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Migration & Immigration 來自 九月, 2007

19 九月 2007

马达加斯加:人人都想离开

马达加斯加一家假造的人力银行公司最近面临官司缠身,这间名为“全球入口顾问”的公司由国际顾问人士Steve Turmel主持,此人很可能将遭遣送出境,该公司先前表示,要为美洲巴哈马群岛上的“西棕榈纺织服饰公司”招募数千名员工,应征的马国民众必须符合以下 几点条件:注射B型肝炎与黄热病疫苗、持有有效护照、缴交约93美元的手续费,对于许多人每日生活金额不到一美元而言,这已是很大一笔钱。 消息发布后,超过3000名马达加斯加民众前往应征,他们把家里的收音机、电视、稻田等全都卖掉以筹措手续费,有些人因此负债,有些人辞 去原有工作,这间人力银行的临时办公室就设在一间学校校舍中,现在却已人去楼空,经马国政府联系后,巴哈马政府表示该国并无“西棕榈纺织服饰公司”,“全 球入口顾问”也不知有Steve Turmel这位员工,但许多应征者仍盼望九月中能出国。 Harinjaka连结至《马达加斯加论坛报》网站,呼吁民众注意此事。 Jentilisa怀疑,这是否已应验马达加斯加民众容易受骗,整天想着到海外就能过较好生活,就算情况一片混沌也不疑有他。 先前许多不敢提出意见的人,现在才纷纷质疑,当邻近的美洲国家都有无数失业劳工,为什么巴哈马的企业得千里迢迢到马达加斯加来聘雇员工? 尽管后来事实一步步揭露,还是有人表示宁愿到外国过苦日子,因为国内的生活已令人无法忍受。 有些人在想,如果外国与国内生活景况一样糟糕,你会选择待在何处?有些人认为马达加斯加人在国内历经太多苦日子,所以千方百计想离开,而且我们的教材总把外国描述为天堂,让很多人就算不会说外语也想出国。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对:FoolFitz

6 九月 2007

叙利亚:历史、文化与认同

本周我们撇开政治,多关注人们生活各种面向。 在这篇充满情感的文章中,Abu Fares为旧有黎凡特-地中海式的生活型态不再而感伤,而遭他眼中的「新保守主义者」入侵,无论那些人是犹太教及基督教的新保守主义人士,或是新伊斯兰主义份子,对他而言只是一体的两面。 海岸边的梦幻小镇Tartous已逝,过去30年间已突变为可悲的水泥丛林,社会与文化层面的转变更为巨大,我们不再是心胸开放的地中海居民,不再积极发掘与接纳多样生活方式,不再清楚划清政治与宗教的界线;我们曾是个独特的社群,曾过着高于社经水平的生活,曾面对着神秘海洋、寻找充满异国色彩的乐趣所在,我们曾乐在生活,没有阶级、政治丑恶,也不在乎各种宗教教条;我们的生活里也有政治人物和宗教领袖,但民众对他们的言论都置若罔闻。 除了Abu Fares伤逝之外,「解构生活」博客的Omar提到社会规范如何逐步收编人们,并以一般叙利亚家庭都会发生的小故事为例: 我母亲的朋友趁我去买咖啡的时候,小声地问我的妻子:你怀孕了没有? 如果是我一定会回答:「这关你什么事」,不过因为我的妻子是位有礼女子,便婉转地向她解释我们结婚不到两个月,还想享受两人时光,想要实现长久梦想四处旅行尔尔… 结果她看着我的妻子说:享受两人时光?你还觉得自己很年轻吗?(我的妻子29岁) Wassim探讨认同问题,写下一篇极好文章: 为何如此?我是个叙利亚人吗?答案是也不是,叙利亚全名为「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但我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叙利亚民族主义者,更不是阿拉伯民族主义者,这代表我不再是个叙利亚人或阿拉伯人吗?Maxime Rodinson在著作中很明显提出「阿拉伯人」议题,但阿拉伯人该如何定义--种族?语言?文化?宗教?每一种似乎都禁不起检验,都曾经出现内部质变。但我仍称自己是个阿拉伯人,在这个以护照决定身分的时代,我有意识地自愿做为叙利亚一员,如果我生于哥伦比亚,我就是个哥伦比亚人,这就是我的阿拉伯与叙利亚身份建构方式吗?似乎是如此,但这不影响认同的重要性或权力,假若人们很高兴地接纳自我身分,至少对社会安稳是必要之举。 最后Abu Kareem提供一篇温暖文章,让我们也同样进入内在平和的状态… 上周日早晨,我打电话给人在贝鲁特的父亲,恭祝他八十岁大寿。我们说了几句话,他可以跟我聊几个小时的政治话题,但很不擅长与儿子交流情感,他谢谢我打了电话,说了再见后就把话筒交给我母亲,我听出父亲的声音有些不同,看来他很高兴接到电话。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FoolFitz

1 九月 2007

英国:多采多姿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

诺丁山丘嘉年华会中孩童游行,身着传统服饰的女孩站在街边。照片由Cristiano Bett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 今天是英国国定的八月银行假日(Bank Holiday,八月的最后一个周一,从上个周六起连休三天),这天是个适合户外活动的艳阳天,也是一年一度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它是欧洲最大的加勒比海式嘉年华会,也是世界上夏日最大的节庆活动之一(2006年,不论是参加化装游行的表演者或是观众,至少有一百万人参加这场盛会)。 这场活动于1965年发源自,诺丁山丘所在的西伦敦邻近地区,主要是以各式的加勒比海嘉年华会传统为主(特别是特立尼达(Trinidad)的嘉年华会);而从世界各地来到伦敦定居的外国人,他们在追寻自己传统的音乐和节庆时,也为影响了这个嘉年华。传统节庆妆扮的舞者沿着3英哩长的游行路线,在音响和乐团现场演奏音乐的节奏下舞动,成千上百的观众享受着嘉年华会的场面,吃着街道旁小贩所贩卖的食物(像是可以喝到冰凉的椰子水)。这场嘉年华会甚至已延长到2天,在星期一的银行假日、以及大人的周日假期之前,还有孩童乐团的游行。 同时,数以千计的职业及业余摄影爱好者捕捉了这场盛宴的多采多姿和能量。他们也把照片上传到网路,让大家都能欣赏。这里是从Flickr上所选出来今年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的照片。 开始这场众多加勒比海嘉年华会的是黎明前的J'Ouvert(东加勒比海地区,法文“一天的开始”之意)活动。节庆妆扮的游行者以泥巴涂抹自己。此照片为Robert P. Byrne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可以看到更多嘉年华会的照片)。 身着传统服饰的儿童-在左边女孩吹着哨子以抓准音乐的节奏。照片由virgoram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可以看到全部嘉年华会的照片)。 从Ladbroke Grove往下看游行路线。照片由london emigre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是他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相片组) 倘徉在阳光中,或是因为她的传统服饰而发光发热?照片由sallylondon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这里是他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照片组) 在诺丁山丘嘉年华会中,特立尼达的影响力应该是最大的,但这个节庆已为来自其它加勒比海区域国家的伦敦人所庆贺。这位女舞者身着圣基茨和尼维斯(St. Kitts and Nevis)国旗。照片由virgorama于8月26日星期天拍摄。传统节庆妆扮的舞者身着其它国家的国旗:圭亚那(Guyanese)照片,由Tim Fearn所拍摄;一位特立尼达女性,照片由Cristiano Betta所拍摄;格林纳达人的照片(Grenadian),由P*E*T*A所拍摄 Dame Lorraine是特立尼达嘉年华会中一个传统的讽刺性角色(译注)。这个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的版本穿着经过装饰的流行糖果鞋(Crocs)看起来很舒服。照片由Cristiano Betta于8月27日星期一拍摄。(更多的诺丁山丘嘉年华会照片请看(这里)。 释注:根据原文所提供的英文说明,Dame Lorraine是19世纪千里达上流社会的女仕,身着夸张的帽子,载着精致的珠宝,在化妆舞会通宵优雅的跳舞。奴隶们透过窗户观察她们。时至今日,被解...