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塞尔维亚媒体的无声镇压

(R), Olja_Bećković (L). Images mixed from wikimedia commons and  Vreme.com

名记者 Predrag Sarapa(左)、Olja Bećković(右)在塞尔维亚的政治节目最近遭到停播。照片来自Vreme 和贝尔格来德媒体中心 Media Center Belgrade

塞尔维亚前任和现任政府花了多年时间洗刷这个东欧国家数十年来犯罪和战争地带的形象。政界各派领袖都努力表现出他们正致力于加入欧盟,并在公开场合表现希望塞尔维亚能成为真正自由民主、经济良好的国家。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

多数政治人物表现的想努力改善塞尔维亚的经济和生活质量,但是他们对待最基本的人权 ── 表达的自由 ── 的方式和发展开放繁荣社会背道而驰

执政者对独立媒体施加的压力日渐升高。 在强烈批评政府官员去年春天大洪水的救灾工作之后,三个颇受欢迎的长春节目遭到停播。记者和编辑们回避在媒体上报导这些事情,因为害怕丢掉月薪两百五十到三百欧元间的工作。

塞尔维亚的媒体生态和这一带的其他国家类似。阿尔巴尼亚、马其顿、保加利亚、匈牙利等国家的媒体主要靠广告收入生存,这些经常牵扯到政党和政治人物,从 2003 年到 2012 年塞尔维亚许多当权联盟都利用了这个非正式却强势的体系。

将近一年前的 2014 年二月,就有征兆这些讨论政治经济、广受欢迎的脱口秀可能被停播。2014 年三月,国会选举期间这样的压力更加明显,也开始直接影响社会大众,某些社群媒体用户受到警方讯问,有时因为在推特上批评政府而被拘留。2014 年三月的大选中,塞尔维亚进步党赢得政府的绝对多数。

2014 年九月和十月,三个讨论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的长春节目遭到停播

第一个停播的是很受欢迎的脱口秀节目「一周印象(Utisak nedelje)」,从米洛舍维奇时代起由记者 Olja Bećković 制作并主持超过廿年。Bećković 女士公开表示接到总理 Aleksandar Vučić 的电话施加压力,要她改变节目的来宾和主题。在半岛电视台巴尔干频道的访问中,她对之前没有说明 Vučić 和内阁的直接压力表示后悔,并表示「是的,他打了电话给我。」

下一个被停播的是贝尔格来德 B 频道「Sarapa 的问题」,由名记者 Predrag Sarapa 主持。 B 频道的官方网站上这样描述这个节目:

Emisija “Sarapin Problem” ima za cilj da aktuelizuje najuočljivije političke i društvene probleme, i to bez namere da ih rešava.[…] Cilj je upravo zbog toga da gosti različitog profila i opredeljenja ponude svoja rešenja.

「Sarapa 的问题」的目标是提出最明显的政治和社会问题,而不是解决它们,让不同背景和政治倾向的来宾提供他们的解答。

B 频道和其他国营电视台相关人士表示, Sarapa 先生这个讨论当下政治和社会话题的节目是因为收视率不佳而停播。节目被停播的那天,几十个记者和贝尔格来德民众聚集抗议,人数甚至增加到百人,网友涌入社群媒体网站对 Sarapa 的处境表示支持,「Sarapa 的新问题」 ,他也公开谈到受到的压力,并在最近的访问中说:

审查不再是上古遗迹,是我们必须对抗的现实。

第三个节目是拥有高评价的调查报导节目「内幕人士」被迫停止。节目由赛尔维亚知名调查记者 Brankica Stanković 主持,她在多年报导国内组织犯罪和政治腐败的生涯中已见识过太多麻烦。这个独立制作的节目长期和国家电视网合作,电视网高层在延长合约时坚持加入新的条件,包括新一季的节目必须在上映前一个月制作完成。这个节目建立在调查之上,制作人、记者和主持人无法配合电视网的截止日期,又不愿降低节目质量,只有停播一途。

十月底在得知塞尔维亚国营 B92 频道不再续约她的节目之后,Brankica Stanković 在纽约领取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的报导勇气奖。B92 电视网报导并称赞了 Stanković 的获奖,但仍然没有提供她的团队一份新合约。

塞尔维亚独立记者协会和其他类似组织数次抱怨相关事件,呼吁各界注意施加于塞尔维亚记者身上的政治压力,并要求媒体自由和法律行动,但都没有效果。塞尔维亚官员宁可让选民沉浸于娱乐节目之中,而不是去了解目前政治和社会的状况。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