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Food 饮食 來自 十一月, 2007

日本:薄酒莱风潮不再?

时间一到11月第三个星期四午夜,日本民众立刻打开薄酒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庆祝,自八零年代泡沫经济高峰期以来,迎接薄酒莱似乎已成为年度固定活动,这项传统至今仍在,许多人群集在餐厅和酒吧,希望抢在第一时间享受今年新酿的美酒,有些人不只饮酒,更浸淫其中,以薄酒莱沐浴。 薄酒莱上市也成为博客的热门话题,masakoski表示: 我先前还没尝到今年的薄酒莱,所以请哥哥到附近的7-Eleven便利店买了一瓶,真是美味! 虽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薄酒莱消费国,但销售量却不断下滑,博客各自认为的原因不同。 tokorin25指出,人们开始怀疑外界是否夸大或高估薄酒莱的质量: 我明白为什么薄酒莱风潮已不复在,因为人们都已实际尝过味道了。 另一名博客表示: 虽然商家提供无限畅饮,但我无法喝太多,因为并不是那么美味,反而有点太淡,一般红酒比较好喝,但当我听到「开卖」二字时,就会激起我想喝薄酒莱的冲动,而且又是个庆祝活动,那比较像是丰年祭吧。 东京一间餐厅外的广告上写着:「2007年薄酒莱开卖!每杯600日圆,每瓶3200日圆。」 这位博客也讽刺这项传统: 好久好久以前,几个喜欢喝红酒的人办了一场游戏,比赛谁能先喝到薄酒莱,后来便广为流传,成为今天的局面。我一直在想象欧洲红酒行家看着日本的现象,那些跟流行的日本人大叫「首卖日的薄酒莱最棒」,行家们只想着「笨蛋,那只是游戏,游戏而已!」日本人总是这样,跟着别人欢度西洋情人节和圣诞节。 高中学生sovversivo creazione的观察是: 11月第三个星期四便是薄酒莱开卖日,我最近常常听见相关消息,日本也买下大多数薄酒莱,其实这种酒的价格在法国便宜许多,这样听起来,好像我们国家很富有,但物价随石油价格不断上扬,我也担心家里开支不足,许多东西都愈来愈贵了… 我觉得寻找新能源很重要,既然我们已太过富有,难道日本不该重新思考节能与能源使用效率吗?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Trust

印度:班加洛基础建设不佳

班加洛(Bangalore)是本文焦点,这座城市除了是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Karnataka)首府,外界也常称之为印度硅谷,班加洛过往曾是印度「花园城市」,今日已演变为基础建设极差的巨大都会区,地方政府似乎每几个月便遭撤换,几周前现任政府又遭解散,改由总统直接领导,Churumuri的文章清楚描绘目前政治状态的轮廓: 卡纳塔克邦由两党轮流执政、政权不断更替的情况,小说人物雷普利先生就算没有放弃,可能也会火冒三丈,根据星期六的最新发展,JDS与BJP两党又将合作,问题在于,这次结合的蜜月期会有多长?能够做完19个月的任期吗?还是不到一年?或是三至六个月?又或者不到三个月就夭折? 从事创投业的Alok Mittal在VentureWoods博客中,分享搭飞机到班加洛的经验: 我星期三为了参加BangaloreIT.in的活动,来到班加洛,因为交通问题和抗议事件,来回机场便花费四小时,当天晚上光是要通过机场安全检查,就耗费超过一个半小时! 信息科技是班加洛博客圈的主要话题,并不令人意外,而在几年前开始风行的开放式会议(Barcamp)方面,班加洛也领先印度其它城市,下届会议预定于11月中举行,但「无线乌托邦」博客的Rajiv Poddar却表示,他对于开放式会议已失去兴趣,可能不会参加: 在我看来,第三届会议已是最高峰,之后便每下愈况,开放式会议吸引人之处便是模式简易,很容易了解参与者及讨论主题,但一切却变得愈来愈难以入门,人们根本无法快速掌握第四届会议内容,我想第五届也不会改善。 Jace则对上述看法有所怀疑: 焦点活动确实让开放式会议的重要性降低,不过Rajiv似乎误会,当社群找到讨论重点后,自然会希望倾向自我管理与前进,让开放式会议留给努力争取曝光机会的新社群,当初设计的整体模式也鼓励人们这么做。 班加洛亦为许多信息科技企业及研究室所在地,笔者最近访问印度微软实验中心的Jonathan Donner,讨论全球出现的「未接来电」现象,各位可听听看Jonathan对印度、卢安达、肯亚、牙买加、菲律宾的此一现象有何看法。 聊完科技,我们来品尝美酒,「班加洛猴子」博客的John和Don撰文评论印度多种酒品,例如他们对于Seagrams Nine Hills Chenin Blanc的评语是: 老实说,我们觉得这种酒的甜度并不适合开胃菜,可能较适合佐甜点或饼干,各位想喝香槟的时候,这种酒也是不错的选择。 原文作者:Kamla Bhatt 校对:nairobi

日本:在富庶国土上饿死

最近有则关于一个人因无法获得福利支助而饿死的新闻,多亏他在日记中纪录下生命最后几天而让这则新闻受到注目,也激起许多日本博客反省国内福利政策的广义内涵。 博客SkyTeam连结饿死事件与执政党自民党的政策: 这位病人生前有肝病与糖尿病。这就像拒绝给病人一张床一样,是自民党“美丽日本”政策与因而“抵抗势力互斗”的结果。 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不觉得这跟福利计划有关系,但是我听说这个地区对提供公共支助的核可流程是非常严苛的。大众媒体应该涵盖这议题,但是…报纸中没有任何有关的消息。 当然会有接受福利的人过着很自我的生活…但是拿走人们最终可获得的赖以维生的东西,我想就太超过了。 同时,博客Sen讨论北九州政府对福利支助政策特别严苛: 福利系统难道不是最终凭藉的安全网吗?在北九州市,被半强迫退出福利计划的人根本没有受到照顾,只有死了才会被发现。 对于日本国民与市民,福利是任何人都合格得以申请的。但是在北九州市,所谓的“北九州风格”是指试图以配额来减少申请福利支助的数量,这让我震惊。 博客Masami分析一篇有关九周当地福利政策的报告,对几段关键段落作摘要与评论: 很明显地,最近每年市议会中关于福利行政的预算,会计相关的决策是来自且经过常任委员会讨论。“福利支助之理想措施”已经由代表市民的议会通过。换言之,本政策是由市民支持的。 Masami观察到: 如果你有看报告末尾所附的调查(第47页之后),所谓“由市民支持”是很容易想像的。阅读时,我感受到市民对于不诚实地接受福利支助的愤怒。 最后,博客lastchristmas展望未来,询问当前政策会将日本带往何处: 但是,此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有种感觉,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常发生。 每个人都会生病与失业,所以若没有生活保障或亲戚,那么这种事就会发生。 显然有人即使有钱也要接受福利支助,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切断真正需要保障者的福利收入。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