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在美国的叙利亚难民盼美国人民了解美国的难民审查过程

Asmaa Albukaie, Idaho's first Syrian refugee, in her new home. Credit: Courtesy of Asmaa Albukaie

阿斯玛‧艾伯塔卡(Asmaa Albukaie)在她的新家,她是爱达荷州接收的第一位叙利亚难民。照片来源:阿斯玛‧艾伯塔卡。

本报导由Jason Margolis撰写,原于2016年10月20日刊登于国际公共电台(PRI.org),根据内容共享协议再次刊登。

阿斯玛‧艾伯塔卡在她14岁时结婚,15岁时有了两个小孩。之后,她注册了大马士革大学的图书馆科学系的大学部,对于一个叙利亚全职母亲来说,这是一条不寻常的路。

「我注意到那些电影里的美国女子,她们可以决定任何她们想决定的事情,这在叙利亚是不被接受的。所以我做了属于我自己决定,去读书、去学习,但是我只能躲在浴室里读,因为我的先生并不允许我去读书」,艾伯塔卡笑着叙述这件事。

在博伊西(Boise)市中心的咖啡厅里,艾伯塔卡说着她的故事,我们在那里谈了将近90分钟。博伊西是爱达荷州西北边的首都,这里接收了许多叙利亚难民:到今年为止已经接收了122位,这比全洛杉矶、波士顿加上纽约总接收人数的两倍还要多

Listen to this story on PRI.org »

艾伯塔卡跟她两个年轻的儿子在2014年11月来到爱达荷州,他们是第一批来到爱达荷州的叙利亚难民。

因低廉的房价和爱达荷州人口稀少所造成的劳力短缺问题,博伊西已经安置许多从不同国家来的难民

艾伯塔卡告诉我许多她在叙利亚生活的细节,但她请我不要透漏谈话中的某些内容。她想要保护她那些还待在被战火摧残的国家的家人,这只是她学会的生存技巧,不是为了批评谁。

「如果我说错话,你现在就不会看到我坐在这儿了」,她说。

以下是她说我可以分享的部分:艾伯塔卡的先生和她两个儿子曾经被绑架,她之后再也没有看过她的先生,但她找回了她的儿子,并马上去了约旦,然后到了埃及,在那里透过联合国申请了难民的身分证明。

联合国一开始优先安置那些最弱势的案子,而她以一个单亲妈妈的身分,在经过两年的面试和身家调查,拿到了到美国的机票。

「在我的飞机票上写着『博伊西,爱达荷州』,现在我知道了博伊西在爱达荷州,但在那之前我并不知道,所以我用Google查询了」她说。

想当然尔,身为整个爱达荷州第一个叙利亚难民必然会有一个很困难的过渡时期。

艾伯塔卡说:「最困难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是很困难的」。「学习如何付账,如何驾驶,因为我拿到一台手排车。人们因为我的车在路中间抛锚了而对我吼叫,他们叫我的名字、疯子还有那些F开头的难听字眼,我只是微笑,对他们说我很抱歉,我是个新手驾驶,而这是我第一次开车。」

有人捐赠了这部车给艾伯塔卡,她说她在叙利亚并不开车。因为公交车很方便,所以车子不是必需品。

多亏那些艾伯塔卡看过的美国电影,她对英文的掌握让她能够快速地得到一份口译的工作。抵达博伊西几个月后,艾伯塔卡被聘为安置难民的办事员,帮助其他从各国流浪全球而来的难民。
流亡国外后一路上的事情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上个月,艾伯塔卡因为她社工工作的表现,与其他七个难民团体领导者一同到白宫接受表扬,这是作为欢迎周的一部分,举办欢迎周这个活动的欢迎到美国(Welcoming America)组织,主要是以创新的方法使移民能够更加融入美国社会中。

现在,艾伯塔卡觉得生活在爱达荷就像中了大奖一样。

「首先,这里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而且到处绿意盎然,我在这里也有许多好朋友,我有工作,还很安全,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我因为安全受到威胁而离开我的国家,到这里寻求和平和安全。」她说。

除了那些愤怒咆啸的驾驶,艾伯塔卡说博伊西是一个很欢迎人的小区。她谈及那些让她觉得博伊西很友善的细节,例如一个犹太家庭在感恩节邀请她到他们家。

但那些温暖改变了,只因为艾伯塔卡带着伊斯兰头巾,她说人们对着她尖叫,叫她恐怖份子,最近更有一个男人攻击了她16岁的儿子。

「他跟他的朋友在一起,那位美国人问他:『你是穆斯林吗?』我儿子回答:『是的,我是穆斯林。』接着他便一拳打在我儿子脸上。」

根据爱达荷洲的仇恨犯罪法,这位攻击者遭到逮捕和控告

艾伯塔卡并不会因为美国政客使社会对穆斯林的敌意提高而批评任他们任何一位,她很害怕:假如她说错话,她可能会被驱逐出境─虽然法律上来说这不会发生。

艾伯塔卡跟我说这些,是因为她希望美国人可以了解难民申请到美国的审查过程。在一开始,联合国会先对所有的申请者进行筛选,接着才是三个美国的政府机关:国务院、美国国土安全部及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来进行审查。

整体而言,假如申请者通过了所有关卡,这个接纳叙利亚难民的过程大约需要花18至24个月。过去12个月以来,大约有一万名的叙利亚难民已经被美国接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柯林顿表示她将会把一年的难民接收量提高至六万五千人

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川普则说:我们对于叙利亚难民的来历一无所知。在星期三(10月19日)下午第三场总统大选辩论时,川普在响应柯林顿时再次指出这点:

「柯林顿接收的数万叙利亚难民,在许多情况下可能,不是可能,而是在许多情况下无疑是ISIS的同伙,而我们现在却让他们待在我们的国家里。等着看吧,这就像是古希腊故事中的特洛伊木马(注一)一样,等着看接下来这几年美国会发生甚么事。」

「这让我很难过,因为我爱着这个国家,我爱美国,」艾伯塔卡说,「这个国家是我的母亲,当川普说叙利亚人没有经过相关的文书作业就到了美国,他应该看看我填过的文件和其他人填过的文件,这些作业数量非常庞杂。我们经历了许多面试,许多身家调查…好几十次的面试,而当中有许多面试是很可怕得且令人不舒服的,在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就像调查一样。

「可怕的是因为他们提了许多问题,其中不乏许多令人感到被羞辱的问题,像是『你想炸掉飞机吗? 回答是或不是。』」

我问艾伯塔卡,那些害怕从叙利亚来的穆斯林的人们怎么想?你是如何向他们保证你不是恐怖份子呢?

艾伯塔卡说:「当人们对我说恐怖份子时…我微笑地对他们挥手并且问好,他们的脸从生气的样子变成了欢迎人的样子,冷静许多」,「我相信穆斯林的态度可以改变美国人对穆斯林的想法。」

艾伯塔卡最近在爱达荷州的莫斯科有一场TED的演讲,所以更多人可以了解叙利亚难民。

注一:特洛伊木马,比喻在敌方阵营里埋下伏兵以利里应外合的策略。


译者:Sunny Sun
校对: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