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农场季节工人眼中的美国超市农产品区

「你必须要在刚刚好的时机去采收,可不能等到太熟」,他说:「一旦它们掉到地上,就算外表看起来没事,也已经毁了。」

他记得肩上靠系绳撑起整个装满酪梨袋子的重量 — 满满一袋大约50磅。一旦装满了之后,还要缓慢的弯身,把一袋酪梨完好无缺地倒到篮子里。

接着,弗朗西斯高将注意力转向那白又滑的洋葱。

他说:「采收洋葱步骤复杂,因为你必须弓着背从土里把洋葱挖起来。」同时还要把洋葱的胡须去掉,「就是在洋葱顶部暗色须状的地方」,他说:「我们用小剪刀除掉那块,还要小心不能去伤到洋葱。这些都是重复性的工作而且手会酸,我晚上会训练手指以确保明天又可以继续上工。」

可以选择的话他会选采收哪个呢?酪梨还是洋葱?

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酪梨。」他宁愿一整天都在梯子上,也不要蹲姿弯身在一排排的农作物间,但是若从30呎高的梯子摔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接着弗朗西斯高看到他最想要谈论的农作物:草莓。他对草莓感到五味杂陈。

他说最难处理的就是去掉草莓的梗但又不能有所损伤。而且每一颗草莓都要经过检视,不能够太绿。不过,弗朗西斯高在华盛顿州采收了好几个季节的草莓,他已经得心应手。他到达了可两手同时摘草莓,而且一个小时可以采超过50磅的境界。工作效率高代表可以赚超过当时华盛顿的最低时薪美金7.16元。

但是一周六天高效率在草莓园工作,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每天就是坐着然后弯腰,我不喜欢那样」弗朗西斯高说。脚跟膝盖都会酸到无法工作,他曾因为这样受伤。但他说他仍会选择摘草莓。

他说:「我对这样的工作感到骄傲。」他往后退了一步,向着农产品区看着,宛如一位艺术家赏画般。他喜欢见到所有农产品整齐排列着,就算大部份的售价对他而言都太高了,不过,他知道这些美丽陈列背后所有的辛苦付出。

校对:Huang Ching-tu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