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的虚拟博物馆赢得审查之战

The Virtual Museum of Censorship in Lebanon website intro - Print Screen

黎巴嫩审查虚拟博物馆官网的屏幕截图。

黎巴嫩审查制度虚拟博物馆推出两年后,目前仍在替阻碍言论表达自由的情形提供记录。这座虚拟博物馆不只记录审查制度,同时也支持遭到审查的艺术家、提升大众对黎巴嫩审查运作的意识、倡议修法并要求政府当局负起责任。

从博物馆计划推出之初便密切关注的全球之声,访问了博物馆幕后组织March Lebanon的艺术家。访谈目的在于说明博物馆目前的状况,以及这个大家认为中东最自由,但其实仍深受宗教与政治烦恼所苦的国家的审查情形。

「黎巴嫩的审查做法与法律十分过时,官僚作风繁杂,」这座在线「博物馆」的运动人士,在与全球之声Thalia Rahme的访问中如此解释。

全球之声(GV):作品遭审查的消息来源为何? 

审查制度虚拟博物馆(VMC):我们检查各种消息来源,确认是否某个作品的确遭到审查。通常我们会透过供应者来查实:像是书店、电影院、音乐行。通过他们,我们确认某个作品是否可取得或已部分受到审查,我们也会查新闻档案。我们有取得像是Al Naharl'OrientAssafir等报社的授权,可以搜寻他们(从第一期到现在)的数据库,查找审查相关新闻。此外,我们也透过情报机关信息安全部门,以及其他黎巴嫩的审查实体来核实这些遭审查的作品。

GV: 你们有遭到威胁、警告,或承受压力吗?如果有,你们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VMC: 我们过去对抗审查时有受到压力。我们决定不退缩,所以我们反击而且赢了。至于博物馆,许多人都试图要诋毁我们。与资安部门关系密切的报纸及部落格指控我们亲以色列、宣传以色列利益,甚至说我们幕后有商人别有用心地在操控。很明显,这些指控都很荒谬,完全没有立论基础,我们丝毫不受影响。 

GV: 网站是设在黎巴嫩吗?可以从黎巴嫩连上网站吗?

VMC: 可以,我们的网站架在黎巴嫩,国内民众也可以连上网站。 

GV: 你们有听过国外的类似计划吗?特别是土耳其有个称作「思想犯罪博物馆」的计划。

VMC: 我们还没听过其它的计划,不过我们也正打算替本地区的其它国家设置审查制度博物馆。埃及与伊朗有人向我们表达兴趣,我们正在讨论发展成伙伴关系,让计划成形。理想上,我们会让这地区的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博物馆。我们支持所有提倡以尽可能多的信息,记录审查言论自由案件的组织。不让审查制度成为常态是很重要的。不对审查习以为常也十分重要。我们博物馆的目标在于成为黎巴嫩人的资源,让他们知道我们有多大程度正在被阻止看见、听到或是说什么。我们鼓励世界上所有类似的倡议组织来做同样的事!

GV: 如果大众从国外取得这些遭禁的书籍、电影与文章,我们会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吗? 

VMC: 这要看你的「危险」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从法律观点来看的话,根据黎巴嫩的现行法,那么没错──携带被禁的作品进入黎巴嫩,得冒着承受法律后果的风险。但必须厘清的是,这绝非意指这些法律有受到尊重。如果你个人在国外买了件东西,装在行李箱里带回国,资安部门通常会假装没看到。 

A print screen from March Lebanon homepage. The Arabic reads as follows:  Don't fear freedom, fear for it

March Lebanon首页的屏幕截图。阿拉伯文写着:别害怕自由,要为它担忧。

GV: 为什么有时候有个作品会被禁一段时间?(举例来说,Ahmed Moor写的《锡安主义之后(After Zionism: One state for Israel and One state for Palestine)》就在黎巴嫩禁了大约十个月之后解禁了) 

VMC: 这个状况归因于黎巴嫩审查运作上的不一致。法律十分过时,官僚作风繁杂。书籍与其它作品常常在出版之后审查好几年。这绝对不是个有效率的过程。 

GV: 最近有被禁的作品解禁吗?像是安妮‧法兰克?电影《茉莉人生(Persepolis)》?

VMC: 有的,常常……一本书、DVD、音乐CD或是其它的艺术形式都可能在某时点被禁,后来又解禁。很重要的一点是,不同形式的言论或艺术会遭受不同的审查模式。举例来说,重要的书籍、电影与CD,每一次过海关都会受到审查,而且没有明确的审查标准。

GV: 在你们的窗体上,有时候审查实体这一栏是空白的。为什么? 

VMC: 原因出在黎巴嫩古早且复杂的审查运作,有时候要确定到底是哪个审查机关做了审查十分困难。在我们的网站,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的明确,但必须记得的是,这里的审查程序并不透明。 

GV: 这个计划透过群众外包的方式取得信息。你们会查核由大众提交的案件吗? 

VMC: 我们会。我们向供应者(书店、电影院、音乐行等等)查实,确认是否该作品部分或全部被禁。我们持续更新网站,提供尽可能明确且精准的信息。 

GV: 你们如何宣传这个计划?推出两年了,计划目前的状况如何?有计划要把这些记录成果带到下一个层次吗?像是倡议或是游说? 

VMC: 我们的网站已经成为大家想了解黎巴嫩审查制度的主要信息来源,其中包含艺术家、作家、记者、人权NGO、国际大使,当然还有黎巴嫩人本身。在过去两年里,我们的计划成长迅速,对于我们已完成的事,我们感到很骄傲。不过,博物馆只是MARCH的一部分而已。我们持续对抗审查制度,透过像是支持成为审查对象的艺术家、在大学校园里举办活动、与其他NGO合作推动修法,以及提升媒体对于黎巴嫩审查现状的意识。

GV: 可能会有人认为,某些在黎巴嫩实际未受审查的文本会遭到审查。我曾读过一本谈Marilyn Manson的书,里头说他要重新论述圣经。您认为他们要如何在审查机关的眼皮子底下做到?

VMC: 这又跟黎巴嫩审查运作不一致有关。审查机关常常只是浏览一下封面,决定是否要禁书。审查过程可以非常恣意──某本书因为含有特定标题而被禁,有相同标题的另一本书却没有。

 GV: 您完全反对审查制度吗?如果是煽动仇恨或杀戮的作品呢? 

VMC: 仇恨言论藉由故意伤害他人的方式,阻碍他人自由,所以我们不认为这种言论属于言论表达自由。举例来说,欧洲便是如此适用。法律得处罚仇恨言论,我们也同意这样做。不过我们这里的审查程序并非用来保护我们远离仇恨言论。这里的审查都跟禁忌(宗教、政治、性等等)有关,为了建立一个思想开放且宽容的社会,这些不该放在审查第一位。我们唯一推广的审查制度是关于儿童阅听的讯息内容,

GV: 叙利亚发生的事件有影响到审查的状况吗? 

VMC: 审查活动的确有随着政治问题增加而减少。希望审查机关了解有更多重要的议题值得关注。 

A print screen of the VMC homepage

VMC首页的屏幕截图

GV: 从推出到现在,计划有怎样的改变?方向上有改变吗?是否有达成计划目标?大众如何反应?是否有很多人与你们接触?比预期多还是少?从开始从事这计划以来,您学到了哪些事情? 

VMC: 由于审查制度在黎巴嫩是持续变动且发展中的议题,所以MARCH的计划也一直在发展。审查制度博物馆的任务没有变,但我们也持续想出一些有创意的方式,来获得黎巴嫩遭审查作品的最精确信息。由于缺乏透明程序与适当资源,或是因为作品是否受审查瞬息万变,收集这些信息变得困难。我们确实认为我们有达成目标,不过要再次强调的是,随着黎巴嫩审查制度的状态,这些目标一直在发展中。我们很高兴看到民众现在会对当局究责,我们认为这迫使政府在进行审查时会三思而行。我们赢了审查战役,但言论表达自由之战是长期抗战。这一路上我们学到很多,也对来年的任务感到十分兴奋!

本文经全球著名音乐家捍卫者Freemuse以及全球之声委托,替Artsfreedom.org撰稿而成。本文同意非商业用途转发,应标示作者Thalia Rahme、Freemuse与Global Voices以及原始出处连结。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