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音乐家抗议港铁「五音不全」的行李规定

Musicians playing inside Tai Wai MTR station. Photo from HKFP.

音乐家在港铁大围站内演奏。拍摄:HKFP

本文由Kris Cheng所撰,原于2015年10月4日公开发表于香港自由新闻(Hong Kong Free Press)。以下编修版本系根据伙伴关系协议重新发布于全球之声。

10月3日星期六晚间,超过百人加入大围地铁站的抗议行列,反对香港铁路(Mass Transit Railway,简称MTR)行李条例的「选择性」执法

示威者们拿着吉他、手风琴、长号和风笛,以响应一个呼吁公民带着他们的乐器搭乘港铁的脸书活动。

这个活动源自于上个月一名香港浸会大学音乐系学生带大提琴进入大围站,而被港铁工作人员警告的事件。一些人谴责工作人员对音乐家找碴,却对旅客和大量购买香港货物、再出境转卖的中国单帮客(另译:水货客)所携带的超大行李视而不见。

「反抗不公」

脸书活动发起人、同时也是一名扬琴教师的Mavis Lung Man-wai表示她对于抗议到场人数感到非常开心。

我认为我们已经达成我们的目标了,因为我们已经有大量的媒体曝光度。不论港铁能不能回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已经尽我们所能。

尽管港铁公司承诺对行李政策进行公开协商,公司仍未对Lung进行响应。

港铁完全没有与我联络。我会以个人名义发信要求乐器(在警告和罚款上)的豁免权……。我希望像是香港中乐团等音乐性团体、香港艺术发展局等艺术性组织、以及各间设有音乐学系的大专学院能够对这件事有更积极的作为,因为学生正是需要搭乘港铁的那一群人。

Lung补充说道,她通常不会带她的扬琴搭港铁,但她发起这个活动「反抗不公」。

Miss Lung and her yangqin. Photo: HKFP

Lung 小姐与她的扬琴。 摄影:HKFP

双重标准?

大约半数的抗议人士来自于「香港本土力量」这类的推动香港人文化和价值的地方主义团体,主张港铁并未对那些单帮客严格执法、却找本地人麻烦。

其中一个抗议标语写道:「[港铁]不顾中国走私贼,只起诉香港公民-反[对]港铁贪腐」;而另一个则写着「港铁职员收取贿款,协助走私集团逃税」。

多数这些抗议人士并未携带乐器但呼喊着反对港铁公司的口号。

一名抗议者Ng小姐说:

我住在康城,而我必须带着我的大提琴搭港铁。我拥有这把大提琴已经十年了,而且一直以来都没什么问题─而现在却对携带乐器的人提出警告,这实在不合理。这对许多学生造成困扰,可是这些学生们却别无他法。

Miss Ng with her cello. Photo: HKFP.

Ng小姐与她的大提琴。 摄影:HKFP

她表示她的大提琴是134公分高的最大的尺寸──超过港铁标准4公分。

「如果有特殊车厢会很棒」

一名穿着苏格兰裙的教师Patrick Brousseau和他的风笛成为了焦点。Brousseau为港铁公司提出替代方案:

考虑到第一节和最后一节车厢通常有较大的开放空间,港铁[可以]直接[要求]携带超大型李的人到这些车厢。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表示「没问题,我能做到。」不是吗?如果能够有有特殊车厢的话会很棒,而那也将会有助于透过地铁运送脚踏车。但同时我不认为走私的问题会太快消失[…]如果港铁真的引进行李车厢…对于转运商品到中国的人…他们能赚进大把钞票,那将会是一石二鸟。

一些抗议人士演奏并唱着粤语流行歌曲,像是经常在民主抗议行动中常听见的Beyond〈海阔天空〉等。

「我已经做好在这里被罚款的准备」

另一个示威者借着在车站地面作画来抗议港铁公司「扰乱民生,打压艺术」。他在离开前清理了地面。

经常参与各抗议行动的画家Perry Dino说:

港铁应该让人们有一个能够携带乐器的机会,毕竟有些人靠着教音乐维生、而且他们没有足够的钱可以搭乘出租车或面包车。

Painter Perry Dino. Photo: HKFP.

画家Perry Dino。摄影:HKFP

Dino补充道,他的画架展开时超过港铁的行李规定。「我已经做好在这里被罚款的准备。」他说。

李先生没有带乐器,但带了具象征性的黄色雨伞,他表示:

香港人应该维护孩童学习音乐的权益。过去携带乐器进站是被允许的,为何现在不行呢?

Mr Lee with his yellow umbrella. Photo from HKFP.

李先生与他的黄色雨伞。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