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引发对香港媒体自由的疑虑

Image from Hong Kong Free Press.

图片来自香港自由媒体(HKFP)

本报导由Vivienne Zeng撰写,于2015年12月14日刊登于香港自由媒体(HKFP)。以下为经过编辑,基于内容共享协议,发表于全球之声的版本。

中国网路巨擘阿里巴巴将以20.6亿港币(约2.65亿美金)买下香港最大家的英语报纸《南华早报》,及其他属于南华早报集团的媒体资产,南华早报集团表示已于12月14日提交文件至香港交易所(HKEx)。

这笔交易在周五最终确定之前已经引发数周的臆测,也引发人民对于香港媒体自由的担忧。

《南华早报》由中国清末最早的革命家之一谢赞泰(或称谢缵泰)及资深记者克宁汉(Alfred Cunningham)于1903年共同创立。谢赞泰使此报成为提倡改革及中国革命的印刷工厂。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其革命天性已渐趋磨损,特别是在1987年被鲁伯.梅铎(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News Corp)收购,接着又于1993年转卖给马来西亚企业界大亨郭鹤年(Robert Kuok)。近年不仅该报亲北京的立场被抨击,其自审的政治新闻也遭到诟病。许多人猜测阿里巴巴拥有所有权之后,该报将变成另一个替中国政府喉舌的媒体。

香港记者协会(HKJA)发布了一项声明,指出他们担心所有权转移之后,该报对中国的报导将会有更多妥协。

香港记者协会特别指出,他们对阿里巴巴副主席蔡崇信的发言有所疑虑:“我希望《南华早报》将提供一个不同于西方主流媒体的角度来报导中国。”

同时,华人网民哀悼于此交易代表一个拥有百年历史报纸的死亡。有些微博名人为《南华早报》点起蜡烛,有些人则说该报将成为“政府媒体”。

交易是好或坏?

《南华早报》12月11日于该网站刊出其与阿里巴巴的交易报导之后,紧接着阿里巴巴也发布声明,其中涵盖了蔡崇信的深度采访与他写给读者的信,他誓言将保护这份报纸的编辑独立性。这则消息成为当周末最火的主题。

China’s BAT internet giants. Photo: Hong Kong Free Press.

中国网路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照片:香港自由媒体。

当大多数西方媒体将收购案与亚马逊执行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收购《华盛顿邮报》比较时,中国媒体则将之与国内媒体做比较。许多中方媒体提到阿里巴巴为了迎击网路三巨头中的另外两强,百度与腾讯,而将媒体版图扩大。

百度和腾讯皆有其自建的网路新闻窗口,并且在娱乐及社交媒体产业上具有影响力。新兴媒体《界面新闻》谈道,相较于另外两巨头,阿里巴巴虽然进入此领域较晚,但藉由收购富有影响力的英语媒体窗口《南华早报》,下了一手好棋。而且其报导敏感主题已行之有年,这在中国看来是禁忌。

彭博社提到此购买案于商业上,对阿里巴巴来说是一笔好交易。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以低于《南华早报》2014年收入的两倍之价并购《南华早报》,然而,Axel Springer SE却以《商业内幕》2016年预估年收入的六倍之价并购。同一报导中提到,位于北京的顾问及投资公司(CastleHill Partners LLC)的高阶领导人施洛斯(Peter Schloss)指出,此举将会确保《南华早报》为中国的友报,这是帮了中央政府一个大忙。

然而,Tech In Asia则说此交易对于马云来说是个公关上的大失败。编辑Charles Custer说:“阿里巴巴为了散播中国正面形象而购买南华早报并不是个好主意。问题是,阿里巴巴已成为该报上任何有关亲北京立场报导的代罪羔羊,而这也是阿里巴巴正犯下的大错。”

译者:Stella Peng
校对:T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