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媒体报导当地学校对阿富汗学童的虐待

Afghan school children in Iran have been the subject of abuse and mistreatment. Photo from ICHRI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阿富汗学童在伊朗遭受不公平的对待. 图片授权来自于 ICHRI

伊朗媒体 Shargh 在2016年 1 月5日报导,一所在Damavand 的学校校长以水管殴打五名年幼的阿富汗学童,除了在孩童脸上和身体留下伤痕外,还声明: 「你们阿富汗人应该滚出去,你们在这里有太多人了。」

根据伊朗当地媒体的报导,阿富汗学童持续在学校受到体罚和歧视,伊朗政府正在试图压制类似的新闻。

伊朗的教育事务专家 Shirzad Abdollahi 向国际人权提倡组织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Human Rights的伊朗分部指出,「一般学童,尤其是阿富汗孩童受到体罚的新闻在媒体曝光完全是意外,主要由于教育部和政府的监控组织都试图隐瞒类似的事件。」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 (UNHCR) 的统计,伊朗是全世界收容最多难民人数的国家之一,2015年约有950,000的阿富汗难民在此登记。

Abdollahi 指出,学童在伊朗学校常受到体罚或口头羞辱,但阿富汗学童受到的待遇更差,因为他们得到的保护更少。面对此类事件,教育当局倾向从轻处理而不惩罚施虐的教职员,也试图对媒体掩盖消息。

很多没有居留登记的阿富汗学童常面临官僚手续的刁难而无法入学,此情况已违反国际法对(儿童)受教权的保障。

最新的一起类似新闻出现在 Vaghaye Ettefaghieh 于2016 年1月16日的报导: 一名住在Pakdasht 的阿富汗学童因为未缴学费而遭到殴打和退学。

该学童的双亲只能负担一百万里亚尔 (约三十三美元)的学费,而学校要求的费用为两百三十万里亚尔 (约七十六美元)。学校因此不让该学童继续上学,直到他的学费缴清为止。

今年1月在Damavand 的事件发生后,一名家长告诉 Sharg 报:

我们向该区的教育行政当局反应跟申诉,他们也派人到学校调查。结果学校的导师告诉我们,最好不要把事情继续闹大 …他说是我们的小孩太吵才会惹校长生气。

Tabnak 新闻也在2015年2月10日报导,在Pakdasht的另一所学校 ,一名老师强迫四名阿富汗小学生,以「手浸入马桶」的方式实行体罚。

Abdollahi 指出,「对阿富汗学童的差别待遇并非来自教育制度里有系统的歧视,而是来自于各个学校里校长,主任和老师的个人偏见。」

他也说,学校老师和行政人员并没有受到足够的保障儿童权益的训练。

短期解决方式来讲,老师跟校长应该受到更严密的监督,任何违反儿童权益的举动应该受到更严格的制裁… 有荣誉感的老师其实不少,他们也更应该勇敢挺身对抗施虐的同事… 媒体也应该提升对儿童权益的社会意识,让大众更了解学生受到不当待遇的议题。

他也说明,「官方从来没有明确的谴责对阿富汗学童的人身暴力。主要的问题来自于社会观感。」

「几年前在德黑兰的Kan 城区有一群家庭在小区学校前集结抗议,不让阿富汗学生在该校注册。」

除了受到体罚虐待和歧视,阿富汗学童也通常来自经济困难的家庭,因为他们的父母大多是从阿富汗来的难民,所得比一般伊朗人低。

「去年以来,学费的问题稍微获得改善, 学校也不必一再要求阿富汗学生缴清学费」,Abdollahi 指出。

「学生可能会被要求自愿负担某些上学的开销,但是哪些是可以自愿负担的项目并没有说明清楚。」

「无论如何,法律上规定阿富汗学生享有和伊朗同学一样的权益,没有人有权对他们施以偏差待遇。」

2011 年,伊朗教育部的国际事务代表宣布禁止外国学生在资优学校,绩优公立学校和职业学校注册入学,违反了国际法对高等教育受教权的保障。
「教育政策不应受到政权或社会偏好改变的影响。教育是公认孩童应有的权益,不论学生的国籍,种族,居留身分或经济能力。」Abdollahi 指出。

「这个权益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而不应受到政权或政策改变的任何冲击。」

译者:Pei-Shu
校对:Pao Jen J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