达省,位于此区的首都萨那将成为独立于所有行政区外的联邦直辖市。Aden 区将包含南方首府及阿比扬省、拉赫季省和达利省。东南部的 Hadhramaut 将包含马哈拉省、舍卜沃省和索科特拉岛。Saba 区则涵盖贝达省、马里卜省、焦夫省。Janad 区包含塔伊兹省和伊卜省,而 Tahama 区包含荷台达省、赖马省、迈赫维特省和哈杰省。

Yemen_updates 在推特上公布新分区图的连结:

也门人和阿拉伯人各有许多支持和反对的意见。也门青年社运人士 Jamal Badr 开玩笑的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知名埃及喜剧的剧照:

也门好吗?是,每个地区都很好,不过是分开的。pic.twitter.com/XU1bG59rN5

— Jamal Badr (@JamalBadr) 2014 年二月十一日

Farea Almuslimi 认为这个决定太过仓促:

我爸爸和叔伯们决定分割他们从我爷爷那继承的一小块土地花的时间比也门决定分割国土还久。

— Farea Al-muslimi (@almuslimi) 2014 年二月十一日

埃及视觉艺术家兼电影制片 Mahmud Abdel Kader 回应:

没人因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联邦就说它是分裂的…… 因为联邦的概念是统合而不是分割,而也门却是分割而不是统合。

— عبقادر (@MKadr) 2014 年二月十一日

黎巴嫩人 Karl Sharro 讽刺的说:

人民的心中仍有许多疑问,像 Sam Waddah 在脸书上提出的:

主要的疑问仍在权力、职务和责任如何在地方和中央政府间划分,订定新制度、地方政府如何选举等等。暂时来看联邦制很不错,但现在下判断还太早,而这些问题尚未厘清之前我想哈迪和国家区域划定委员会操之过急了!

Adam Baron 也怀疑:

Nadia Al-Sakkaf 在她也门时报上的文章中对联邦新制稍作了解说:

地区和联邦政府的关系将编入宪法。制宪委员会成立三个月后将举行全民公投,新宪法通过后将制定联邦地区法以决定细节。每个地区将有自治权自行制定规范各省关系的地方法律。

在革命三周年的二月十一日这一天,也门人因为各种理由重回街头。有些人为了庆祝这让全世界敬畏、充满力量及和平的革命纪念日,有些人为了抗议政府贪腐并且未能理解革命要求

 

持续推动反对政府断电措施的社运人士 Majda Al-Hadad 在推特上说:

我不需要列出明天上街头的理由,根本没有正面的事情能让我迟疑。没有权利,没有尊严,没有法治,没有正义,政府只剩贪腐和不公不义。

— Majda Al-haddad (@meMajda) 2014 年二月十日

记者 Khaled Al-Hammadi 说:

萨那街头的抗议群众高呼「人民反贪腐」,「人民要推翻政府」,「重来一次新革命」,「贪腐政权滚出这个国家」

(影片由 Ridan Bahran 在 Youtube 上发布)

 

Akram Alodini 也在推特上强调了政治分裂:

早上的游行在 Sabeen 及体育场,下午在 Seteen。人民很无助。pic.twitter.com/XCvsI1skFq

— اكرم احمد العديني (@AkramAlodini) 2014 年二月十一日

律师 Haykal Bafanaa 怀疑腐败的政客如何能解决贪腐问题:

研究员、部落格作者兼社运人士 Atiaf Al-Wazir 在推特上说:

SupportYemen 的这段影片提醒我们革命的目的以及未竟之事:

如 Rooj Al-Wazir 所说,有些参与革命的年轻人在三年之后依然身陷囹圄:

记者 Benjamin Wiacek 语带失望,许多参与革命的年轻人和他有一样的苦涩之情:

自 2011 年起便住在也门的记者 Iona Craig 和其他也门人一样受频繁且长时间的停电所苦:

许多也门人不觉得日常生活状况有什么改善 – 反倒有许多人对生活恶化感到失望和挫折。记者 Ahmed Ghurab 在脸书上公开发问「你认为革命三年来一般人民的生活情况有什么改变?」,大多数人抱怨物价飞涨、长期停电、增加的暗杀事件带来的不安和不稳定,汽车炸弹和绑架,以及政府未能处理或解决这些问题。

然而还是有人庆祝着革命的成果并希望更进一步。推特和脸书上满是全国各地纪念革命三周年的游行照片。

住在也门的记者 Adam Baron 在推特上说:

A photo from the Friday marches in Sanaa in 2011 demanding the fall of former president Ali Abdullah Saleh

2011 年萨那要求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沙雷下台的星期五游行照片。

社运人士、摄影师、全国对话参与者 Nadia Abdullah 在脸书上,张贴了这张萨那游行的照片

Marches in Sanaa's Seteen street celebrating the 3rd anniversary of Yemen's revolution (Photo by Nadia Abdullah)

萨那 Seteen 街庆祝也门革命三周年的游行。(Nadia Abdullah 摄影)

青年社运人士同时也是全国对话参与者 Baraa Shiban 比较正面的看法:

关于也门革命最大的成就,许多人毫无疑问会同意他在脸书上的总结:

也门新一代的男男女女相信民主原则和人权。现在也门的年轻人相信人民平等、女权和弱势权益。现在也门的年轻人相信可以用和平方式实现他们的要求。

革命尚未成功……

校对:Josephine Li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